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阅读,是为写作之树储蓄营养  

2017-03-12 14:35:3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总有朋友或同事不耻下问,为他们的孩子向我请教写作的秘诀。

   而我,却总是被这老生常谈的问题纠结得无言以对,难以回答。我思忖片刻后,只能对他们说:“哪来的什么秘诀啊!这写作是自然而然的事,跟种树育苗,培养良木一个道理。一颗种子,需要肥沃的土壤,丰富的营养,合适的阳光雨露才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写作也一样。”

           毋庸置疑,  每一个识字的人都能写作。  依我拙见, 其实,每个人的生命里都埋藏着写作之种子,就看你有没有为它蓄积了足够的营养让它得以生根发芽破土而出。那营养就是从足量的阅读中汲取,所以,写作之千里路,由当下阅读开始。

   我以自身为例,举例说明阅读与写作的亲密关系。

   我出生的年代是文革时期,开蒙之初,身边除了课本,基本就没有其它有文字的可读之物。但是,幸运的是,我的祖上并不是目不识丁之辈,相反,我的曾祖父还曾教过私塾,他是一个酷爱读书的人,也是一个敬书如友的人。他的文房四宝在文革年代都香消玉殒,唯独藏在阁楼的一摞摞书幸免于难。受环境的影响,我对书有着与生俱来的亲近感。

   那个年代的我们不像现在的独生子女,活动范围时刻在父母的监视之下,唯恐一时不见就有差错。我们只要不调皮捣蛋惹事生非,父母一般不会过问你干什么去了。所以,我每次放学回家,就会躲进阁楼,在书堆里淘宝,挑选自己喜欢的书来读,父母都会不管不顾,我可以尽情享受阅读带来的乐趣。

        在我家的阁楼里,《山海经》是我印象最深刻的读物,“嫦娥奔月”、“精卫填海”、“后羿射日”等等那些美丽的传说故事让我知道了中华文明悠久历史与古老文化,开阔视野,增长知识。而且,《山海经》是故事性强的书,它让我学会在写作中掌握文章的连贯性与情节的安排,组语造句的能力也在无形中增强。

  开蒙之初,识字不多,理解能力有限,就会挑选在我眼中看来比较简单易懂书来读。 那个年代,有一种特殊的读物——小人书。这小书有生动的画面,也有简单的叙述,通俗易懂,也曾是我身边信手可取的读物。那时候,每一所学校门口,总会有那么一个老爷爷或老奶奶摆了个小人书摊垂钓我们这些喜爱读书的小孩,我就是他们一钓就上钩的书虫。可以说,我所读过的学校,不管是小学还是中学,门口的小人书全部被我看了个遍。学生时代是求知欲最为强烈的时期,这时期所读之书都会如润物无声的春雨,滋润心田,为写作的种子萌芽而储蓄营养。

         随着年龄的增长,阁楼里的书被我一本一本地翻阅,所读的书也渐渐越来越厚,越来越深奥。《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镜花缘》等等大部头,而且全是繁体版的书,竟然也被我全部囫囵吞枣阅读了一遍。它们都像阳光雨露,浇灌着我那颗埋在深土之中的写作之种子。直到阁楼里所有的书读完,我开始不满现状,眼睛瞄向了家外的世界。

       我开始在同学中搜索可读之物。同时代的《少年文艺》、《小溪流》等学生读物早已满足不了我如饥似渴的阅读之欲。那时,校园里流行最广的是琼瑶的小说与金庸的武侠小说。犹记得,从琼瑶的第一本《窗外》到《几度夕阳红》,我读过三十多本,每出一本新书,我与同学都会争着抢着看,只为先睹为快。金庸的大作我也一本不落地读完。这两位大咖在校园里受到热捧的程度远远超过当今的影视明星。校园里的流行读物往往最能代表那个时代的需求,所以才会有较强的生命力在同学中广为流传。而我又不甘随波逐流,这时的我对阅读有了自己的选择。我喜欢三毛,也喜欢三毛的作品,她的每一本都不会放过,她的每一篇文章我都会细细品读。三毛的作品读来不仅让人感受她豪放不羁的个性,更能随作者笔到之处漫游世界。她有时笔调诙谐幽默,让人感觉轻松愉悦,因此,她的文字影响我颇深。当阅读的眼光放宽,接触的各种书籍越多,你就会发现,每一位作者都有其独特的写作风格,有的文字深沉老到,有的语言幽默诙谐,还有的叙事干脆利落。在阅读中,可博采众长,方能自成一格。也许,读得多不一定就写得好,但是,可以肯定,要想写得好,必须读得多,不只是阅读量的增多,还要阅读范畴广泛。阅读,它能提升文化积淀,能扩展视野,也能给予阅读者更多的对生活的感悟能力,这些都是提高写作水平、丰富作品内涵所需要的,也是写作之树成长所必需的营养。

       我庆幸,在我最渴求阅读的八十年代,是文学最受人们尊重的年代。那个年代的作家写出的作品都是纯文学作品,没有花言巧语,没有哗众取宠。他们写的都是真切生活,没有穿越之说;语言也朴实细腻,触动人心。我对现代网络上许多泛泛而谈的小文并不青睐,觉得它们就像毛毛雨一样,风吹即散,无落地有声的影响。影响我至深的是八十年代的文学作品,不管是伤痕文学、反思文学还是改革文学,虽然都有时代的烙印,但是,仍不失为优秀之作。 那个年代,我读过铁凝的《哦,香雪》、《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彭见明的《那山那人那狗》、谭谈的《山道弯弯》等等小说,这些小说深深地影响过我们那一代的文学爱好者。八十年代,纯文学期刊也特别多,《十月》、《中篇小说选刊》、《芙蓉》、《钟山》等等文学期刊我从不离身,它们是我最好的心灵伴侣。许多优秀作品读过之后,总会让我掩卷而思,久久回味,发人深省。这些作品读得多了,会像春雷一样,催醒你蛰伏的写作之欲,刺激你蠢蠢欲动,忍不住提笔而写。想写的时候,没有给自己规定写什么东西,就随心所欲地写日记,写着写着,文笔自然就熟练了,下笔也流畅起来了。        

        对我而言,少年时代阅读时所汲取的知识让我终身不忘,且受益一生。我在这时候所读之书就象春天里种子汲取的营养,它在我心里悄悄地催生着种子生根发芽,抽枝拔节。我的写作水平在阅读中潜移默化地得到提高,因此,偶尔会有作文获得语文老师的肯定,作为范文朗读。受到鼓舞,我的写作兴趣愈加浓厚。阅读多了,写得多了,多年以后,在不断的努力与进步下,尝试着向外投稿,终于有处女作发表,这也是我阅读得到的意外回报。

        古人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当你阅读了足够多的书籍,当你储蓄了足够的营养,终会有那么一天,你写作的种子会破土而出,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且枝繁叶茂,蔚然而立。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