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湖南医药学院,我在四月的雨天来看你  

2017-04-23 01:31:1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医药学院,我在四月的下雨天来看你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图片拍于1990年卫校大门口,我在2011年用数码相机翻拍)
       四月末的一天,我到怀化新中医院看望婆婆。她在那住院,已经住了半年多了,现在精神好多了,还请了护工在照顾,所以过得还算比较惬意。陪她聊了一阵后,没什么事我就走了。走出医院,到对面等车,顺便看了一下站台上路线图,刚好有39路车经过,看到线路上经过一个叫医药学院后门的站点。心里顿时微起波澜,暗暗地想:此刻正好没事,坐上这路车到这里下,去看看医药学院如何?迟疑的脚步踏上了39路车。
        过了两站就到了那个路口了,我下车后,迟迟疑疑地东张西望,就是不知道往哪儿走,有点彷徨,有点疑惑。看到往对面走的人多些,我也就跟上去了。横过马路,看到一小小指示牌上有蓝色的三个字:锦溪路,我知道走对了。湖南医药学院——昔日的怀化卫校,不管城市发生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锦溪路这三个字永远刻在我心中。锦溪路,当年,我们曾来来回回走过多少遍啊!
        走在锦溪路上,路边绿树成荫,树也高大,想来栽下有十来年了吧?那么,是我们离去后多少年栽下的呢?树上散布着的红色叶片像花儿一样衬托密密麻麻的绿叶,也不知是什么树,叫不上名字。不只是树叫不上名字,就是这条路也是我们离去后才有,怀化卫校,如今的湖南医药学院,你的变化让我目不暇接。当年,这里曾是辽阔的农村,一片空旷。如今,却是高楼林立,马路纵横,再也难觅那曾经 的柑橘林,曾有同学偷偷地跑去摘过柑橘吃。
       一个人慢慢走在小雨中,支起小伞,散步在人行道上。时间还早,是周五的上午,街上没有人流的喧哗,也少有车辆的打扰,有着学院特有的静谧。走着走着,湖南医药学院的大门出现在我的眼前——大门也早已不是二十六年前的大门了,现在的大门宽阔而大气,是流行的形式。站在门外,脚步迟疑,目光犹豫,有种近乡情更怯的心理隐隐叩着心扉。想进去,却又不敢进去,不进去,就这么走过,又似乎不甘心。我不是就冲着学校才坐上车的么?不是因为这个学校才走到这儿来的么?不进去会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心里七上八下,向校门里张望,发现人并不多,寥寥几个,同学与老师此时可能正在课堂上吧?我悄悄的到来,应该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上课。门卫还好,可能见我不是可疑人物,没有对我进行询问阻拦——如果他稍有阻拦,估计,我会像受惊的兔子立马调头而走。
       进得校门,看到的景象相比二十多年前可以说面目全非。当年,进门的球场呢?那里是我们上体育课的地方,也是我们晚上散步的唯一地方,也是我们洗了被子以后就在那里钉被子地方,不见了,都不见了。唯 有高大的行道树枝叶葳蕤,绿意盎然,一派欣欣向荣。还有,往前走的左边是食堂,如今也不见了。当年,食堂里的肉包子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美食,我们寝室的同学曾轮流一人一天拿着个小篮子在那里排队买包子。为了能买到肉包子,我们时刻警觉着,连觉都不敢好好睡。记得有一天轮到我买早餐了,我五点钟就起床,悄悄地从我睡的上铺爬下来,蹑手蹑脚,生怕惊醒了还在酣睡中的同学。然后,又轻轻地梳头——那时候的我们都是留着长发的,没有谁剪短头发,也没有染发。我为了尽早去排队,梳起头来就慌乱了,一不小心就把我的木梳子掉地上摔断了,让我好几天梳头都不方便。那时候的我们也爱漂亮,外面的世界流行叫“一片云”的发型,就是在前面烫一小朵像菊花一样的留海。一个周末,我们寝室的女生全部去烫了,回来时个个头上都像顶着一朵黑色的菊花。那是我们青春的记号,永远怀念。
        那时的食堂,记得刚入校时因为寝室不够安排,还被当作大通铺睡过。我与同学华因为同在上铺相连,两人将中间的蚊帐撩起,就毫无间隙了。也因为睡过那一段时间的通铺,我与华的感情因此加深,她先入为主地成为我在卫校时的好朋友。
湖南医药学院,我在四月的下雨天来看你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1989年留影于卫校操场上,2011年用数码相机翻拍)
        不知如今学院的食堂,有哪一样菜让同学印象最深刻?反正我印象最深刻的当是清炒藕片。每次,如果我吃饭去迟了,食堂里一定只剩下了那清炒藕片了。藕片本是好东西,放在今天,它是无污染绿色食品。可是,当年的那食堂大师傅,就不知是什么水平凭什么关系进来的?炒的那个藕片是灰糊糊的一锅,无色无味,太难以下咽了。所以,食堂剩下的最后一道菜,永远是藕片,吃得我想呕,让我一直对清炒藕片没有好印象。有时,实在吃不下,偶尔也到外面的小餐馆里去改善伙食的。那时候的我们,读书有学校发给的饭票和菜票,每月还有二十多块钱的国家补助。女生的饭票总是有余,而男生从来都是不够吃,所以,女生都会接济男生。也不知当年我的饭票都接济了谁了?忘了。不知受接济的那位男同学可否还记得?那时的我们,大部分的同学还有父母给的零用钱,班上的个别条件较好的发扬风格,就不要这二十多元的补助,让给了其他家里条件较差的同学。我们班上有极其节省的同学,他们把二十多元钱还要带回家给家人补贴,真是孝顺的孩子!现在,恐怕在学院里已经找不出这样的同学了吧?
       今天,走到这里,正是饭点,我忍不住进去再次品尝食堂的味道,发现早就没了当年清炒藕片的风景了,菜品琳琅满目,不比外面小餐馆的差。点了两荤一素,竟然也只要七块钱,味道也不错。
湖南医药学院,我在四月的下雨天来看你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说到伙食,我就想起了市一医院门口的小餐馆。市一医院是卫校最近的邻居,那时候唯一的大门总让人感觉多么高大,门口有许多小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有一次,刚入校不久,跟随同学去吃饭,在那里的一家小餐馆里,我第一次喝酒了,是人生的第一次喝酒。酒喝得并不多,但是,回来的路上,其他同学都安然无事,就我一个人哆哆嗦嗦,浑身发抖打寒颤,走路也走不稳了。同学将我扶进了寝室,我倒在床上钻进被窝,感觉从未有过的冷,冷得牙齿叩得梆梆响,很久都不能自已。
        第二天,不发冷打寒颤了,可是,一看身上,不论是脖子,手掌,还是脸上背上腿上,全长上密密麻麻的小红点,还有点发痒。我很吃惊,吓了一跳。跑到市一医院去看病,才知道是过敏。医生说我命大,没有过敏完蛋。第一次亲自体验了一回医学课本上的过敏,知道了它的厉害,从此不敢沾酒了,怕掉小命。
       这个市一医院,当年还给我留下了不少回忆。还记得曾有一位学姐,是我们上一届药剂班的一位同学,学中药学时,参加实践,到八面山去采草药,不幸摔倒成了植物人。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曾去看望过这位同学,看到她正是十八岁的青春年华,面容姣好,却毫无知觉地睁着大眼睛躺在病床上,让人心疼。也是因为此事,从我们那一届开始,学校取消了我们上山采草药的课程,让我觉得终身遗憾。我一直对中草药兴趣深厚的,在校少了这一课,让我缺失了多少知识!
       又是这个市一医院,让我印象深刻。记得有一年冬天,我着凉咳嗽,一直咳不停,而且总是吐那白色泡沫样的痰,每天课桌下总是吐了一大滩。咳了有一个月长的时间,药也吃了不少,就是不见好。全寝室的人都窃窃私语,以仅有的医学知识分析怀疑我得了肺结核了。她们悄悄地对我敬而远之,刷牙的口杯也离我的远一点,毛巾也挂得远远的,惟恐我的口杯与毛巾上有结核杆菌。是华同学没有顾忌,她的父母都是在医院工作的,她相信真相。她带我去市一医院找了个大夫,我听她在聊天时,仿佛跟她的父母都熟悉。医生问起了我的病情与用药情况,我一五一十相告。然后,他就给我开了一盒螺旋霉素——我印象非常深刻,是螺旋霉素,白色的药丸,几毛钱的事,吃了两天我的咳嗽就神奇地止住了,好了。后来,我与华同学再去请教,那医生知道我们是卫校的学生,就给我们讲了一大通什么革兰氏阳性菌与革兰氏阴性菌,厌氧菌与需氧菌的用药区别,原来,我一直服用单一抗菌素,所以不能治愈。一次着凉咳嗽,让我学到了不少医学知识。
        ——扯远了扯远了,扯到学院外去了。
       话说我走进校门,看到的都是一座座雄伟的高楼,早已不见了二十多前的那些教室与寝室。历史在前进,当年的卫校前进的步伐似乎比外面的世界更快。卫校从当年的一所中专,2000年升为专科,2014年又升为本科院校了,让人刮目相看,真正为 我的母校自豪!曾有老师问起,几年前曾举办过盛大的六十周年校庆我为什么不参加?我说,自己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学子,不能为母校添光彩,觉得无颜愧对母校。老师以为我谦虚,但这却确实是我的心里话。作为学院的一名学子,我确实没有什么能让母校骄傲之处,所以,我只想悄悄地来,然后,悄悄地离去。
        我轻轻地走过一栋栋教学楼,实验楼,科学馆,寝室,不想惊动任何人。校园里学弟学妹们正是青春年华,一如当年的自己。学院里永远都是如此年轻的他们,可是,却是一代代不同的人,上演着不同的故事。经过图书馆时,透过窗户,看到里面坐满了埋头学习的学生,心里真羡慕他们这一代!当年的我们图书馆可是窄小简陋,我们甚至在校几年都没进去过几回,与现在高大庄严的图书馆不可同日而语。我目光深深地望过去,又慢慢收回来,悄悄地离去。
        学院里当年教我们的老师不知可安好?听说,当年教我们中医的韩承益老师现在都已是九十高龄了,但是,他仍耳聪目明,在门诊坐诊。有谁学到到了他的真本事吗?我是皮毛都没学到,不是我不好学,也不是我对中医不感兴趣,而是因为,我所有的好学都止于韩老师那一口地地道道的溆浦方言了,难以听懂。班上唯有几个来自溆浦的同学中医学得最好,因为他们听得懂韩老师的讲课。要想学好韩老师的中医,必先学好溆浦方言,这是不知哪位老师告诫我们的。我终究没有学会溆浦方言,所有韩老师的中医学我只混了个及格。
        我们的班主任蒋老师,一脸的络腮胡子,人却是很随和的,与同学打成一片。我们毕业时,许多同学曾到他家吃过饭。毕业时,他的女儿还是蹒跚学步抱在手上的幼儿,想必现在已是亭亭玉立步入社会的大美女一枚了吧?
湖南医药学院,我在四月的下雨天来看你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拍于1990年凉山,2011年用数码相机翻拍)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也把多少同学的美好往事留在了这校园!莫回首!莫回首!回首只怕心憔悴!
       卫校--——湖南医药学院,我在四月的雨天来看你。校园已不再是二十多年前的模样,我也不再是当年那憨厚无知的我。天上的雨下得淅淅沥沥,引出我对往事无限的回忆。我将伞打得很低很低,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此刻,我只是一个行人,不是其中的学生。我轻轻地来,又轻轻地离去。
         再见!湖南医药学院!但愿你的明天更美好!
湖南医药学院,我在四月的下雨天来看你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拍于1991年卫校操场,2011年用数码相机翻拍)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