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做客新街秘境(作者:廖瑞莲)  

2017-04-11 20:08:25|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代诗人白居易有一首诗《大林寺桃花》如此写道: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这首诗是白居易探访庐山大林寺秘境时有感而作的。我想,如果这位大诗人能随我等文友移驾到具有种种神秘传说的湘西南靖州县藕团乡的新街侗寨,我相信,这首诗的主角“山寺桃花”定会被改写成“新街鸢尾”。——因为在人间四月芳菲尽的季节,这里的鸢尾却遍地开放,星星点点撒满了山野。不管是山坡上,田地里,还是沟坎边,目光所及之处,都可见到它的身影。鸢尾是一种草本的植物,低矮如兰,却比兰更具坚强的生命力。这在四月里,它那单纯的绿叶与洁白的花朵相映成趣。它天然无雕饰,素颜清新,正以最美好的姿态展现给世人。
           新街就如开放在十万浓密大山深处的一朵鸢尾花,它古朴宁静,是一座侗寨 秘境;它是一个在四月芳菲将尽的季节里,仍有漫山漫坡的鸢尾盛开的秘境;它也是一个有歌师与大黃狗相伴的秘境;它还是一个有古树参天有长长的青石板路伸向 远方的秘境;它更是一个有着许多古老传说的秘境……
          人间芳菲尽的四月,我有幸与文友得以入此秘境,做客一回。
         说实话,我虽然来到这个苗族侗族自治县工作生活二十多年了,但是,还从未能正儿八经地受邀到一户地地道道的苗族或侗族人家里做过客。就算偶尔参加一些与苗族侗族习俗有关的活动,那也是大场合里如表演似的过程,让我无法深入了解这苗族与侗族的习俗,难免让我心存遗憾。
         这一次,受文友之邀,终于如愿以偿,能做客侗家了。我很高兴,有机会能用我的眼光来探索侗族那我所不知的神秘。
         汽车蜿蜒盘旋在去往新街的大山里,转过一座山,又是一座山,记不清到底绕过了多少个山头。越往前走喧闹的城市离我们越远,渐渐进入大山深处。虽然离县城只不过三四十公里,却让我生出那新街“就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之叹。还好,这一路上,中途曾有一巨石立于一分岔路口,标明了新街寨侗,让初来乍到的我们不至于迷路。而且,这新街为了申世遗,将道路进行了扩建,这一路都是加宽了的水泥马路,行车相对安全。
       就在我不再思忖这车到底还要转过多少山头才能到达目的地时,峰回路转,眼前突然闪现一宏伟的寨门,横亘路中央,有十余米高。寨门正中上方书有四个字——新街侗寨。我这才猛然惊觉,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这个寨 门看起来还比较新,鲜亮的木柱,亮白的屋檐翘角,还有黑色的瓦,连那门柱上的对联笔墨都十分清晰尚未被岁月的风雨浸蚀。这一切显示着这个寨门是新修不久。有新就有旧,我琢磨着,不知古时的寨门是何等模样?可惜我等没这眼福一睹其盛世气概。这寨门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门,它的左右两侧还是一个可供过客们坐下来避风躲雨的亭子,可容纳近百人,亭子里还有木质的长椅供客人静坐。寨门右左门柱上书写有一对联:
        北国风光好三星伴月奇石立,
        侗朝牛筋岭四季长春龙凤飞。
做客新街秘境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一看这对联就知道有来头,那寨门之内的天地里肯定藏着许多故事。
         穿过这个寨门,我们算是正式进入了新街侗寨了。
    ‘    新街侗寨坐落在群山怀抱之中,从寨门前方的高点俯瞰,整个寨子就像一个熟睡的孩子安静地躺在大山母亲的臂弯里,如此宁静,如此舒坦,浑然不觉我们的到来。寨子里的吊脚楼鳞次栉比,紧紧相依,布满每一个山脚。我想,传说中的桃花源也不过如此吧。
        如果不是文友吴哥提前联系,我们真找不到这大山深处的新街侗寨 ,也不知该如何走进这个侗寨天地。吴哥就是地地道道的本寨人,有他的安排,我才得以找到该找的人,看到想看的景,听到想听的故事,吃到想吃的东西。
        这是个安静的午后,寨 子里静悄悄,也许是因为有吴哥的带领吧,所以我们的到来 竟然没有引起寨子里的狗出门吠迎,有点意外。在吴哥的带领下,我们最先来到的是他家老宅,从屋外听,里面也是静悄悄的没有声息。
       推门而入,才发现,在火塘里袅袅冒出的轻烟后,有一位老人正悠哉乐哉地坐在竹躺椅上慢慢地摇晃着。他就是吴哥的父亲,一位从事教育工作一辈子的老教师,他曾为这个新街侗寨写过许多文章,在这个县城里颇有名气。老人家教育出的儿女大多工作在教育战线,其中有一位还是县城某中学的校长,因此,吴老可算是这个侗寨一个让人称赞的人物。此刻,四月暖暖的阳光从他头顶的窗外泻下,屋内亦真亦幻,让人产生一种飘渺似仙的错觉。吴老像个老神仙一样坐在他的摇椅上,见我们到来无惊也无喜,淡然地仍是抽他的烟摇他的椅。老人年近九十,除了耳背,没有其它毛病。我们本来想找他了解一下这个侗寨的历史和文化,以他的岁数,应该肚子里装满了这里的故事。然而,面对年迈耳背的他,我们只能望洋兴叹。吴哥的母亲也是年近九十,老两口同在屋内相距不过两米,他们就这样默默地长相守着,岁月静好,管他春夏与秋冬。真不知道这个侗寨里,推开那一扇门,会有多少这样的老神仙在相守一生。
做客新街秘境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新街侗寨地处深山,不受外界环境污染。这里的人们吃的是自己种的稻米和蔬菜,喝的是山泉水,所以,他们大多健康而且长寿。

    我们的到来引来了这个侗寨的寨佬和村书记的关注,他们疾步从曲折的田间小道向我们赶来。

    寨佬姓吴,大名吴世喜,这是我后来特意向他请教后才知道的,我们一直都是称呼他“寨佬”,几乎忘了他的真实姓名。寨佬年纪并不是很大,不过六十多岁吧。但是,寨佬是这个寨子里最有威望且信誉较高者。村书记也很年轻,五十岁左右吧。他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吴副书记家去喝油茶,因为他家比较近。

    吴副书记的家与吴哥家相隔不过几丘田。跨入家门,首先听到的是他的爱人热情的招呼:“坐吧!坐吧!喝茶!喝茶!”。我称呼她老板娘,惹得身旁的新街侗寨人低笑。他们说,在这里,他们只有嫂子、弟媳这样的称呼,没有城里人的“老板娘”之称,这里的人无论长幼,都是以礼相待,见人都会以兄弟叔伯姐妹姨奶爷爷等等相称,没有城里人所说的美女、帅哥、老板、老板娘之称。我“呵呵”一笑,自知失礼,宽厚的新街侗寨人并不计较我这个外乡人的无知。

    吴嫂子听说我们到来,早早地就准备好了油茶所需的配料,锅里的茶汤也正翻开,只等我们来了就可动杯——不,应该是动碗。因为,这侗寨的油茶并不是用茶杯喝,而是用碗来吃。这茶并不是我们平日里细啜慢饮的那茶。我发现,这碗茶里包括有爆花米,侗家黑米饭,花生,黄豆,生姜等等近十种。吴嫂子先把这些料一一加入,最后,才从锅内舀一瓢茶汤倒入碗中。那汤也不是平日里的菜汤,而是用他们这里山上特产的大叶茶烧的茶汤。那碗内的配料猛地受到这热汤的袭击,立即有阵阵香气自碗中散发出来,特别勾引人的食欲。第一次坐在侗家人的客堂里,吃到这侗家油茶,我毫不客气地吃完了吴嫂子给我添加的一碗又一碗,绝不伪装斯文。

做客新街秘境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吃过这油茶,只觉得毛孔微张,浑身舒坦。真是好茶呀!以我腹内仅有的医学知识来分析这一碗茶,我认为它不仅仅是一碗用来待客表示礼貌之茶,它应该还有祛寒散淤、通经活络、养颜美容、强身健体之功效。真是好茶!

    茶过两碗,人也相熟,我们就要求寨佬带领我们到这个寨子里到处转转瞧瞧,寨佬满口答应了。寨佬就是寨佬,从来不计较我们耽误了他地里干活,也不像那些在外地遇到的导游,动辄就以小时计费来跟我们谈报酬。

在寨佬的带领下了,我们游览了新街侗寨。这个侗寨的房子几乎全是木质结构的吊脚楼,为了寨子的完美,他们不允许这个寨子里的人修过高的砖房子。寨子里面通往各家各户的小道全是用青石板铺就。游完全寨后,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寨子还盛产青石板。所以,无论是寨民们修建吊脚楼的基脚,还是那长长短短的小道,用的都是这青石板。这青石板光洁舒适,若不是担心在同行者面前有失风度,我真想脱下高跟鞋光脚在这里走一圈。难怪从北京来的世遗考察团专家们一来,就看上了这长长的青石板路,原来这青石板路真的与城里的水泥马路沥青马路不可同日而语啊!这青石板路让人觉得自然,亲近,会让人不知不觉放下在城里的伪装和心中无形的包袱,自然而然地想任性地在这石板路上光脚走一回。

我们紧跟寨佬的脚步,去看过风雨桥,将军石,榨油坊。欣赏过古树林,古井,古道。那古道也是用青石板铺就,寨佬说,它可通向贵州,广西,甚至更远更远的地方。或许,它还可通向一条新的丝绸之路也未尝不可。

做客新街秘境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当我们行至寨子的中心小溪穿寨而过的地方时,突然,阵雨倾盆而下,把我们留在了接龙桥上。正好,大家可以坐在这接龙桥上听寨佬细谈这桥的来龙去脉。听寨佬说起,我们才知道这桥名叫接龙桥是有原因的。

原来,很久以前,桥的外头住的都是一些品性不好的人,他们有的偷鸡摸狗,有的引来外贼干些吃里爬外的勾当。而桥的里头住的人家都是读书则成名,经商则腾达的人家。寨子里的人都说,这寨子里的风水都集中在了桥里头了。为了平衡桥两头人家的风水,就在这个地方修建了这座接龙桥,其目的是让桥里头的风水能接通到桥外人家。果然,这桥一修建以后,寨子里从此平安无事,大家安好了。而且,最为神奇的是,离桥最近的几户人家,他们的儿女全部都靠读书而安家到了繁华的城市中去了,过上了让寨子里乡亲们羡慕的日子。

做客新街秘境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我围着紧挨桥里头的那户人家仔细看了一遍,这是一户形似四合院的小院子,听说是几兄弟合住。只见高大的屋舍雕梁画栋,青瓦花窗,不失大气。最难得的是,在一户人家的窗眉上,我竟然看到了宋体浮雕“保卫和平”四个字,工工整整,虽经岁月洗礼也依然醒目。在这远离城市的深山之中,在那各人只顾各人口袋是否充实的年代,是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情怀,才能让这窗眉上留下这样的四个字?真让人无限遐想。也难怪,从这里走出去的儿孙们都能读书成名,过上与大多数寨民们不同的生活,他们原本就有着不一样心胸!只是现在可惜,因为家人都在城里工作生活,这么漂亮的房屋竟然只能空闲着。如果能够给予规划,将其利用起来,设计为民宿形式投入寨子旅游,应该有不错的前景。

    听寨佬说完,我们都没想到这接龙桥竟然如此神奇。今日我等文友随天意,大雨留人,在此一坐,但愿大家个个才气外露,文运亨通。
     在寨子里慢悠悠地走过,不知不觉时间流逝。大家若不是挂念着那几平米宽的办公室里之事,若不是挂念着家有学业紧张的孩子要回家吃晚饭,真不愿离开这个宁静朴实的新街侗寨。
    寨佬和吴副书记听说我们要走了,非得留下大家吃了饭才行。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吴副书记一家人那么客气,早已杀鸡煮鸭,烹好了腊肉,我们就留下吃吧。
    餐桌上的鸡鸭都是自家养的现杀的,不用担心山外的什么禽流感,也不用担心喂了饲料什么的,入口闻香,让我又吃喝了几大碗。为了表示对主人茶饭的赞赏,我不论是吃茶还是吃饭,都是颗粒不留,在这里,我前前后后已吃喝了好几大碗了。这新街侗寨我还是少来吧,不然,如此吃喝下去,我得花多大的精力去减肥啊?
    三杯米酒下肚,就有客人鼓动寨佬为大家唱侗歌。他们说,寨佬是远近闻名的歌师,想当年他青春年少时,曾与好几个对歌高手相约,翻过几座大山,到了三锹苗乡,在那里与人对了三天三夜的歌,才对回来了一个如花似玉能歌善舞的姑娘。这个对歌对来的姑娘后来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她的老婆。
    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听到歌师唱起往日情歌。可是,歌师说,这侗歌要用“酸话”唱起来才押韵有味。“酸话”就是夹杂着侗话的语言,我们都不会说。而且无论是情歌、酒歌、茶歌、饭歌,都得有人对才唱得起来,所谓孤掌难鸣也。我们所有在座者都无言以答。确实,我们虽然说出手能随意写个几千字,可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与歌师对得起一句歌。听说,这侗寨里的小孩子开荤时,都是用田蛙给他们开荤,理由是,田蛙叫起来声音响亮,“呱呱”的叫声也寓意其一生不管是身体还是事业都是顶呱呱。那我暗暗揣测:这歌师小时候开荤时,一定是吃了很多很多的田蛙吧?要不怎么那么会唱侗歌呢?我要回家问问我妈给我开荤吃了什么了,让我口笨舌拙不会唱也不会说。
    歌师说,朝中三年官,不如侗家一年歌,意思是在朝中当官三年学到的本领,还不如在侗乡唱一年歌学到的本领强。因为这侗歌并不是固定歌词与格式,它要求歌者必须有即兴发挥的本领,对手唱到哪,你能跟到哪,而且是见什么唱什么,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今中外都可唱,变幻莫测。没有对歌之人,所以,孤独歌师只能给我讲解一下他所唱过的一首情歌之大意。在 我们听着歌师讲解之时,歌师家的大黄狗也挨着歌师身边坐下,听得比我们还要认真。我怀疑这大黄狗都会对歌了。
做客新街秘境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为了记住歌师的歌,我拿起笔,认真地记下:

(这是一首茶棚起头歌)

    (男)辰时属龙午属马,午时打马到良园。

                    千里得听香花草,万里得听花朝阳。

                      世人都讲良和气,弟兄相约来会良。

                       弟兄相约来会伴,望良约伴进园来。

      (男)先坐下, 就把斗篷两边挂。

   唱支山歌在口边,大想伴来大想良。

   伴良将脚离绣房,放下金钩来会郞。

   功夫千年做不尽,快来园内午思良。

(女)良在楼前绣花朵,得听山歌闹忙忙。

      听得山歌忙忙闹,哪州哪县来的郞?

      哪州哪县 来的伴,因何今日到良园?

          ……

         未能听到歌师金口开唱,我们有点遗憾。但是,歌师说,今年,他们将会在农历的七月十五日组织举办一场芦笙节,到时会有很多歌师参加,盛况空前。农历七月十五是汉族群众的“鬼节”,这一天,各家各户都烧起香腊纸钱来缅怀逝去的亲人。但是民族不同,文化有异,侗族会在这一天举办芦笙节,用以庆祝节日。

    那么,农历的七月十五,想要去新街侗寨探秘的你,约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