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车尾上的那只眼睛  

2017-01-28 12:01:4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迎接二0一七年靖州自治县成立三十周年,最近靖州城里许多地方在搞建设,用县里四大家领导之一的政协主席尹翠华的话来说,我们靖州这个大家庭为了喜迎县庆盛事正在搞装修。装修的事家家户户都曾经历过,在华丽亮相之前尚未完成之时,一片凌乱满地狼籍在所难免。
  年前,靖州的主干道之一梅林路也进行升级装修,路面被挖得坑坑洼洼,每日灰尘满天,拥挤不堪,一见到那情形我就尽量不出门,尽可能减少往梅林路出行的机会,少去那里添堵。某日,因有事不得不借道梅林路。
   梅林路长一千五百多米,在平日里是最宽敞顺畅的大道。可是,现在施工中,却是最堵的一条道路。那天,我开车从西头过来,刚过财政局不久,就发现前面车行缓慢下来了。原来,因为施工已导致行车路不宽,偏偏前面有辆洒水车在工作中。这施工中有梅林路天天灰尘满天,为了环境不受污染,是该多洒水。可是,此时此刻,洒水车缓缓行驶,车后却跟了一大排的摩托车不敢超速而过--因为超车必然会被浇个浑身湿透。这大冬天的洗个露天冷水沐浴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后面的轿车都可以关上车窗玻璃急驶而过,将洒水车与摩托车队远远甩在后面。有几辆摩托车车主总想乘着小车经过时,躲在小车一边避过洒水车喷过来的水而乘机超速。可是,没有一辆小车为他们减速让他们乘机超车,他们的企图落空。
  很快我的车也将经过洒水车了。我看出了那几个摩托车主的意图,我想,何不给他们方便让他们超过洒水车,举手之劳也算是为梅林路畅通作一点点贡献吧。于是,在经过洒水车时,我特意放慢车速,挡住洒水车喷过来的水流,让几辆摩托车在我车右边超车而过。这只是出自我内心的善意之举,我并不求能得到他们一声“谢谢”。我希望自己的举手之劳能予人方便,也希望接受者能将善意之举传递,让这个世界充满善意。
  几辆摩托车很快超速而去。我们各行其道,也许从此将再无交集。
  车辆再往前行了一段,快到梅林路的东头,鸿运梅林宾馆旁的红绿灯前了。
  我远远地看到前面红绿灯处亮起了红灯,尽管前面停了不少车,我目光直射五十米开外的前方,还是看到了红灯。在我前面的那辆车也亮起了尾灯,我知道它刹车了,我也缓慢刹车。尚未停稳,突然,我感觉到车后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了一下,听到了“嘭”的一声巨响。顿时,我心里一沉,暗呼“不妙!”。我知道,肯定是出状况了。我赶紧停车将手刹拉好,下车查看。
  下车一看,只见一年轻小伙子正从地上爬起来,看样子年纪不过三十来岁。他的摩托车大半身正钻进了我车的尾部底下,卡得牢牢实实。我一时有点傻眼了,开车以来,第一次亲历这种事。那年轻人--暂且称他摩托哥吧,他倒是波澜不惊,灵巧地爬起来后对我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美女,把你车撞了。”说得轻描淡写。
       说实话,看到自己刚买的车被撞了,我心疼了。我也很清楚接下来的麻纱事很多。家里有个交警老公,专处理交通事故,一天到晚忙得不回家。我首先想到的是不要给交警添麻烦,能自己三言两语几百块钱解决得了的就自己解决了吧!
      于是,我下车后,在对方说了第一句话后,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那你说吧,我们俩怎么方便解决就怎么解决吧!”说的直截了当,不软不硬。我不知道我说这句给对方传递了什么除言语表达之外的信息,我估计是让他一眼看穿我不是厉害角色。接下来,事态发展让我意想不到。他说,他反正没钱,找他赔钱没门。接着,借口要上医院看伤,要离去。他摔倒在地,手臂有轻微擦伤。我说,你去医院可以,把你身份证给我看一下,让我知道你是谁,因为对方车牌都还没上,是辆新车。可是,他根本就不想让我知道他是谁。然后又说,你车反正买了保险的,你人又不受伤什么的,意思就是让我自己修理自己买单。
     更为可恶的是,他接二连三叫来了他的四五个朋友,一个个轮流指责我。此生从未如此出众,在大庭广众之下,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被四五个愣头青围在中间指来责去。这帮人的无理与无礼都让我瞠目结舌。
      报警吧!再不报警狗咬人的事会变成人咬狗了,必须请警察出面主持公道了。
      当然,报110之前,还是先报我家交警,征求他的意见。电话向他简单说明了情况。他说,那只有报110了。那就报110吧。真对不住,警察同志,给你们添麻烦了。

       此刻正是下班放学高峰期, 街上车水马龙,大车小车黑车白车川流而过。高高低低的鸣笛声此起彼伏,车流每到此处就象肠梗阻,不顺畅了,周围一片喧嚣。这个世界太喧嚣了!没有安静的时刻,也没有安静之处!众目睽睽下,我被对方叫来的一个胖子左指责右指责,说得天花乱坠,口水四溅。我盯着他上下翻飞的双唇,一言不发,心里却在想,这男人真会闹事!这要是我追了他车的尾,估计我已成他家案板上的肉了,随他怎么剁。对这样的人我知道解释一万遍都是白说,干脆什么都不说。
     我感觉到,警察还不来,我会被他们黑白颠倒扭曲事实,旁边看热闹的人都以为是我的错。
       我忍不住第二次打110。接话员说很快会来。
       老公打电话来了,他说今天正是他值班,本该他出警。但是为了避嫌,经请示领导,另外安排其他人来,所以耽误了时间。
        这就是我亲爱的交警老公!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却不能出手帮我。我站在马路中间欲哭无泪。
         还好,终于盼来了交警同志。都是老公同事,认识。但是我也不想开口说什么,仍旧一言不发,我想让事实来说话。对方恶人先告状,皮不说只说毛 ,又是什么不让上医院如果死人等废话。交警公事公办,让双方拿出驾照来,登记了。又将现场拍照了。一一我庆幸在纷乱之中,坚持不准对方动车,保持现场。这才让对方不能在交警雪亮的眼睛下将白说成黑。交警登记完,拍完照,问双方意见。我坚持让对方修车,我的车后面被撞瘪了,脱漆了,如果是到4S店修理,至少也要上千的费用。对方一副无赖嘴脸,就是不肯掏钱。意见不统一,那就一起上交警队吧。交警说,他们可以依法下达责任认定书,让对方赔偿。
       来到交警队,只见各位警察同志都正忙得没有工夫抬起头来关注我们一眼的时间。他们正在处理一起更严重的交通事故,肇事方与受害者家属连续谈了好多天,才逐渐谈拢。那几天,他们的办公室里就象吵吵嚷嚷的集市,双方都纠集了人员在此鏖战。工作在这里的交警同志见多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故,各种刮擦甚至伤亡都曾见过,也调解过不知多少的事故处理,对事故的调解早就不新鲜了,对于我们这样小刮擦的事根本就不想费太多的神。可以说,不到交警队,就不会知道有多少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让事故不可避免地发生。
  摩托哥来到交警队后,扭曲事实,对交警说是我倒车时撞上了他,看样子还想倒打一耙让我给他赔偿。听到这话,我顿时目瞪口呆,不知说什么好。
  就在此时,老公从另一办公室出来了。他也没多问我,对我左看右看了几眼,说:“人没事就好。”然后,走到我爱车旁边,围着车辆转了一圈,说:“嗯,是有点刮擦。算了吧,别计较了。”相对他工作中处理过的车毁人亡的严重交通事故,这点小刮擦确实微不足道,这我理解,可是,这可毕竟是咱家的车啊!我心疼着呢,他怎么能如此不在意!    
  我盼望着老公出面能为我撑腰,为我主持公道,让我之前在马路上受到的委曲得到安慰,可是没想到他却是如此态度,真让我失望无法接受。我告诉他:“老公,你要知道,就在刚才,这个人还血口喷人说是我倒车时撞到他的。你作为交警,能容忍这样无视交通法规的人横行天下吗?”    
  老公转身问摩托哥:“请你说实话,是你撞的车还是她倒车时撞的你?需要我们去调监控吗?”摩托哥此时已看出了我与眼前这位交警大哥的关系,也明白调监控的后果,不再嚣张了,终于闭上了他那张聒噪的嘴。 
  接下来,摩托哥态度大变,表现得象个老实的“三好学生”,与之前判若两人,任凭交警对他进行教育。经过交警一番苦口婆心的教育,摩托哥终于认识到了他的错误,竟然走过来对我道歉,真是意外。老公对他说,这次不让他赔偿,并不是无条件的宽容,而是希望他记住,无论身在何处,时时刻刻都要遵守交通规则,如果再有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发生,将会对他从严从重顶格处理。摩托哥唯唯诺诺,一个劲地点头同意。
  摩托哥即将离去时,有一件事一直盘旋在我脑海里,望着他即将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问了他一句:“刚才在梅林路上是不是有人为你挡了洒水车的水流?”摩托哥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脸上露出羞愧之色。他立即站好,对我鞠躬,道了一声:“对不起!”。我相信,不管之前的他是如何狡黠良心泯灭,此刻的那一鞠躬和那一声道歉都是真诚之举。
       我告诉他,我的车今天被他撞了个疤痕,在车尾部显眼的位置,它就象是一只眼睛,会时时刻刻盯着他的行为,希望他从此做一个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