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退休的胶雨鞋  

2018-06-17 23:18:0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休的胶雨鞋 - 廖瑞莲 - 廖瑞莲的博客

  

        久居闹市 ,听得最多的是汽车的鸣笛,市场里人声鼎沸的喧嚣,街道边商店里促销的喇叭高喊,以及音箱里播放的流行歌曲。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有听到过发自大自然原生态的声音了,无比怀念小时候听到的那些柔和的风声雨声鸟鸣蛙叫燕子低吟蛐蛐浅唱的清音。我知道,想听到这久违的清音,我只能回到老家农村去。

          每次回老家农村,我都会在车上准备一双长筒胶雨鞋,因为,从那水泥马路边再到家门口还有一小段的泥泞田间小道,穿皮鞋走过,定会让你足下沾满泥浆,将一双好好的鞋子毁掉。下车换鞋子是最明智的选择。
            四月中旬的某一天,我回了一趟乡下老家看望父母,带着我的那双专门备用的胶雨鞋,一年中仅回老家时才会穿的胶雨鞋。
   老家在雪峰山群峰环抱的一个皱褶里,叫安江镇,是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市里的一个小镇。小镇有湘中四水之一的沅水汤汤而过,山因水而青水因山而秀,风景怡人。小镇不仅是举世闻名的杂交水稻诞生地,还是将人类历史向前推进了二000多年的高庙文化发源地,有着令人瞩目的风土人情。小镇周边全是一块块方方正正的水稻田,一到雨水泛滥的四月,田埂终日泥土疏松泥泞。
   父母家就在小镇郊区,进城有公交车直达,也可步行而入城。近几年,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次回家都感觉到耳目一新。
   这次回家,发现村里的路已全部改成了水泥路了,只见那两米多宽的水泥路像玉带一样伸向了各家各户,真方便啊!我提着那双胶雨鞋,疑惑地看着脚下干净整洁的水泥路,犹豫着该不该换掉皮鞋。
          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我上学时的情景。那时候,去学校上学,很长的一段路都是田埂小道,雨天那田埂小道泥泞不堪,为了方便,我都会穿着雨鞋去学校。那时,村里的孩子每人都有一双雨鞋,只为上学时穿。那雨鞋光亮牢实,密不透水,可以保护双脚不受雨水浸蚀,非常受大家喜爱。而且,因为有了雨鞋,一到下雨时节,伙伴们还会打着雨伞在雨天里嬉戏,大家高高地抬起脚,然后再用力地蹬到水洼地,看谁溅起的水花又多又大,谁就是大伙眼中的佼佼者,会引来许多钦佩的目光。那时候的雨鞋多是黑色的,如果谁的脚上穿的是一双红色或者其它漂亮颜色的,必然会引来其他女孩子羡慕的,会有人千方百计向她打听在哪买的,直到自己也拥有一双才罢休。小小胶雨鞋,给年少的我们带来了许多欢乐,留下许多美好回忆。
     后来,到城里读书了,每次下雨时,我的一双胶雨鞋沾满厚厚的黄泥,走到教室里,一步一个泥脚印,收获了同学们满脸的惊奇目光,那一束束目光中也不乏鄙视的目光,像刺一样扎在我身上。不知情的城里同学还以为我是刚从田地里劳作回来,让我好不尴尬!雨鞋,成了我难以言说的痛。我这才知道,胶雨鞋只属于乡下的泥泞路,在乡下伙伴们心中,它是珍爱之物。
        犹记得当年跑通宿上学时,学校要求参加晚自习。每次自习结束晚上回家时,没有月亮的晚上,那一截田间小道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走过时心里发毛,难免心惊胆战。现在不同了,这一路上全部安装了太阳能路灯了,相隔几十米就有一支高高的路灯静立路旁,仿佛亲人在等待着夜归的家人,让人倍感温馨。
   当我跟七十多岁的父母说起这些往事时,父亲淡淡一笑,说:“现在的日子好得真是当初做梦也想不到。现在农村人到了六十岁,每月不做事都有养老金。而且还有农村合作医疗,即使有个三病两痛的也不怕了。现在不光吃穿不用愁,还有电视啊手机啊电脑上网啊,跟城里人过着一样的生活。想当年自己十多岁时,连饭都吃不饱,为了能吃饱一顿饭,上山为人家砍了整整一天柴,只为换取一餐饱饭吃。那时最大的愿望是能吃饱肚子。那时的日子真苦啊!”父亲的这一段往事我听过不止一个同村的长辈说起过。如今,这一切都已成往事。父亲说:“感谢党的政策好,实行了改革开放,让我尝到了劳动致富的甜头。”是的,改革开放让勤劳的父母有了施展能力的机会。他们成为村里第一个承包鱼塘养鱼的人,也是村里第一个敢于走出家门,坐上火车南下广州买鱼苗的人。那时候,村里许多人连火车都没见过。父母的勤劳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我们家成为村里第一个买洗衣机电视机和电风扇的人家,也是第一个将全家三个孩子全部盘出来考上学校走出农门的家庭,这也让我的父母在村里着实风光了一把。
        如今,这些往事都已成心底深处的回忆。现在,年迈的父母精力已不似当年,他们早已退出潮流的前端,安享晚年了。父亲每天就在附近地里种点小菜供自己吃,母亲则喂养了十几只鸡鸭,每天定时捡几只鸡蛋鸭蛋当小菜。二老的日子过得简单而安定。
          正是春意尚浓的四月,我回到老家。一进家门,就看到我的父母亲相对而坐,俩人在剥一把小笋子。我知道这笋子是父亲从山坡上刚扯下来的。父亲熟悉自家附近的每一块土地,就像熟悉自己的手掌。他最清楚哪块地里有小笋,哪块地里有蕨菜。如果想吃了,走到坡上,只需一餐饭的工夫,就能满载而归。看到慈祥的父母亲平安无恙安静地生活着,我心顿时安宁。感觉人世间最美好的事莫过于父母安康且无烦事扰心。
      站在门口,父母亲一眼看到了我提在手中的胶雨鞋,笑了,说:“这东西也该退休了,以后再也用不着了,恐怕要进历史博物馆了。”他们说得没错,改革开放以来,家乡的变化日新月异。现在,老家的农村正在建设美丽乡村,新修的道路宽敞平坦,三四层楼的新颖别墅比比皆是,家家房前屋后花团锦簇,走到哪儿都是干干净净漂漂亮亮。没有汽车尾气的污染,多了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是个比城里还要舒服的地方。特别是离家几百米远的隆平大道的接通,更加方便了村民们的出入。而那将带领人们走出雪峰山大山走向远方的怀邵衡高铁的开通,更是激发了许多人美好的梦想,他们雄心勃勃,踌躇满志地准备发展乡村旅游。
        入夜,我听着那一阵阵蛙鸣虫吟安然入眠。那双陪伴了我多年的胶雨鞋,走过老家泥泞小道的胶雨鞋,跟我一起经历过老家这几年变化的胶雨鞋,现在安居墙角,心甘情愿地退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