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老家的泡酸菜  

2011-12-11 00:10:51|  分类: 至爱亲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周六,恰逢又是一个有着冬日暖阳的休息日。约上好友金,想与她逛街或爬山。她却说,有一段时间没去看望年迈的父母了,言下之意是没时间与我逛街,要去城郊看望双亲。我马上请求与她一起去看望她的父母亲,她慷慨允诺。我自己的父母亲离我有数百里之遥,有时候,我想看望他们却因为距离太远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跟好友去看望她的父母也权当是解自己心中那点遗憾吧。

   金的父母亲就住在城郊,骑车十分钟不要就到了。在那一片田野之边,紧凑地座落了数十户人家。金的父母所在的住处就在那简易马路边,摩托车可直入庭院内。庭院很大,有围墙,里面新旧房子三栋,一看就知道,那破旧的平房是年岁很久了,而那一排十来间的双层楼房是新建的。旧房子内的墙上贴的画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新房子挂的是时尚挂历。

  庭院的前面是几个水池,一问,才知道那水竟然是从十多里外的飞山水库引来的自来水。第一口水池里的水较清澈,用来洗菜浆衣,流到第二第三个水池,就是鱼塘,里面有鱼儿深藏不露。

  金父八十有二,一看就是一位慈祥的老人,穿着很精致。除了耳朵不是很灵敏,行动稍有缓慢,一切都还好。金母七十六岁,行动仍旧敏捷,笑声朗朗,腰不弯背不弓,还料理着后院一园子青翠碧绿的蔬菜。我们的到来给他们更添了开心,二老笑容满面,招呼着搬出坐椅到院内,拿来水果不停地叫我吃。我看到阳光撒在庭院里,也照在大家身上,感觉真温暖,也温馨。

  坐着聊着,金母建议我们去她的园里扯菜,我毫不客气,特别乐意地寻了去。那绿油油的菠菜茼蒿萝卜苗莴笋大蒜芫荽……,看上去是那么的青翠可爱而且养眼,让我扯起来不想罢手。结果,是我扯得最多,一大抱。金家还酿了米酒,满院都散发着酒的醇香。只要酿酒就会有酒糟,这酒糟是做泡酸菜的最佳配料,本地人都知道。看着那么多的萝卜苗,金母说要给女儿做泡酸菜。

  我们在水池里洗净了那些蔬菜,择掉了黄叶老叶,然后全被金母收了去,丢进了那正热气腾腾的酒糟水中。在庭院中晒着太阳聊着聊着,不一会儿就闻到了一阵阵泡酸菜的香味扑鼻而来,让人垂涎欲滴。忽然想起,很多年前我初到此地时,曾有人告诉我,城东有处风景叫梓潼宫,传说是为了纪念一位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妃子而建。这位妃子出生本地,到了皇宫后,虽然吃着山珍海味,却仍对家乡的这种泡酸菜怀念有加,曾向皇上请求满足她的这个愿望,实则也是一解她的思乡之苦。而那皇上却并不理解她的芳心,反而觉得这个妃子喜爱吃此等上不了大雅之堂的小菜真是小家气有失皇家风范,于是开始对她冷落有加。从此以后,这位妃子就再也没有了扬名显赫之日直至终老。本地的人们为了纪念这位进入了皇宫却仍不忘家乡的妃子,就在城东的江边依山傍水的地方建了这么一个梓潼宫。后来,这里渐渐成了信男善女们烧香拜佛必去之地。

  这种泡酸菜的味道真是妙不可言,我想,如果那位皇上尝过了此酸菜,纵使吃遍了天下美味,也会不忘此酸菜的独特味道。它因为是用萝卜或白菜泡成,所以有一种绿叶自然的清香;又因为是酒糟所泡,所以那种酸味里透着米酒的香醇与甘甜。

  临别时,金母送我一把泡酸菜。我拿回家里,稍加漂洗,切了几段干红椒,除了油与盐,没加任何佐料,清炒出锅。这一盘泡酸菜成了晚上最抢手的菜。吃着这用萝卜苗做的泡酸菜,我不仅想起了数百里外的父母,想起了老家我的母亲做的泡酸菜。

  老家也流行做这种泡酸菜,只是略有不同的是,老家多以一种叶阔柄脆的棒棒菜(与四川人用来做榨菜的那种棒棒菜有点相似)做原料,也有人把这种棒棒菜叫青菜,因为它从叶到柄全是青绿色。记忆中母亲做这种泡酸菜时,是以米汤水为配料的,而且这种泡酸菜多是冬日里才做。依稀记得那冬日的傍晚,吃过了晚饭,我就会在灶前给母亲烧起很旺的柴火,烤着暖和的柴火看我勤劳的母亲在桔黄的灯光下做泡酸菜。只见母亲将那一大把一大把长约两拃长的棒棒菜放进那满锅滚烫的开水中淖过,要等到那脆脆的叶儿被烫蔫了才能用长筷和漏瓢将其从锅中捞起,然后整齐地码放在一个大木桶里,或者是那土陶缸里,然后趁热再浇上早就准备好的米汤,最后密闭好就万事大吉了。过两三天,就能闻到阵阵的泡酸菜的香味从那桶或缸里透露出来,就知道,酸菜熟了。要想吃时,打开那盖子,抓一把来,稍加漂洗,然后细细地切碎了,配上几段红红的干辣椒,来几段大蒜苗,旺火爆炒,一道美味可口的菜就出锅了。母亲做的泡酸菜脆而清香,也是别有风味,而且特别下饭,过年期间谁若是吃多了油腻肉食胃口不开时,再来吃几口这泡酸菜,会让你胃口大开。如果要做个酸汤鱼什么的,更是少不了这泡酸菜。这泡酸菜也让我百吃不厌,以至于许多次我过年休假回家,每次返回时,都会求母亲做一些泡酸菜让我带回来,就这事也曾经成了亲友们取笑我的笑柄。

  无论我离开老家多久多远,还是无比想念老家,想念母亲,想念母亲做的泡酸菜。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