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烟雨洪江(小说连载一)  

2012-01-31 14:08:2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安宁而又不失繁华的小城,它依山傍水,坐落在雪峰山脉厚实的臂弯里,沅江、巫水缠缠绵绵柔柔软软地从它身边绕过,又依依不舍地离去,千古不变。它静如处子,宠辱不惊地生长于斯,近八百年的风云变幻朝代更替并没有让它随着历史灰飞烟灭,反而更添它的文化深度与迷人魅力,让更多的世人着迷于它的历史、人文、文化的追寻。——它的名字就叫洪江。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循规蹈矩,平平静静,安祥而又自在。

沐浴着冬日午后的暖暖阳光,我静静地走在那深长逼仄的小巷,阳光的温暖如轻柔的羊毛毯披在身上。脚下的高跟鞋清脆而有节律地敲击着光亮的青石板,一声声清晰而又悠扬,在这幽静的小巷里久久回响,不经意间将我思绪拉长。我不知道我那八十岁高龄的老奶奶今天传唤我又将给我讲述她的什么往事?我在心里揣测着,步步走向那座有着百年历史的深宅大院,那里住着我那与这座大院一样有着深沉故事的奶奶。

都说树老根多,人老话多。我的奶奶自从年满八十以来,话就格外多了些,只要我去她那里,她就会给我讲她的故事,有些往事是我从未耳闻的,但是她却记得那么清晰,讲述起来有条不紊,条理分明。有时候,我如果隔了三二日没去她那里,她就会电话传唤我,让我一定去她那里,听她絮絮叨叨讲那陈年往事。那些引人入胜的故事总会惹起我的无限遐思,让我情不自禁地对我的奶奶生活的那个年代,以及她生活的那个家庭,还有她的经历浮想联翩。

只要穿过三条小巷子,就可到了奶奶住的廖家大院所在的那条莲花巷。洪江就是小巷多,俗话说“七冲八街九条巷”,就是如实地写照。大概是因为洪江这个地方面积不大,前面是两条河,无处可伸展;又背靠着嵩云山,延伸余地不大,人们为了让有限的地方发挥更大的用途,所以才会有如此密集七拐八弯的小巷。

       穿行在小巷间,因为是周末不用上学,时不时可见到有活泼调皮的小孩象一阵风一样从我身边追追打打地跑过,也不知是谁家的毛毛和妹坨——在洪江,男孩子都叫毛毛,女孩子都叫妹坨,这乳名会伴随着他们长大直到少年才会被大名代替。临小巷边的人家里,从那小小的窗口里传出锅碗瓢铲的声响,伴随着一阵阵的菜香飘出,有时能闻得出那锅里炒的正是洪江特色菜甜酱炒鸭——不知这户人家里住着怎样一个烹饪高手,是男主人还是女主人?忍不住让人思想有片刻的抛锚去暇想。要知道,在洪江,会烹饪的不一定是家庭主妇,很多大老爷们都是烹饪高手,他们往往会以炒得一手好菜让自己的老婆赞不绝口而为荣。晚饭时分,小巷子里会陆陆续续传来一声声的呼唤:大毛,吃饭啦!三妹坨,吃饭啦!……在那一群玩耍的小孩子中,总会有一个清脆地回应一声:来啦!那一群毛毛妹坨中,不知有几个大毛几个三妹坨,要想知道是谁的爹妈在叫,全凭自己对那声音的熟悉度了。一般都不会错,万一哪个姑娘小子玩得忘乎所以没听到呼唤,同伴中也有会人提醒:大毛,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那个叫大毛的会一溜烟就往回跑了,不管眼下的游戏是否结束,因为他知道,回去迟了,说不定就会吃一顿细笋子炒肉——被父母用那有着细细碎碎的竹枝的竹条狠狠地抽上一顿。竹子在洪江满山遍坡都是,随便掐一枝放在家中的门后角落里,时不时地大人们会指着那竹条对蠢蠢欲动有调皮迹象的儿子女儿严厉地喝上一句:是不是皮痒了想吃细笋子炒肉了?!那孩子听了定会安分守己好几天。——那细笋子炒肉成了小孩子嘴里既要调侃却又惧怕的事,如果哪个伙伴吃了一顿细笋子炒肉,定会被同伴们嘲笑好几天。所以,小孩子为了不在同伴中丢脸,都会对父母的召唤百依百顺。时光流逝,这细笋子炒肉不经意间调教出了一个个温良孝顺的洪江男儿和女儿。

       小巷弯弯,一路都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风情画:稚童嬉戏,老人闲聊,美女袅袅婷婷姗姗而过,一幅幅生动有情。穿行于这小巷间,走着走着,会心情放松,脚步慵懒。小城的安宁让人不知不觉抛却内心杂念,抛却浮躁渐渐安静下来,仿佛光阴在此放慢了流速,让人生出不知此时是何时的感觉,忘世,忘情,也忘了自己。这种感觉当我身在成都时曾经有过,就在成都的老城区的小街里,在那街边茶店里,看着一群悠闲自在的人左手握茶杯右手搓麻将,静观那茶叶在茶杯中如花悄悄绽放,那感觉何止是不知此时是何时,更是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如今,这个小城小巷的安宁不知不觉地感染着我。

小巷两侧的街墙都是那灰色的砖块垒成,覆盖在上面的墙灰都已是斑驳陆离,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几多岁月的浸蚀和风雨的吹打。时光流转,这小巷里不知道曾发生过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南来北往的燕雀不会知道,熟知网络精于网游的后生伢子时尚妹坨更不会知道,只有这默默无语的墙知道。

在那莲花巷的远离喧闹之处,坐落着廖家大院。大院的高墙大门气势磅礴地矗立在街边,大门顶上两边有飞檐翘角,精巧古朴而又不失大气高贵,两扇大门宽阔厚实,外面包了一层铜壁。那铜壁显然是比我的年岁更长,因为它有着许多我脸上没有的陈旧的大大小小的斑斑点点和坑坑洼洼。仅仅从这门的不一般让人一看就觉得这里曾住过一个不平凡的家族,它的主人肯定有着不同凡响的经历。

迈上几级台阶,跨过门槛,走进大院内。我一眼就看到我那满头银丝如雪的奶奶正坐在庭院东南角的那株枝叶蓬蓬勃勃花正开得热热闹闹的芙蓉花树下,她在全神贯注地泡着她的茶。在我的记忆中,泡茶喝茶成了我奶奶生活的一部分,茶在她的生活中如影随形。

我轻轻地走近去,在离奶奶还有十步之遥时,奶奶头也不抬声音清亮地招呼我:“丫头,来啦!”让我略微一惊,不能不佩服她老人家耳聪目明,看都不用看我一眼就知道是我来了。我应了一声:“是的,我来啦,你的丫头来啦,奶奶。”奶奶这才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看我一眼。丫头是奶奶对我的昵称,是她老人家对我专用的昵称,这个昵称从二十多年前她第一次看到我时就专属于我了,那时候我已是十余岁的半大姑娘了,伴随了我十余年的“莉妹坨”的称呼正在慢慢地从我的亲朋好友口中淡出被渐渐遗忘,他们都直呼我的书名廖莉,或者有稍显亲热的就呼我莉莉——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全国上下正流行取一个单名,男孩多是单名一个伟呀凯呀勇呀鹏呀什么的,女孩子呢多是一个单名丽呀倩呀娟呀什么的,不象现在的人为求有个性化连名带姓的有四个字或者更多字,重名的机率就少多了。后来有电脑了信息灵通了,我在网上一查,才知道跟自己同名同姓叫廖莉的人有好几百。但是,我相信,几百个廖莉中,只有我这个廖莉有一个这样不平凡的奶奶,并且只有我一个人能得到奶奶的“丫头”这个爱称。

为什么奶奶在我十余岁时才第一次见到我,在我十余岁前她又去了哪里,这其中有着许多与动荡不安的历史、兴衰不定的家族息息相关的故事,不是一天两天能说得完的故事。这就让奶奶有了泡茶的习惯,只要她老人家一泡茶,气定神闲地喝着茶,那故事就会如泉水汩汩地从她口中流出。所以,如果我想听她老人家说她过去的故事,只要我耐心地给她沏一壶茶,陪着她慢慢地品味清茶,那故事就会水到渠成地从她口中娓娓道来。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