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一千个未接电话  

2011-10-25 23:06:5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打开出租车的车门,先把那包东西提出车来放在地上,然后拿起拐杖,右脚先着地,接着有一只拐杖象一只脚一样伸出车外,他踉跄了一下,左手生疏地拄着拐杖下车了。的士如释重负般抛下他后轻盈地绝尘而去。他拄着拐杖,空荡荡的左裤腿在拐杖和右腿间扬了几下,最终安份地垂下来了。他抬起头望着眼前这栋楼房的六楼,那里有他住了七年的家。

此刻,他多么想她能如轻燕般从楼梯中飞出来,接过他手中的那一大包东西,扶着他一步一步上楼,打开家门,进入那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可是,他知道,这一切都只能是幻想了。从医院里出来时,他就拔打了那个他熟悉的她的电话,仍然是关机。从那天他住院的晚上开始,他再也未听到她的电话打过来。

他只有自己提着东西准备一步一停地在楼梯间往上爬。他现在有点后悔当年自己租了那么高的房子了。七年前,他与她一同大学毕业,来到这个远离家乡的繁华都市打拼。他俩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总想凭自己的能力干出一番事业来。为了能节省开支,租房子时他们跑了好多地方,最终还是决定租下这套,因为楼层较高,价格稍微便宜。

刚租下这房子时,他与她象燕子垒窝般从外面购来新的二手的各种各样的家俱与饰品,装扮他们的家。他俩总是象一对快乐的燕子双双结伴从这楼里飞出又飞进,生活在他们眼里充满了阳光,也充满了希望。

可是,时光匆匆过去,他们的理想总是被冷酷的现实调侃,他们努力奋斗之后发现,付出与回报并不成正比,他们的生活并没有达到当初的理想状态。他们并没能跻身上流社会,过上让他们羡慕的出则豪车,进则佣人笑迎的舒适生活。他们仍然为了生活不得不象个勤劳的蚂蚁一样奔波于这个表面繁华热烈实则冷漠无情的城市里。这个虚荣而又浮躁的城市没有给予他们想要的美好生活,倒是用它阴暗暧昧的一面残酷地一点一点地改变了他的信念,让他沉醉于灯红酒绿留恋于活色生香。与她当初的诗情画意早已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挤得支离破碎,那些曾经的海誓山盟也被城市里的滚滚车轮碾得记忆模糊。

他站在楼梯底层,这个地方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成了他回家前必须停留的地方,是他的垃圾处理站。每次晚上回家,在这个楼梯昏黄的灯光下,他都会先在这里整理一下自己——把手机掏出来,看看有哪些电话、哪些短信是应该在见到她之前删除掉的;掏掏口袋看看有哪些东西是应该在这里就把它们丢掉的;检查一下衣服上有没有留下长头发、香水味……然后再整装上楼,做出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进入家门,在她关心痛惜的神情中一边递出手中的公文包到她手中,一边走到房间里去,同时卸下领带,如同卸下一副面具。——如果身上有香水味,他就会在进门后径直走进卫生间洗澡,让一切他在外风流过后留下的痕迹最短时间内消失。

  现在,他没什么可整理的,但是,他却不能象以前那样步伐轻松地跨步上楼了,他得一步一停扶着楼梯艰难地爬上楼去。当他四肢健全的时候,他从未觉得爬这个楼梯有什么困难,可是现在,他抬起头来望上去,发现这蜿蜒而上的楼梯如高山险峰般横亘在他眼前。人只有在失去了以后才会懂得拥有时的幸福,就象现在,当他失去了一条腿,才懂得拥有健全肢体是多么地幸福。

  一切都是那天晚上,十天前的晚上,如果没有那一个晚上,一切就不会发生,他现在后悔莫及。

  虽然他已四肢不全,但是记忆还完整。他还记得自己那一段时间迷上了那个叫花样年华的酒吧里邂逅的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自称蓝姬,他与她喝酒时她那扑朔迷离的眼神让他神魂颠倒,那狐媚的神态让他意乱心迷,那嗲声娇气的话语让他骨酥心醉。那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呆在那个酒吧里,与那个蓝姬温情脉脉地对酌,深一句浅一句地聊着。有时聊到深夜,酒有七分醉,人有八分痴,酒吧准备打烊时,他们就与那一对对被酒精浇灌得热血奔涌的男女一起落入了酒店林立的其中一座。这些午夜里从城市各个酒吧出来的男男女女,一对两对三四对,五对六对七八对,九对十对百千对,落入酒店都不归,他们是城市午夜里暧昧的风景。那一天晚上,聊到深处,他情难自禁,酒无节制,她的电话不识时务地在这时候打过来了,就象给熬得浓浓酽酽的正要起锅的鲜美汤锅里撒下一瓢凉水,败味!扫兴!他断然掐断了电话,继续与蓝姬推杯换盏,最后是酩酊大醉。他只记得自己与蓝姬相携着走出酒吧大门时,大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蓝姬将他扶到了马路边,两人东倒西歪地在马路边等出租车。午夜的大街没有了白天的拥挤与热闹,却留下了一地的果皮纸屑与废墟,光怪陆离的霓虹灯拼命地闪烁着,企图粉饰这丑陋一幕,就象那舞女预借厚厚的胭脂粉底来遮掩她一夜过后的满脸疲倦一样。

  一辆出租车来了,看到是两个酒醉的人,迟疑不决似乎不想搭载。蓝姬借着酒劲,一步向前拉开了车门,躬身坐了进去,车子迅速离去,留下他一个人在马路边上孤零零地等车。过了不知多久,他醉眼朦胧地似乎看到有一辆车向自己驶来,于是,迎向前去,准备扬手叫车。

        他扬起了手,准备搭车……突然,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传出,同时传来司机的一声臭骂:“找死啊!……”这不是出租车,是他误以为是出租车了。司机骂了一声之后,呼啸着从刚好倒下的他身边远去。随着车轮滚过,他感觉到一阵巨痛弥漫全身——他被车压了。他试着想站立起来,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就是站不起来了,他来自左腿钻心的痛刺激了他被酒精麻痹了的神经,让他明白自己的腿受伤了。痛,如拉锯般撕裂着他的心;血,正滴滴答答地从伤口处缓缓流出;他,感觉到生命如游丝正在渐渐远离自己。在这一刻,他想起了她,他掏出手机,拔出了她的电话号码……

此刻,已是午夜两点三十八分,电话铃声响起时,她正好在电脑上敲下了最后一句话:“再见!再也不见!!!”她看了一眼那来电号码,是他,是那个她曾无数次拔打过的电话号码,那个两个多小时前她才拔打过却未接听的电话号码。但是,此刻,她已不想接这个电话,她的心已彻底冰冷,不再为了这个电话而欣喜激动,因为就在刚才,她已经做出了一个重要的抉择:离开他!永远离开他!离开这个曾经一起生活了七年却正在渐渐远离自己的男人!这个三年来足足有一千次拒接自己电话的男人!他已深深伤透了自己的心!

电话铃声顽强地响着,伴着她从房间里提出她早已清理好了的行李箱,直至她站在客厅的中央,最后一次环视了一遍这个她生活了七年的房子,毅然决然地向门口走去,那铃声才绝望地停止。这是她第一次拒接他的电话。以前,凡是他的电话她都会忙不迭地接听,仿佛那电话接慢了就会逃走让她再也找不到了似的。有时,因为忙碌或者周围嘈杂而没听到他的电话,当她发现时也会第一时间回拔过去,她非常担心自己一个未接电话会耽误了他重要的事情。他的每一个电话在她的心中曾经都是举足轻重。

  现在,当那个离开他的决心一定,她决定再也不接他的电话。那个曾让她牵肠挂肚的电话,那个曾一遍遍拒接她电话的电话,每一次的拒接都如一次刀割般伤她心的电话,她要彻底忘了它。在走出这个房子之前,她关掉了手机,将那张SIM卡取了出来,放在了电脑面前,她要换掉号码,抛却这个电话号码带给她的一切痛苦与不愉快。电脑里在不知疲倦地重复播放着那首让人涌起无限缠绵思乡情的萨克斯名曲《回家》,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那个她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小城,小城的宁静与温馨让她怀念。那里才是她的家,一个有亲人的家,随便走到哪里都会碰到亲朋好友听到他们关切的问候,时时刻刻有家人的牵挂。在那里,她哪怕是喝一碗妈妈随意熬的稀饭,感觉也是那么的幸福。现在就出发,赶往那个上演了无数悲欢离合场面的车站,明天中午就能到家,在冬日暖阳下见到自己的亲人,让亲情乡情来抚慰那颗漂泊的心灵。

  她站在门口,最后回头望了一眼桌上那电脑,电脑桌面上大大的醒目的:“再见!”两个字让她确信他一进门就能看得见。那是她在对他告别。她不想在电话里跟他告别,因为她知道,等待她的又将是一次未接电话,她已不想再第一千零一次地受伤害。

  她提着行李箱下楼,搭车,去了车站。在人潮汹涌的过客中排队,买票,候车。她即将远离这个城市,远离他。

  此刻,受疼痛与失血双重威胁的他正如一截无意中过多挤出的牙膏,无力地趴在马路边上,无人问津。恍惚中,他似乎听到电话想起,他连忙将电话贴近耳边,可是,什么也没听到。他知道是自己的错觉。曾经,他是那么厌恶她的电话,那一次次聒噪地响起的电话,他一次次断然地挂掉。可是,现在,他多么希望能听到她打来电话,希望听到她在电话那端千篇一律地开口就问:“在哪里?……”他会告诉她自己此刻是多么地需要她……

  天蒙蒙亮时,这个城市的早行者——环卫工人开始收拾这个城市一夜之间排泄的狼藉。昏迷在地的他被环卫工人发现了,然后被呼啸而来的120急救车拉到了医院。

  他的患肢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有组织坏死,必须截肢,否则性命难保。在医院里住了十天以后,他出院了。现在,他四肢不全,确切地说,是左下肢缺如。 

此刻,他站在楼梯脚下,先伸出拐杖,放在上面一级阶梯,右手扶着楼梯扶手,再奋力地往上一跳,右腿上了一级楼梯。就这样,他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比平时费了十倍的时间和气力。每爬上一层楼,他都要稍作休息,才继续往上爬。终于爬上六楼,来到了家门口。此时的他已是气喘吁吁,疲惫不堪。

他打开房门,进去了。

离家十天归来,扫视家里的一切,他觉得这个家似曾熟悉,又似觉陌生。电脑里在播放着音乐,他以为她在家,就拄着拐杖找遍了每一个角落,却不见她的踪迹。他来到电脑桌前,晃动鼠标,屏幕亮起,出现两个醒目的字:再见!当他抬眼看到那张电脑桌上插在花瓶中的鲜花已经枯萎,就知道,她已经离开这个家很久了。

没有她的家让他觉得若有所失。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离去,他想,她总应该留下只言片语吧。他怔怔地坐在电脑前,发现了桌上的电话卡,他捡起仔细看了一下,是她的那张电话卡。难怪这么久以来,她的电话都是关机,原来,她已经不用这个电话号码了。他望着电脑上那两个大大的“再见”,仿佛看到她模糊的面容,在默默地跟他道别。他关掉页面,空空的电脑桌面上醒目地出现唯一一个文件夹:一千个未接电话。

怀着好奇的心理,他打开了这个文件夹。他看到里面记录的竟然全部是一个个未接电话的时间、原由,一条一条,以时间排序,整整有一千条。 

他慢慢地看下去:

1、2008年12月24日17:50,打他的电话,未接。我想他也许是在回家的路上没听见吧。想问他今天晚上怎么过,今天是平安夜,公司同事都还未到下班时间就一个个兴高采烈地计划着,准备在这个平安夜里痛痛快快地玩一把。他们邀请了我,我没答应跟他们去,我想与他一起度过这个节日。

2、2008年12月24日19:30,再次拔打他的电话,还是未接。天色已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回家的路上出事,还是有事忘了告诉我一声。没有他的消息让我焦急不安,这时候,窗外灯火璀璨,让这个南方城市倍添温馨,一切有关平安夜的活动应该正隆重上演了。

3、2008年12月24日23:50,一个人沙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后仍未见他的人影。拔打他的电话还是未接。不知他是不是与同事在一起,我想打电话问他的同事,又担心如果他不是与他们在一起,反而会因为我一个电话而影响他与同事间的关系。平安夜马上过去,圣诞节来临了,真希望他能平安回来。

看到这里,他才明白,这是她写的记录,记录的这些未接电话都是打给自己的。他回忆起她打这三个电话的时候,正是他与一个叫冷霜的网友在一起,他们一起度过了一个疯狂的平安夜,后来就去酒店开房了,那时候一夜情象快餐一样流行。可是,等他一夜风流醒来之后,才发现那个叫冷霜的女子消失了,而且再也找不到她了,伴随着冷霜消失的同时还有自己的钱包和手机。第二天回家后,他骗她说自己的手机在路上被偷了,自己是与同事一起。记得当时她放弃了自己向往已久的一套时装,马上陪他与店里买了一个新手机。 

他接着往下看,越看越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有那么多她的未接电话。有的电话未接,他还能回忆起原由,有的他已根本就忘了为什么会不接她的电话。很多时候,是他或者正寻花问柳寻欢作乐打情骂俏,因而不想接那扫兴的电话;有时候是他正与朋友在一起或洗脚泡澡或宵夜,他觉得当着朋友们的面接她的电话有失自己自尊,仿佛自己是个妻管严,让朋友耻笑;还有时,他是根本就不想接她的电话,因为在电话里她除了问他在哪儿,根本就无话可说无事可聊,他觉得接那电话毫无意义。当然,这些未接电话里也有他确实未曾听见而错过的电话,但是他从来不以为然,从未想到过回复她一下。

他也从未想过,他的这些未接电话的累积会产生什么恶果。

他滚动鼠标,找到记录的最后一条未接电话:

1000、2011年10月15日23:58,我发誓,如果他不接这个电话,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拔打他的电话!其实在拔打之前,我是那么的忐忑不安犹豫不决,我特别希望他能有所醒悟接了我的这个电话,那样也许我会又一次原谅他,就象前999次原谅他一样。希望不要让一千个未接电话成为现实。但是,让我失望的是,他仍然是未接我的电话!三年来,已经有足足一千次未接电话。这一千个未接电话象一千记鞭笞抽在我心上,每一记鞭笞都让我心受伤鲜血淋漓,一千记鞭笞足以让我心支离破碎伤痕累累。每一个未接电话都将我们的距离拉开一里,这一千个未接电话已让我与他相距千里,心,再也不能合在一起。从此以后,从生命中永久地删除他的电话!

再见!再也不见!!!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