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五月梅山天籁  

2018-05-04 00:01:4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梅山天籁 - 廖瑞莲 - 廖瑞莲的博客

 

    我家在湖南湘西的大山深处,这里群山连绵,绿树成荫。山里有数不清的果木,它们如大山的子民,头顶着蓝天白云沐浴着阳光雨露在大山厚实丰饶的胸怀里悠然惬意地成长。杨梅树、板栗树、核桃树、桑树、尖粟子树、野樱桃树、山楂树、木桨子树等等是这里的常居户。这些树们看上去都是普普通通其貌不扬的绿树,没有鲜艳馥郁的花朵,也没有挺拔粗壮的树干,有的只是在山野里随意生长漫无规则的枝叶。但是,它们却都是为人们奉献味道各异甜美鲜果的树儿。从每年的五月开始,野樱桃最先红透,虽然尚有丝丝涩味,却饱含热情地为人们奉上它亮晶晶如红宝石般的小果——一年中各种果实成熟的序幕自此拉开。紧接着,杨梅、桑葚、山楂、木桨子、板粟、核桃、尖粟子等等,争先恐后地为人们奉上它们味道独特的果实,让人们尽情享受这大山的馈赠。

          杨梅树是众多果木中的一员,单看那树,可谓其貌不扬:树干有时歪斜着拔地而起,有时树脚处就见分枝,大小不一,长短各异,毫无规则与美感可言。那树叶也是单调一色的长椭圆形绿叶,毫无别致与新颖。家乡的杨梅树虽然无可做栋梁的树干,也没有华盖如云的树冠,更没有香飘十里的花香,但是,其果杨梅名气却是很大,可谓名动省城乃至京城。这要从本县靖州的一个名叫坳上乡木桐村的杨梅说起。据说,这里的土质格外与众不同,种出的杨梅个大味美,既鲜又甜,酸酸爽爽,一颗颗形似翡翠又如玛瑙,让人们尝过永不忘怀。有《靖州乡土志》诗云:“木桐杨梅尤擅名,中国梨粟亦争鸣。百钱且得论摊卖,恨不移根植上京”。清朝时期,这里的杨梅曾一度成为朝圣的贡品。现在,靖州杨梅只要一到省城长沙每年都会被一抢而空,前几年,由政府组织的宣传活动“挑担杨梅上北京”更是让味甲江南的靖州杨梅名扬四海。
        家有杨梅名声在外,自然就引来许多亲朋好友们前来尝鲜。回忆这几十年来陪同来自四面八方的亲朋好友吃杨梅的经历,就可见靖州杨梅之魅力无穷。
        每年的杨梅节——这是政府为了扶持杨梅特色产业而特设的一个节日,目的是为杨梅作更好地宣传。在这个节日里,来自四面八方的嘉宾们早已将县城里的宾馆占据。下手稍缓者,就会错失住宿良机。我与我家先生经常会为了招待来自各方朋友的住宿而发愁。每到杨梅面世时,县城的宾馆房间紧俏,难以定到如意的宾馆。我们这些朋友们,他们有的坐车而来,有的骑摩托而来,有的开车而来,近的百余里路,远的数千公里。看着他们如此锲而不舍舟车劳顿而来,只为尝到慕名已久的靖州杨梅,我们怎么忍心让他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去!我们尽量给他们找寻合适的宾馆安顿住宿。有时候,实在没有如意的地方住宿了,他们有的在我们家打过地铺——那是关系较铁不会介意寒舍狭小的朋友;还有的被迫住到了隔壁八十里外的会同县——这些多是初来乍到突然造访的客人;还有的朋友——那是我们学医的同学,他们无所顾忌,曾经被安排住到了医院里恰好闲置着的贵宾房里,也算是合理利用资源。从这些朋友与众不同的住宿经历,就可窥见靖州杨梅名扬天下的盛况一斑。
         今年,又有朋友将来品尝杨梅,他们说,不用我操心住宿大事。原来,他们是打算自带帐篷露营杨梅林中——真是无上风雅而又解燃眉之急的好主意!
        五月里,他们带着帐篷自驾而来,说是来提前体验感受一番,我抱着一丝新奇的感觉陪同前往。
         一直以来,我只见过六月梅山红果满枝几欲红透半边天时的盛景,却从未见识关注过五月梅山的风景,没想到,五月的梅山竟然别有一番风景。
         我们驱车来到离城不远的梅园新村果业有限公司的杨梅基地,与恰好在巡山视察的基地负责人吴总不期而遇。自从县里将杨梅产业作为本县的特色产业,那原本深居远山三五成群任其自生自灭的杨梅树被人们请出深闺,并大量嫁接培植,发展蓬勃。如今,全县已有八万余亩的杨梅山,并建立了中国杨梅生态博物 馆,将打造以杨梅文化为中心的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 。这带动了全县许许多多的梅农走向发家致富路,昔日里小打小闹肩挑手提沿街卖杨梅的梅农,如今都成了一个个财大气粗的梅山老板。 吴总的杨梅基地只是全县广袤杨梅林的一部分而已,他对自己的基地非常自信。见到我们这群不速之客,他不觉冒昧,而是一见如故热情好客地向我们介绍他的杨梅公园,畅想着心中的蓝图。
         夕阳下,我与朋友们一起跟随他的脚步,在这座面积近千亩设施堪称全县一流的杨梅公园漫步,目光所及之处皆起深深浅浅的绿色——那深绿是陈年叶片,那浅绿是今年新长的嫩叶。阳光下每一片绿叶都闪烁着熠熠光芒,充满勃勃生机。园内只见一条条整洁的栈道深入到每片梅山深处,方便了所有来此采摘杨梅的游客。栈道两旁还有一只只先进科学的太阳能灭蝇灯像忠诚的卫士守护着一片片杨梅林,为杨梅成熟期间免受蚊蝇侵扰而尽职尽责。那一棵棵经过矮化技术处理的杨梅树像一朵朵绿色蘑菇整整齐齐地坐落在远远近近的山头上,当我们从栈道走过,路边杨梅树枝条轻轻从身上拂过,仿佛在与我们热情地打招呼。树梢诱人的杨梅已长成指头大小,正青绿中着上了淡淡的红,伸手就可摘到。
      吴总指着那一棵棵叶片形状略有差异的杨梅树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这个是台梅,这个是东魁,这个是乌梅……吴总滔滔不绝地说,别看这些与他相守了几十年的树儿一棵棵沉默无言,但是,就是它们,让他在改革开放以后,从一个穷光蛋逐步变成了一个生活富裕奔上小康大道的梅农。改革开放之初,他还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少年。那时候,为了生活,他到河边为人挑过沙石打过零工,只为谋取一天几毛钱的报酬。后来,他也曾经过商,创过业,搭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在商海里摸爬滚打。在积累了经验与资金之后,看准了杨梅这棵摇钱树,一门心思地经营着他的杨梅基地,终于事业小有成就。清风拂过杨梅树,树上的枝叶摇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仿佛是在对吴总齐声赞许。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东方升起一轮圆圆的明月,蒙胧的月光照耀着大地,为棵棵杨梅树披上银色光辉。这月光仿佛是一张撒向大山的请柬,晚归的喜鹊、布谷鸟以及不知名的鸟儿,白天潜伏的青蛙、蟋蟀以及不知名的虫儿,都应邀登场。它们或低吟浅唱,或高声独鸣,合奏着一支激情高昂的交响曲。一首美妙动听的天籁之音,响彻了这五月的梅山。
        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沉醉在这五月梅山的天籁之音中,漫山的杨梅正在这乐声中点点转红,慢慢甜蜜,悄悄成熟。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