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烟雨洪江(小说连载十二)  

2014-01-17 13:50:2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发现,自从一九八二年以后,我们家就会时不时出人意料地来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而且还都是我的亲人。

就在我的三爷爷离开后不久,那是第二年的中秋节时,廖家大院又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有了前几次的经历,我隐隐觉得这个人也是我的亲人。这个人西装革履,穿着利落,虽然是年近古稀之人,但是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他站在大门口,向院内凝望了很久。我走上前去,问他找谁?他说,他要买这个院子的西厢房。我说,这房子不卖。他说,他就想买那西厢房。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我在心里想着,进屋去向奶奶禀报,说有一个奇怪的老头执意要买咱家的西厢房。我的奶奶一听愣住了,一会儿”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口里不停叫着“二哥!二哥!”一边慌忙地跑出去。有一片刻,两人近在咫尺却都不敢相认,仿佛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

确实,来者不是别人,如我奶奶预料,正是当年将西厢房卖掉了后被我的曾祖父痛打一顿,后来又失踪了的开虎。当年,他并不是故意失踪,而是因为,有一个在洪江做生意的浙江富商在过年时想回老家了,但是路途遥远,为了安全起见,他找到开虎求他做保镖。报酬可观,足可以让开虎从此翻身。俩人谈妥,为了不至少让人跟踪而图财害命,开虎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他们的行踪,这就让开虎不辞而别。

这一别就是千山万水,遥遥数十年。这其中又发生了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有多少久别重逢后的思念之情急需倾诉!欲语还休!欲语还休啊!最后,还是我的奶奶挽着她二哥的胳膊,走进中堂,给他端上一盆洗脸水,让他略洗风尘,再递给他一杯茶。看着他一边喝茶,一边说:“走,二哥,我带你到塘坨市场去,我们去买个鸭子,我给你炒你最喜欢吃的甜酱仔鸭。”然后,我看到我的奶奶象小朋友一样牵着她二哥的手欢快地走出院子,朝塘坨市场的方向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院子内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尽头。

此时此刻的洪江,天蓝蓝,风轻轻,山含情,水含笑,连青山绿水都因为人世间亲人的久别重逢而被打动,变得那么地美丽动人!我的奶奶与她的二哥穿街过巷,引来了众街坊邻居们好奇的眼光,他们都问我奶奶:“这老头是谁啊?”我奶奶高声地回答:“我二哥回来啦!”这更让大家震惊无比,没想到几十年杳无音信的人会突然出现。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他已阴阳两隔不在人世,如今他却死而复生般出现在世人面前,怎不让人吃惊?两人在洪江城里穿街而过,身后落下了满地的惊叹。

等他们说说笑笑地回来时,手上提满了两篮子吃的东西。什么南街的五香瓜子、东街的卤豆腐、五外婆的酸萝卜、王婆婆的瓢粑粑……真让我大开眼界,我才知道洪江竟然还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它们刺激了我的味蕾,让我在后来的岁月里经常满大街地去找这些美味小吃。

 因为是中秋节,依着洪江的风俗,家家户户都要吃鸭子。下午时,就可闻到满城越来越浓的甜酱炒鸭的香味从大街小巷里飘出来,伴随着桂花的清香,整个洪江城都氤氲在浓浓的香气中。

 奶奶做的全是我二舅公喜欢吃的菜——奶奶让我称他为二舅公。那洪江甜酱鸭,必是用酱园春的甜酱炒才会吃起来香甜怡人;那酸辣干鱼仔必是本地沅江中的小麻鱼,炸起来才会又香又脆;那腊肉必是邹记的腊肉,油亮喷香……两人在厨房里一边烧菜一边絮絮叨叨聊起了过去。

 

且说开虎护镖出浙江,本以为来回十来天就可以了,没必要向家里禀报。可是,意外的事发生了。当他安全地将那位浙江富商范老板送到家时,没想到范老板因为年事已高,加上长时间的舟车劳累,竟然突发脑中风偏瘫了。眼看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家业将会毁在自己手中,他心有不甘。这一路来,他也观察到了开虎是一个讲义气守信用的人,出于对开虎的信任,他极力挽留开虎帮自己经营生意,并承诺股份各占一半。这条件打动了当时一无所有的开虎。从此,开虎就开始了他的另一种生活。他恪守信用,苦心经营,生意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如今,他已是义乌小商品城一个身家上万的老板了。这么多年以来,他朝思暮想的是回家,然而,动荡不安的局势,政治上的风吹草动,都阻断了他回乡的路。直到一九八二年,一切风平浪静了,他才敢回来,回到家园来探望亲人。

  

说完了自己的经历,二舅公左顾右盼,目光扫过他数十年前住过的西箱房,停留在了摆放在中堂内我的曾祖父曾祖母的遗像。“想念父母妻儿了吧?”奶奶问道。二舅公神情凝重了,他默默地点了几下头。奶奶说:“你的妻儿他们一会儿到了下班时间就会来,但是,父母是再也不可能与你说话了。”

接着,奶奶向二舅公简单地说起了过去。全国解放以后,紧接着是“土改运动”,我的曾祖父跟洪江城里大多数的商户一样,将自己的资产折算成了股份并入了合作社,并将房子的大部分出让给了贫下中农们住,这其中就包括了那个曾经因为在药店里监守自盗而被解除的储先贵。从那以后,廖家大院成了一个鸡飞狗跳人声嘈杂的大杂院。最为可恶的是,自以为出身根正苗红的储先贵小人得志便猖狂,经常会使些诡计欺负一家老老少少。宅心仁厚的曾祖父曾祖母慈善为怀,从未计较。“你知道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你现在坐着吃饭的这个地方都是谁坐在这儿吗?”我的奶奶问她的二哥。二舅公问:“是谁?”“是鸠占鹊巢的储先贵!”奶奶说,他俨然象个主人一样大摇大摆地住在这个大院里。这还不出奇,“文化大革命”时,他成了革委会主任,呼风唤雨,打砸绑斗,淫威影响了半个洪江城。那储先贵因为曾在曾祖父的医所谋事,所以,他知道廖家大院里有一套祖传秘方。他曾几次带人撞入二老的住处搜寻过,但都一无所获。二舅公说:“肯定是你凤丫头收藏好了。”奶奶说:“是的,是我收藏好了。我就把它们藏在储先贵住的东箱房的后面,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秘方每天就近在咫尺,与自己仅仅一墙之隔。”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的奶奶用她的智慧应付着储先贵这个小人。她还将家里原来盛装贵重药品的瓷器,有的都是数百年的历史了,为了这些古董不至于被砸毁,她全部给抹上了红色的油漆,就象毛主席语录本一样红的红色,然后再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上“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样,包括储先贵和勇往直前的红卫兵们谁也不敢再砸了,这才让家里那些古董得以保全。

人的生命有时候却比瓷器要脆弱得多。一九七0年的一个冬日早上,我的曾祖父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身体已不能动弹了。精通医学的他知道自己是中风了,生命已走到尽头了。他用那只还能动弹的左手轻轻地推醒了躺在身边的我的曾祖母,一双眼睛深情地望着这个与他相濡以沫了近六十年的妻子,想说什么,却不能流利地表达了。我的曾祖母见状,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她连忙从枕头内掏出一个盒子,一个精致的锦缎包装盒,打开,从里面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就要给我的曾祖父服下。我的曾祖父摇了摇头,用左手指了指另一颗黑色的药丸。这两颗药丸红色的叫保命丸,是用来急救的;而那黑色的叫安息丸,人服下后会不知不觉在睡梦中奔向另一个世界。这两颗丸药都是用祖传秘方炮制,是为防万一而备,曾祖父早就对家人交代过。曾祖母明白了曾祖父的意思,她顿时泪如泉涌,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违背了丈夫的意愿,没有将那安息丸给他服用。她是个一生以丈夫为中心的女人,丈夫是她生命中的支柱,如今,这根支柱即将倾倒,她觉得自己也将土崩瓦解,气数渐尽。她叫来了凤丫头,我的奶奶,双眼噙泪,吩咐她去找亲戚朋友来。然后,她有条不紊地给曾祖父穿上寿衣,自己也换上寿衣。做完这一切后,她取出那颗黑色的安息丸,敲开腊封的外壳,一仰头就将药丸吞下了。

等到亲友们赶到时,二老已平平静静地离世了。大家惊叹两位老人在世时感情笃厚一生不离不弃,走时也去得那么干脆利索。

在办理丧事中,储先贵尚未忘记那祖传秘方,他总是有事无事地往那两副千年屋跟前凑,一双贼眼滴溜溜地朝里面扫来扫去,他以为那秘方会伴二老入了九泉之下。我的奶奶明白他的心思,知道他仍惦记着那秘方。于是,她从二老的床上枕头内掏出那一叠秘方,是经她手亲自抄写的秘方,在灵堂内当众焚烧了。所有的人包括储先贵,都以为那祖传秘方被凤丫头用来祭奠二老而烧掉了,只有我的奶奶一个人知道,她烧掉的是赝品。

从此以后,秘方才在储显贵心里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