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红橙往事(作者:廖瑞莲)  

2018-01-06 01:11:5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橙往事(作者:廖瑞莲)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我的老家小名安江镇,在清清沅水之畔,巍巍雪峰山脚下,是一个山环水绕的小镇。这里物产丰饶,盛产橙,柑,橘,柚,尤其是橙子漫山遍坡都是,最多最常见。橙子依其口味又分很多种类,什么血橙,纽荷尔橙等等,但是,最有名的当属黔阳冰糖橙,成了本地的地理标志。因为这橙子的原故,安江最美的两个季节是春末初夏之时与秋末初冬之时。这两个时节,一个繁花满枝,落英缤纷;一个橙黄橘绿,硕果累累,都让人无限留念。

每年春末夏初的四月,橙子橘子花开时,身在数百里之外的我闻着我身居的小城里那隐隐约约飘过的橙子橘了花儿特有香气,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我的故乡——安江。每年的四月,我情愿错过天堂,也不愿错过开满橙子花橘子花的安江;我宁愿错过安江桃李争春的季节,也不愿意错过橙子橘子花开的季节。只因人间四月芳菲尽,小城橙花橘花香正浓。这个时节,天蓝蓝,水清清,橙花开,安江满城都浸润在浓郁花香之中,让人如痴如醉。这花香如一味思乡的引子,让我无比想念安江的橙子,安江的亲人,安江弥漫着花香的空气,以及安江的一切。 

 每年的四月,橙子花开时,闻着那橙子花特殊的香气,我思乡的痼疾就会定时发作,必然会回乡几天。因为只有家乡那清香馥郁的橙子花香味才能医治我的思乡之疾痛。

漫步在长长的橙树林立的小路上,穿行于静谧的橙子园里,记忆如沅江之水,在我心中漫过。想起年少时,跟随爸爸妈妈到橙子园里除草时的情景:调皮的黄狗在前面带路,一路碰撞摇落了橙子花,片片洁白的橙子花瓣,如雪花般轻轻飘落在了妈妈的头发上,也落在了妈妈的肩膀上。回首来时路,见地上落英满地,如一层薄雪铺满橙园地里。雪白的橙子花瓣与翠绿的橙树相得益彰,真是人间至上的美景!那时,父母正当年盛,从不言苦,也不怕累,在所有自留地里都种上了各种品种的橙子和柑橘。一年四季,他们留连在橙子园里,除草,松土,除虫,施肥,采摘,剪枝,把他们的汗水都抛撒在了橙子园。他们在橙子园劳作的背影让我记忆犹新。直到今天,每当我听到韩红演唱的歌曲《梨花又开放》,我就会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想起了年迈的父母亲,想起了满园橙树的故乡。栽满橙树的故乡,满城橙花飘香的故乡,我永生难忘!

四月,是万物萌发的季节,也是思念如草长鸢飞的季节。每当我思念故乡心切,我就会飞奔故里,安安静静地在小城里待上几天。在花香氤氲的小城里漫不经心地走一圈,或者在新修建的隆平大道上漫步,让自己身处在橙子花香的包围中,我浮躁的心才会安宁下来。夜晚,在父母膝下,枕着橙子花香气,我方能如婴儿般进入香甜的梦乡里。梦里全是安江,是儿时的回忆。

想起安江,我的心里就有一种别样的情愫涌上心头,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我生于斯,长于斯,多少刻骨铭心的往事撒落在这个小镇上!

这是一个城镇面积只有8.2平方公里的小镇,现在的它从属于湖南省怀化市的县级市——洪江市,坐落在雪峰山脚下,沅江的上游。这里有320国道穿镇而过,沪昆高速在离镇5公里处设有出入口。半个世纪前,它享有黔阳地区行署所在地二十余年,让全黔阳地区近百万人民无比景仰。那时候,即使我们走出安江,到了其它县城,那一口清脆流畅又让人容易听懂的安江话向人们证明着我们来自安江,总会引来无比羡慕的眼光。从新中国成立至1998年3月这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它是黔阳县人民政府所在地。地区行政公署与县人民政府的存在让这个小镇一度成为经济与文化的中心,人口密集,曾经辉煌一时。在我的童年时光里,它给我的印象是车水马龙、欣欣向荣一番大城市的景象。一到过年过节,这里更是人山人海,节日气氛分外浓厚。只是后来,因为铁路的远离,交通的阻隔,地区行署搬迁至怀化,安江从一个黔阳地区行署,退而为黔阳县人民政府所在地;后又因为县政府迁址黔城镇,安江再次退而为一个没有头衔的小镇。它从一个繁极一时的地委行署,变成了一个被追赶潮流的人渐渐遗忘的小镇。历史,用一只无人能抗拒的巨手,它改变着世界,改变着安江镇,也改变了无数安江人的命运。

因为一条叫湘黔线的铁路的远离,安江命运改变——地区行政公署迁至怀化,许多的省属与地属单位:那曾占居了安江几乎半壁江山的湖南省纺织厂,皮革厂、电子元件厂等等,也陆续迁出。安江从此人员物流都日益减少。在这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中,安江经历了繁荣与落寞。许多高瞻远瞩的人就这样跟随着历史变迁而离开了安江,去了怀化、长沙,甚至更远的地方,最近的也是在新的县府所在地黔城镇。如今我回到安江,想找一桌高中同学搓麻将都不能凑齐,走在大街上十年都邂逅不了一个同学。黔阳,这个让老一辈人记忆深刻的地名已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在中国行政版图上彻底消失。

但是,安江,无论冠以它什么前缀,地区也罢,县政府也罢,镇也罢,它都永远铭刻在我记忆深处,让我魂萦梦绕。至今,每当档案信息什么的要求填报籍贯时,我仍然会固执地填上“黔阳”。黔阳这个地方已深深植根在我的生命中,永驻心底。在我的记忆深处,它永不褪色。这是个橙树满地的小城,是一个爱意浓浓亲情满满,撒满我的往事的地方。

          安江这个小镇紧临沅江,从上而下,水面宽阔舒缓的江中心有几个小岛点缀——太阳岛、舟背港、虹口洲。这些岛上,都栽有橙子树和橘子树。尤其是虹口洲,可以说是岛在橙树深处,整个小岛被浓密如绿毯的橙树林掩映。天气晴好的日子,这几个小岛让所有安江人流连忘返。学生时代,学校里组织春游、秋游、野炊什么的活动,都会选择这几个地方。这里水草丰美,搞野炊什么的非常便利。有时候甚至可以临时在河里垂钓,钓上来的鱼当即收拾干净了,用沅江之水入锅清炖,片刻功夫,一钵鲜美的鱼汤就出锅了,让人垂涎欲滴。这几个小岛又各有特色。舟背港形如一覆盖的船背,长条梭形,与城这边近在咫尺,是一个随时都可跨过去漫步的小岛。太阳岛在大沙坪,距镇中心有两公里的路程,那里曾是地委行署所在地,虽然从1975年以后地委行署已迁往怀化,但是,那些雄伟的办公大楼,还有镶嵌着毛主席语录的大红标语的巍峨建筑仍然屹立,不失其当年的威武。太阳岛平坦宽阔,可以骑上自行车在那里溜上几个圈,是个适合放风筝的地方。虹口洲稍微远了一点,得坐上渡船才能到达,但是那里一望无际的橙树林非常有吸引力。岛上棵棵橙树葱茏青翠,树下有许多不知名的野花盛开着。当阳光如金屑般从林梢撒下,斑驳摇曳地撒在草地上,那情那景特有诗情画意,非常撩拨人心。因此,常有情侣们在那里谈情说爱,对着滔滔不绝的沅水和常年葱茏青翠的橙树许下海誓山盟。

我的家在安江郊外的新庄村,是城乡结合部的地方,也是遍栽橙树的地方。我的小学就在这个村小读完的。然后,我依次进入黔阳四中、黔阳一中读完我的初中和高中。那时的我上学跑通宿,天天早出晚归。无论我在哪个学校读书,上学路上都会经过大片大片的橙树林,因此,我的上学之路可以说就是一条橙花相伴橙子相随之路。我在这条路上,默默地感受着花开花谢,橙树结果,成长,成熟,及至橙黄橘绿,自己也一年一年地追随身边的橙树渐渐长大。

橙子花开在四月,这时候,栀子花尚是青色蓓蕾,茉莉花还未见花儿的踪影。爱美的女孩子们会随手在路边摘几朵橙子花放进衣服口袋里,一整天她浑身都会散发着袭人的自然清新的香气。一个清伶伶散发着橙子花香的女孩立在眼前,瞬间就会让人想起那洁白小巧的橙子花。这橙子花儿虽然小,但是,它娇小玲珑,精巧可爱,绽开时如一颗小小的洁白灯笼一般,片片花瓣整齐地弯曲成弧形,让那绿色的花蕊凸出花瓣。尔后,一朵花儿所有的营养都贡献给了那花蕊,成就了花蕊的成长。待到花瓣落尽,唯留那如一颗瓜子仁一般大小的翠绿花蕊在枝头,这就是橙子的最初模样。

四月的繁花盛事,只是十月那一场橙黄橘绿的丰收的前奏。从那漫山漫坡的如星星点点般开满树梢的橙花,就可预见一场橙子丰收在望之景。

经历过几场初夏的阵雨吹打之后,橙树繁花落尽,只留下了那小指尖般大小的橙果。它们在树梢悄悄地吸取阳光雨露,吸收养分,努力让自己饱满茁壮,争先恐后地开始了养精蓄锐由绿渐黄,渐红的华丽转变。

我的新庄村小学,它也是坐落在三面环橙树林的地方。从我有记忆始,我就知道冰糖橙是我们老家的特产,所以,所有的村民家家户户都栽有橙树,我眼之所望处都是橙树林。橙树成为了我们最常见最亲近的树,像亲人朋友一样在我的生活中,无处不在,无时不见。

我们的村小学虽然说是农村小学,但是,因为是离城最近的村小学,所以,成为藏龙卧虎之地。那时候,许多文革时期被打击的知识分子,他们戴着一副高度数的眼镜,一看都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之士,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因为某些我们不为所知的原因,被发配到了这里。他们不开口则已,一开口讲课说出来的知识便会让我们这些来自村疙瘩里没出过远门也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感觉如醍醐灌顶,脑洞大开,觉得耳目一新。记得有一位教我们图画课的老师,他是省城长沙某大学的地理教授,被发配到我们村小学里大材小用当了图画课的老师。他上课时,就与同学们做游戏,让学生用红领巾蒙住他的双眼,然后,他在讲台上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中国地图,三十几个省市直辖市,还有山川河流在他笔下历历在目,分别用彩色粉笔标出。画完以后,他又让大家对着他手中的地图册来对比,看有没有错。结果,大家发现他画的中国地图十分精确,让我们对他顶礼膜拜,也从此爱上了听他的课。这些因为特殊原因来到我们村小学的老师们有着与本地老师不一样的见识与胆识,传给我们不少开阔视野的知识,在他们的讲解下,我们知道了本地黔阳冰糖橙的历史,也了解了村外的世界。原来,黔阳冰糖橙早在1977年的全国柑橘选育鉴评会上被评为第一名,1978年又获全国科学大会选种成果奖。此后,黔阳冰糖橙大展风采,屡屡获奖,美名远扬。

有一次,正是冰糖橙成熟之时,我们的图画老师让我们全班同学每人带了二十个红红的冰糖橙来学校。在学校的操场里,他教大家用一个个的橙子摆放出了一幅中国地图。他指着那用红橙子拼接出来的地图告诉大家,我们的黔阳冰糖橙在全国都赫赫有名,终会有一天走向全世界。我们听着他讲着这些,眼睛一个个贼亮贼亮地,感觉无比自豪神气。上完这一课后,我们再也没见到他了,原来,这位图画老师受政策惠顾得到平反,回省城了,让我们特别怀念他。

在我读小学的时光里,我有幸认识了一个叫大毛的同伴——在我的老家,男孩子乳名很多都依其排行叫大毛二毛三毛什么的,而女孩子就会取其名字中一个字,叫莉妹朵,兰妹朵什么的。大毛的妈妈是下放到我们村的知青,在我们村当老师,爸爸下放在远方。那时候,我们村来自长沙和株洲的下放知青特别多。大毛哥与我年龄相仿,且上下学途经之路相同,所以,我们很快成为结伴而行的伙伴。我不知其大名,一直称呼他为大毛哥。

也许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同,大毛哥是一个与村里其他小伙伴不一样的同伴。他不像其他村里的伙伴,只知道疯狂地打打闹闹,满地滚跑。大毛哥读书认真成绩优秀,讲卫生,懂礼貌。而且,小小年纪的他还有着孔融让梨的大度,总会将最好的那个橙子让给我。记得那时候,每到橙黄橘绿时,我们就会一路上细细打量身边的橙树上那一个个如小皮球般大小的橙子,看哪一个最先红透。最先红透的橙子往往是树梢上最高位置的那一个。因为,那一个橙子在树梢上最高处,所以,它才能不受阻挡地吸收到更多的雨露,理所当然地吸收到更多阳光,成为了最先红透最先成熟也是最甜的那一个。但是,这一个最高位置上的橙子往往也是最难采摘到的那一个,想吃到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聪明的大毛哥自有妙计。他从家里带来了一根长长的竹杆,在竹杆尖上用铁丝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圆,再缝了一个布口袋在铁丝圈上。然后,我们就用这个他发明的摘橙子的武器,开始在橙树林寻觅捉拿那个最先红透的橙子。

从九月份新学期开始,橙园里就陆陆续续会有不同品种的橘子与橙子成熟。根据品种的不同,成熟的季节也有异。较早成熟的,有宫川,国庆一号,蜜橘等等。我感觉幸福的日子也是从九月份宫川熟了开始,因为有吃不完的柑橘任我吃了。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放学后,与大毛哥在我们约定的地方,取了那藏在橙树林里竹杆,在橙树园里找最先红透的橘子和橙子。从成熟时间的先后不同,我也开始认识了不同的柑橘橙子。不管什么品种,我吃到的都是最先红透味道最好的那个。所有的橙子与橘子中,唯有冰糖橙最受我青睐。将那拳头大小红得灿烂鲜艳的橙子握在手中,我细细打量着它那泛着光亮的光滑果皮,那像瓷器一样细致均匀的果皮,那没有一丁点斑点纯净的果皮,多么像一个小姑娘红红饱满的脸蛋啊!真有点让人不忍下手。但是,我知道,里面的果肉更加美味诱人。当我迫不及待想要品尝它的美味时,我会用削铅笔的小刀将那橙子三分为六片,直接了当地拿起那橙片啃起来,任凭汁水四溅,我先吃为快。——旁人看来,这样的吃法有失斯文,但是,却最能体现我对红橙的热爱。

面对美味的橙子,心情好而时间悠长时,我就手持小刀,慢慢儿地削皮,与大毛哥比赛,看谁的刀功好,削得最漂亮。我屏声敛气,小心翼翼地将那果皮削成粗细厚薄一致如彩带般的一长条,无论是比速度还是水平,我都会胜他一筹。然后,再掰开那圆圆的果肉,你一瓣我一瓣地慢慢品尝。遗憾的是,那时家用榨汁机还没有普及,要不然,我会将那些橙子榨出一杯一杯的鲜橙汁,吃出别样的意境。                  

 舌头受到故乡橙树尖上的橙子多年如此宠幸,以至于后来,当我离开故乡,在他乡每每吃到嘴里的橙子味道与故乡的味道有差异,便会觉得索然无味,难以下咽。故乡的冰糖橙味道确实不同一般,它汁水丰富,甜度也高,脆而清新,入嘴即让人感觉沁人心脾。此味道已经如我体内的一份子,根植入我的血液我的细胞之中,无橙可替代。这也是我每年橙黄橘绿时必回故乡之缘由,只为一饱口福,聊解馋意。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水果无数,我独爱黔阳冰糖橙,此生能有红橙长相伴足亦。

说来也怪,他乡的橙子纵然外观大致无异,可是,有的吃到嘴里不是味道不甜寡而无味,就是渣太多汁水太少,总之,没有黔阳冰糖橙完美。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一方水土同样也养一方水果。

某年,在我小学尚未毕业时,橙子将要成熟时,大毛哥突然跟随他的妈妈回到他的老家去了。听我的爸爸妈妈说过,他的老家在株洲。那一年,望着满树满园红红的橙子在微风中向我点头哈腰,朝我挤眉弄眼,尽其所能挑逗着我,我却蔫蔫的打不起一点精神,就是没有兴趣去摘那橙子。没精打采地度过了我小学的最后一年,第二年就毕业了,离开了村小,去城里第四中学读初中了。

黔阳四中在县政府旁边,那块叫中山园的地方。中山园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地,一年四季都有层出不穷的蔬菜供给全城的居民享用。那里也有橙子树,但是,不像我们村里那么多,所有格外受主人重视。因此,偷摘橙子的男同学有时会被主人追到学校来告状,老师会在课堂上教训同学们,告诫大家不要乱摘人家的橙子。我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橙子都可以随便摘取的。特别是多年以后,当我参加工作到了几百里外的靖州,看到那里并不多见的柑橘园特别受到重视,都是砌着比人高的围墙围着,或者是用满是荆棘的篱笆隔离着,唯恐被路人摘取,见此情景我很诧异。没想到,在这里橙子与柑橘会被如此养尊处优地保护着,真是物以稀为贵啊!不过,这个地方有另一种美名远扬的水果可以像我老家的橙子一样任客人随意摘取尽情享用,那就是靖州杨梅。转念一想,虽然不能伸手就吃到故乡的红橙,但是却有美味的靖州杨梅弥补满足我挑剔的舌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此生也心满意足了。

几年后,我到黔阳一中读高中了。那里当时是全省重点中学,名声在外。周围有黔阳师范,安江农校,三所学校像三国鼎立,相互间相隔不到五百米,都在橙树掩映之中。那时,我跑通宿走小路时,从一中后面的橙树林绕过,再经过师范的橙树林,还要经过我们的村小学才能回到家。我有时会在放学后见到偷偷摸摸在橙树林约会的学生,成双成对。偶尔还会听到口琴声声或笛声悠扬飘出,我就知道,那肯定是多才多艺的黔阳师范学生或者安江农校的学生偷偷跑到我们一中的橙树林来约会了,他们为了躲避本校追查的眼光,就跑到一中这边的橙树林里约会。经过他们时,我悄悄瞄一眼,果然,从校徽上就泄露了他们的来头。只有他们,因为学业没有我们紧张,才会有时间风花雪月。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学习,后来,我跟大多数的跑通宿的同学一样,骑自行车上学了,就再也没见到过橙树林下这样罗曼蒂克的爱情片了。

在县第一中学,每年,照样会有那么几个调皮的男同学们偷摘橙子,仿佛偷摘橙子是男生的专利。但是,一中的男生不再只是摘那漫山遍野都有的冰糖橙了,他们的目标是安江农校里新研究的品种。安江农校不仅是袁隆平院士研究杂交水稻的地方,这里也研究其它水果,什么安农一号啊,香柚啊,安江冰糖柚啊等等。这些最新研究出来的水果品种世面上还未普及,他们觉得能最先尝鲜是无比荣幸的事,所以,常以能偷摘到农校的橙子为荣,有的男同学还以此向心目中的女同学献殷勤。

于是,忽然地,我幽幽地想起我的童年,想起了大毛哥,想起了我们村橙树梢上红红的冰糖橙。此时,它们正寂寞地挂在枝头,等谁来采摘呢?

童年时光永远是最美好的时光,因为有橙子相伴,有为我摘橙子的大毛哥相伴。我与大毛哥穿梭在放学路上的橙子园里摘取橙子时,偶尔会撞上园子的主人正在园里打望。刚开始,心虚的我会吓得胆战心惊,像小兔子一样撒腿就跑。跑出去很远了,回头才发现主人并不追赶,也不叫骂,往往还会站在远处笑咪咪地望着我,充满爱意,无一丝怨恨。渐渐地,我胆大了,看到他们也不再躲藏。有时,园子的主子还会摘下几个橙子给我们。我这才知道,在我的故乡,我家村里,其实,漫山遍坡的橙子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他们并不在乎小孩子摘吃几个,只要你不是故意糟蹋它们。包括我家的橙子,如果看见有过路的陌生人品尝,我的父母也会毫不吝啬地双手奉上满满一捧给他们。父母亲觉得自家的橙子能被外来的客人尝到是荣幸,客人吃着主人送给他的橙子也会觉得惊喜快乐。目睹故乡的橙子能给人带来快乐,我也因此学会了将快乐分享给他人。受冰糖橙甜润汁水滋养的故乡的人们,他们总是那么大度、宽容、善意地对待他人。

我家隔壁有个奶奶,大家都叫她花奶奶,是一个穿着干净打扮精致的奶奶。花奶奶中年丧夫,她一人循规蹈矩含辛茹苦地抚养着三个儿女。她为人谦卑,从不敢高声语,做事吃苦耐劳,村里什么苦活累活她都会默默地承受。她家里也跟所有的村民一样栽了许多冰糖橙。与众不同的是,她家院子里还栽了一棵大家都不喜欢吃的臭柑。这臭柑不仅果皮粗糙,果肉也粗糙,而且味道特别酸,所以,不受食客们欢迎。但是,这臭柑有唯一一点所有橙子橘子所不能替代的用途——治咳嗽效果特别好。谁家老人小孩着凉咳嗽了,用它蒸来吃,疗效特好。于是,村里的人,不管是谁,只要有人想用这臭柑了,都会找花奶奶讨要。花奶奶都会对前来找她的人热情奉上她的臭柑。她说,这臭柑虽然一无是处,但终究还有这点作用,也值得了。她就是为了大家才栽的这棵臭柑,花奶奶说,那臭柑是她刚结婚时栽下的,想来也有几十年的岁月了。

因为花奶奶从不打骂小孩,我们都喜欢她。曾经,我调皮地把她家的牙膏全挤出来在一个小杯里,然后,把那锡壳的牙膏皮拿到废品收购店卖了,只为换取一根冰棍。花奶奶知道后,并不责骂我,也没有向我的父母告状,只是佯装生气望着我,一直望着我,直到我自己惭愧地低下了头,她才说:“下次不允这样了啊。”我答应她,下次不再这样了,她这才眉开眼笑了。

小时候,一到吃饭时间,左邻右舍仿佛都约好了似的,个个都端了饭碗从家里走出来了。大家聚在一起,品东家媳妇的饭菜味道,论西家姑娘的做饭手艺,说说笑笑在一起。那时候,看到我吃饭时手拿筷子的架式,经常有人会指着我的鼻子说:“看啊,这莉妹朵长大了恐怕是要嫁到云南四川去吧!”。云南四川在大家心里是很遥远的地方。故乡有一种说法,就是从一个女孩子吃饭时拿筷子的位置高低就可看得出她将来嫁多远。我的一位同伴兰妹朵,跳绳和玩游戏时总是与我搭帮的同伴,她双手握筷子的位置就极低,手指几乎能抓到碗里的饭菜了。后来,她果然嫁到了离娘家只有一公里远的地方,一餐饭的工夫就可回娘家了。而我,握筷子的位置几乎到了筷子尖上,每每让我的家人窃窃私语,喜忧交加,为我的前途担忧,而我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只有花奶奶,每次见此情景,会轻轻地用她的筷子头敲敲我的手,笑着对我说:“再这样的话你会嫁得远远地,就吃不到你想吃的冰糖橙了哦。”听她这么一说,我会立即将手从筷子尖上移下来一些,我舍不得那年年都可吃到的冰糖橙。我暂时停下吃饭,细想一下,我同伴的姐姐们,我的十多个表姐们,还有我的七大姑八大姨们,她们大部分都没有嫁出黔阳县这个地方,最远的只是在怀化,离家只有六十公里。顿时醒悟:原来,她们都是舍不得这甜甜的冰糖橙啊!在花奶奶这样屡屡教导下,我终于不再将筷子握得高高的了。但是,后来,在同伴和亲戚家女儿们中,我还是嫁得算远的了,相隔娘家几百里,回一次娘家得在曲曲折折的省道上颠簸大半天。原来,之子于归,命中早有定数。

前几年,我回娘家,看到花奶奶家的臭柑枯萎了,树枝上不见一片绿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我走进花奶奶家,只见她面色灰暗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原来,她已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见我来了,她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地跟我说起她的病情。听她大概说完,在医院工作的我明白了,其实,花奶奶得的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普通的肺炎而已。但是,花奶奶认为自己已活了八十多岁了,生命本该结束了,就如那棵为无数人治好了咳嗽的臭柑一样,活了几十年,该寿终正寝了。花奶奶的儿孙们都已长大成人了,再也不需要她的照顾了。所以,她觉得自己的使命已完成,不愿意年迈的自己成了儿女的累赘,一心只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心疼花奶奶,看着她因咳嗽而难受于心不忍。于是,我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为她去买了一些药物,劝她服下,一如当年她耐心劝导我手握筷子时。服药后的花奶奶康复了,后来,又平平安安地过了好几年,在一次睡梦中离开人世。人们都说,她善有善报,是一个有福气的人,离开人世时不受任何病痛折磨。

自从包茂高速开通以来,我回老家方便多了。往往我这边一个电话过去,告诉父母亲,我今天会回来,我的母亲会马上杀鸡备鱼等着我。我车到家门口时,那鸡还在锅里炖着没有上桌。高速公路缩短了彼此思念的距离,让回家成为了随时可实现的愿望。

交通的便利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年四季,奔跑在这条路上,见到这条路两边的风景也各不相同。
   记得上一次回家是一个月前,立冬已过,小雪将至。那时,行驶在包茂高速上,只见路两边已没有了鲜艳的绿色,满眼朦胧的灰黄。唯一让我眼睛一亮的是,车到洪江区路段,只见沿路都是郁郁葱葱的柑橘林,枝繁叶茂,一棵棵如绿色的蒙古包,坐落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其实,这橙树林在靖州、会同段也有,但是,在这两处的橙树上,已不见红橙的影子,全被采摘了,所以,只剩下单纯的绿色,不觉得亮眼。而在洪江段,那无尽的橙树林中,还挂满了红艳艳的橙子,它们象一个个鲜艳的红灯笼,挂在绿叶间,相互映衬,格外引人注目,仿佛是夹道欢迎来洪江的客人与游子。遥望远处,那无数的橙子又像是一颗颗小星星,闪耀在无垠的绿野中,一眨一眨地仿佛在向你张望。
  真有点难以理解,相隔仅仅百余公里,却习惯如此迥异。为什么在我的老家洪江,红橙还会挂在树梢呢?
    回到家中,望着家门口那棵高大的冰糖橙树,上面仍缀满了红红的橙子。我不解地问母亲:为什么还不采摘?母亲回答:为了等你回来才摘。终于明白,一路所见那未曾采摘的红橙,原来都是为了给亲人而留,为了给飘流在外的游子而留,也是为了远方的客人而留。母亲还说,今年大毛哥也会回我们村来,他现在是加拿大籍华侨,某公司经理。这棵橙树尖上的最大最红的橙子要为他留下。我一听,顿时心情激动,大毛哥要回来了吗?几十年不见,他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了呢?

红橙往事(作者:廖瑞莲)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二0一八年元旦节时,母亲告诉我,大毛哥回来了,带着他的外籍夫人,还有一双儿女回来了,在村里受到隆重欢迎。当时,我正在下乡忙着扶贫工作,不能赶回去见上一面。好在,现在通讯发达,有了微信。我立即停下手中的活,与大毛哥加上微信好友,与他进行了一段视频聊天。我看到,当年清清秀秀与我差不多高的大毛哥现在已是一位春风满面膀大腰圆的中年男。岁月将他浇灌得像红橙一样结实,红润,满目喜庆之相,他的一双儿女更是胖墩墩圆嘟嘟的像那红橙一样可爱。我不禁开怀大笑,问大毛哥,想不想老家的冰糖橙?他说:想啊!做梦都想!不过,现在好了,黔阳冰糖橙都出口到加拿大了,他在家里一样可以吃到他日思夜想的红橙了。我打趣着:那就好,要不然我还想着要给你摘一篓树尖上的红橙还给你呢!

红橙往事(作者:廖瑞莲)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确实,现在物流如此发达,不论身在何方,想吃黔阳冰糖橙还真不是难事了。

我的好几位小学同学都成了冰糖橙种植大户。一到橙子采摘季节,这里人山人海,从全国各地前来收购冰糖橙的货车排起了长队。从各家各户采摘下来的橙子堆积如山,所有的人,上至八十的老爷爷老奶奶,下至六七岁的黄髫小孩,都会加入这一场紧张忙碌的采摘大战中。这是一场从四月橙花开放时就让人期盼的声势浩大的收获,望着那满山如星星点点一样挂满树梢的红橙,每个人心里都像吃了冰糖橙一样甜。我的那位童年的玩伴,嫁在娘家一公里外的兰妹朵,她专卖家乡的黔阳冰糖橙,不仅卖到了广州山西等地,连东北也有她常年联系的老客户。最近几年,她还开辟了网上销售新渠道,做起了电商,在网上专卖家乡的冰糖橙。她靠卖冰糖橙修起了高楼大厦,买起了奔弛,日子越过越红火。

小小红橙,带给大家的是无限美好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bdwt bds2 tpl ">ssname="jst"runF="_zo54eF="_zo ="-3-txt-3" {adivssntp ph="nous:'unblock wapp${x.t="eito_bla#" target=g.163.chelp{x.userN ecial/007525FTic/82.ersonb13azediv帮助 ss ="info"> <#--博ssname="jst"runF="_zo54eF="_zo ="-3-txt-3" {dul>ss="="list awl {if !!x} ="="="bdwt bds2 grpTile|dg "bd <#--博ssname="jst"runF="_zo54eF="_zo ="-3-txt-3" {ddiv isheewslist')wl <#--博 "bd网' >网', >网2' >网 'bg' >g', >gc1' >gc1', >gc2' >g2', >gh' >gc9' 'nic' nic3', nic1' nic4', nic2' nic5', nic3' nic6', nic4' nic7', nic5' nic9'}}; 'g.163.coscom/blog/statiitlmon/ava.sb'', ='; <40" class0">2 'g.163.coscom/blog/statiitlmon/ava.sb'', ='; <40" classpassport0"> 'g.163.coscom/blog/statiitlmon/ava.sbpassport.'; <40" classfp= 'g.163.cb.r\n.126.net/itlmon/portrait/f<"j/malview/'; <40" class060 'g.163.cb.r\n.126.net/itlmon/f<"j6et/am'; <40" classft=" 'g.163.cb.r\n.126.net/itlmon/f<"jt="t/am'; <40" classf40 40" classft="; <40" classadft=" 'g.163.cb.r\n.126.net/itlmon/admidli<"jt="t/am'; <40" classept 'g.163.cb.r\n.126.net/itlmon/nb_tyt/am'; <40" classgu被蚠proft:"_ 0 'g.163.cb.r\n.126.net/itlmon/gu被蚠proft:"_ 0 .gif'; <40" classphtoto_d m 'g.163.c to.d m{x.userNic/820wrc03Bm/$Cpar:#ff=1&'; ',

', 相册', 音乐', 收藏', 博友', 关于我', 费冲印'],'enabled':[)}",6],'|escapenav':psesepe}('/> ',2 :1485569934550 t:":'g.163.c.163.com/${blogDeta /pm.js?v=5147298598354as "noipty112s{x.userNiyset/am?s=p&t='+下 Dot1()i"ei (); < "noipty112sObjey112s{itl/ae">y112s{js', 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