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烟雨洪江(小说连载十一)  

2014-01-17 13:47:0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是一九四八年,我的三爷爷说。当我的爷爷陪我的奶奶回门而失散后,他们家里遭遇了土匪的袭击,不仅财物被洗劫一空,房屋也被付之一炬。那时湘西的土匪特别猖獗,他们烧杀掳掠,无恶不作。那些土匪对他们的家产觊觎已久,早就打听清楚了我的爷爷成婚的日子,还知道我的奶奶会有一批嫁妆。于是,乘着我的爷爷陪我的奶奶回门的时候,他们十几个人持枪撞入了我爷爷家里。可怜两位老人还沉浸在喜庆之中,来不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土匪们枪杀。还有他那刚刚那常德学校毕业回来准备一展鸿图开始新的人生的大弟,也就是我的大爷爷,一个刚刚十八岁的热血男儿,正准备跟他的哥哥一同去前线,却没想到壮志未酬身先死。杨家四个男儿,到如今只有我的三爷爷和满爷爷相依为命。那时我的三爷爷还是一个学生,而我的满爷爷还是一个稚童。三爷爷看到当时的情景,拉着他最小的已被吓得尿裤子的弟弟躲进了马厩里才逃过了这一劫。待漫天的火光渐渐消退,望着废墟一片的家园,我的三爷爷绝望,痛苦,欲哭无泪。在乡邻的帮助下埋葬了亲人之后,他带着年幼的满爷爷回到了乡下老家。从此,在榆树湾,也就是现在的怀化的那片家园无人问津。如今那里已是高楼林立,无人知晓那一年那一晚曾发生过这样的灭顶之灾,那片家园的主人也无力再觅那曾属于自己的一片土地。唐宗宋祖,公元民国,多少往事湮灭其中!多少生命灰飞烟灭!

我的三爷爷从一个富裕人家一夜之间成了落迫之人,心里受到了严重打击。到了乡下,他既不会种田,也不会种菜,一切都只有从头再来。他成了一个农不农商不商学不学三不象的人。当他成年后,到了谈婚论嫁时,有人给他介绍堂客,他都是高不成低不就,没一个入眼。对一般的没有文化的粗鄙之人,他从心里看不上,因为他是一个读过诗书满腹经纶的人。而那条件好的人家的女儿又不会看上他这样一个家庭成分复杂还拖着一个弟弟的穷光蛋。就这样,我那一表人才的三爷爷打了一辈子光棍,终生未娶。而我的满爷爷到了乡下以后,没有读书,专事农活,耕田种地他样样都内行,到了该成家时就娶了个跟他一样没读过书的村姑,日子过得勉勉强强。为了杨家的香火能够继续,我的满爷爷不惜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一连生了四胎,可是生的却都是女儿。

在我长大成年以后还没有嫁为他人妇之前,我身兼杨家女儿和廖家女儿双重身份时,谨遵父命曾去怀化那乡下看望过我的三爷爷和满爷爷。当我坐船沿沅江而上,经过铜湾,下船,然后又改乘汽车,最后天快黑了才找到那个叫接龙乡龙溪村的地方。几经周折,才找到我的三爷爷和满爷爷的家。当我来到他们面前,我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的三爷爷正戴着老花镜坐在屋檐下捧着一本繁体版的《增广贤文》认真地看。我的到来让他大吃一惊,他叫我秀梅——我的三爷爷当年在洪江第一次见到我以后,就一厢情愿地赐给了我一个杨姓的名字:杨秀梅。尽管这个名字对于我的档案来说毫无意义,但是它对我的人生来说却有着重要的意义,它让我知道并铭记了我的家族的过去。我看到我的满爷爷正左手牵一个,右手抱一个,忙着哄哭闹的女儿。还有两个在自顾自地玩耍。那房屋因为违反计划生育,被拆得仅余空架子,屋内一贫如洗,什么家俱家电都没有——被收缴了。我的三爷爷被定成村里的五保户,享受着一个月几十块钱的补助。看到那情景,我不禁感到阵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啊,当年曾是如此地荣耀,如今却落得如此地步。命运,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真是一个不可琢磨的东西。

话说回来,我的三爷爷此次坚定信心寻寻觅觅从怀化找到洪江来,主要是因为杨氏宗族要大修家谱了。我的三爷爷不甘心自己一家成为无后之门。他早就听说过我奶奶曾为杨家生过一个儿子,所以,从未来过廖家大院的他不辞辛苦到处打听着找上来了。他决心要将杨家有后的事实证明给世人,其实也就是证明给他生活中的人看,以洗耻辱。在那个年代,人们思想封建,家无男丁会被世俗的人们骂为“绝代户”,是莫大的伤心与耻辱。

我的奶奶告诉我的三爷爷,当年她新婚三天,确实怀上了孩子,而且在年末平安产下了一个儿子,并按杨家的辈份取名杨隆翰。儿子曾是她全部的寄托。可是,世事如风云突变,转眼间,全国解放。接着,就闹“土改运动”。那是一段风声鹤唳的年代,她因为丈夫不明不白失踪,被指有潜逃的嫌疑,因此背上了不好的成份。在那个年代成份就象贴在一个人脸上的标签,将人分成三六九等。尽管之前丈夫曾是共产党,为抗日作出过贡献,但是现在却没人能站出来为他证明。而廖家大院也因为出了一个国民党的军官,遭受了血雨腥风的洗礼。廖家大院从此成了大杂院,东西厢房都被那些无比光荣的贫下中农分割,这其中就包括那个曾监守自盗的储先贵。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处处都在上演着疯狂的一幕幕,作为九百六十万分之一的洪江,只不过是中国一个小小的舞台而已,重复着大舞台上那无数的一幕幕。小人得志的储先贵为了已之私欲,常常故意刁难我的奶奶和我的曾祖父曾祖母。我的奶奶为了儿子不至于因为家庭的背景而影响他的成长,为了他不背上“地富反坏右”的恶名,忍痛割爱将他托付给了家中老实忠厚的佣人吴妈,让吴妈带着他回到了她的家乡安江。从此以后,他的名字不再是杨隆翰,而是廖名祥。

期间,我的奶奶曾有几次偷偷摸摸地去看过她的儿子。在天即将黑时,她反扣上门,一个人悄悄地从后门出来,连夜赶到安江。看上一眼儿子后,乘着天尚未大亮,又匆匆忙忙地离开儿子赶回洪江。来回一百余里的路,她日夜兼程披星戴月,那是怎样的一种苦啊!辛酸、痛苦、迷茫、彷徨、失望几乎将她推下绝望的悬崖,是母爱支撑着她熬过了那苦涩的岁月。本来期望有朝一日时局稳定了,能将儿子接到身边来,可是,那时天下的局势就如那汪洋大海恶浪滔天。区区洪江就如那汪洋中一条小小的船,在狂风巨浪中飘摇不定,看不到岸。巨浪接踵而至,“破四旧”、“文化大革命”,一浪更比一浪凶险。那是一个指鹿为马指人为牛鬼蛇神的黑白颠倒的年代,它容不下我奶奶对亲人的柔情,如油煎火炙般生生隔断了她与儿子的感情。

等到时局明朗天宇澄清时,已是一九七六年,传说“轰隆”一声春雷响,一举粉碎“四人帮”。紧接着,全国的冤假错案堆积如山。奶奶为了自己,为了亲人,为了家族,也加入了请求平反昭雪的行列。数年的奔波与上访,终于换回了一纸平反书,数十年的冤屈在那一刻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我的奶奶才敢在一九八二年的夏天,一个朗朗晴日下,正大光明地来到安江探望自己的儿子。那时候,三十多年的农村生活已将我的爹爹磨练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样样农活都做得漂亮里手,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我奶奶望着眼前她的儿子,五官端正精致,眉宇间隐隐约约可寻到有廖家与杨家的遗风,让她感到欣慰。皮肤因为长年在太阳下曝晒已成古铜色,双手因为常年使用粗糙农具而骨节突出。若不开口说话,我的奶奶感觉眼前站立的还是她想象中的儿子,让她感到亲切无比。可是,只要我的爹爹一开口说话,用那地道的安江方言说起他地里的辣椒红了,今年的黄瓜比往年的更甜……我的奶奶听着这些,感觉眼前的儿子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也越来越陌生了。她想起了三十多年前为儿子举办的“抓周”家宴,那白白胖胖的小手从圆盘中抓起一支笔的时候,家人都对他充满了期待。然而,造化弄人,没有人会想到,三十多年后,她儿子那双曾经抓过笔的手如今骨节粗壮如钳子,只会使用锄头犁耙等农具。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三十多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一瞬,然而,对一个生命来说,它却足以改变它的轨迹。我爹爹的生命之根早已远离洪江,深深地扎入了安江那片让他洒下无数汗水的土地。离开了安江的那片土地,他会如无根之木枯竭而死。我的奶奶因此满怀惆怅,她带不走她的儿子了,只有将我带回她的身边,就当是对她儿子的赎罪。也许,在她的心里,她也不希望再过若干年,她的孙女儿丫头是一个粗鄙的村姑。

我的三爷爷听说我的爹爹在安江,执意要去安江找我的爹爹。我的奶奶没有阻拦他,毕竟都是亲人,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啊!历史的滚滚洪流永远阻断不了世间的亲情。

我的三爷爷找到安江那个小小的农家院落,见到我乡下的爷爷和娘娘后,自我介绍,说明来意,毕恭毕敬,客客气气地对他们致以问候。然后,语气委婉,措词有度地对二老说,感谢多年以来二老对他侄儿隆翰的悉心照顾,如今,他想让侄儿认祖归宗,还望二老能成人之美,杨家所有的人都会对二老感恩戴德,永远铭记。这些话说得不亢不卑,有节有理。我乡下的爷爷奶奶听到这通情达理的话,半晌说不出话来。虽然,忠厚老实的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别人家的儿子,别人有权力要回去,可是,从感情上讲,却是无法割舍。他们记忆的闸门“哗”的拉开,想起儿子刚来到他们身边蹒跚学步的情景;第一次开口叫他们爹娘时的情景;三年困难时他们为了把粮食留给正在长身体的儿子吃,自己跑到山上挖树根吃;大冬天里为了能给儿子改善伙食,他们跑到冷水刺骨的田里为他掏泥鳅……这些往事如洪水般涌入脑海,让他们情不自禁老泪纵横,一遍一遍地抹着眼泪。我的爹妈都是孝顺之人,见此情景,连忙安慰起二老,答应不会离开他们。然后,又对我的三爷爷承诺,每年都会去怀化看望他们,这才让三位老人平衡下来。

我的爹爹从那以后,每年的清明都会去怀化扫墓,逢年过节的还要去探望我的三爷爷满爷爷。尽管他们几十年来杳无音信没有任何联系,但是,血缘关系拉近了他们的距离,让他们知道,对方是世上最亲的人。最终,在那最新修订的杨氏家谱中,我爹爹以杨隆翰之名续上了杨家的香火,了却了我的三爷爷的夙愿。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