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我以我血荐轩辕  

2010-01-17 21:39:27|  分类: 随笔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它似一位魔术师,把宇宙当成他的舞台,以芸芸众生视为其剧情的角色,在导演着人间的悲喜剧。

   当地时间2010年1月12日16时53分(北京时间13日5时53分),海地发生里氏7.3地震。当电视新闻里每隔三五分钟就见有海地国家地震的消息报道时,我无法想象,在那个遥远的国度,又有多少家庭因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而支离破碎,大地正在进行着怎样的一种阵痛,生活在那个地方的子民们又正经历着怎样的一场人生的裂变。遇难人数从最初的估计4万5到今天的20万,那是怎样的一个触目惊心让人难以想象的数字!这个数字中,包含了中国驻海地的8名维和警察。

  我想,在这种时候,凡是心里还有一点柔情的人凡是记忆未曾有意外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2008年的5月12日那场带给国人无限感伤的汶川地震。

  犹记得那一天,我们家乡正阳光明媚,花红柳绿。我正与同事下乡在某个乡里。中午时,吃过午饭后,我正在乡间那家小餐馆里休息,同事还有的正杯箸交错宾客尽欢,一切都显得很安祥。猛然我接到一个远方朋友的电话问我还好吗,说在距离我们不远的某个地方正发生了一场地震。挂了电话后我当时感觉真有点疑似梦中。他与我打电话时估计也只是震后半个小时不到,当时谁也还没有对地震的发生地、震级有个准确的概念。我也从未想到会是那样一场惨不忍睹的场景。我记得当时还跟同事开玩笑说:我要回家看看我家的杯碟碗具有没有掉下来摔碎了,要不然没杯子喝水没碗吃饭了就惨了。

  从乡下回来后发现县城里人头攒动显得有点混乱,原来大家都知道有地震了,而且都感受到了强烈的震动,而我在乡村里竟然会没有丝毫迹象。学校为了安全下午都让学生放假了,学生们都赶着回家,所以大街上的人们都显得神色匆匆,紧张不安。我也赶紧回到家里,看到家里没什么异样,问了几个亲戚朋友的情况,还好,都没事。打开电视,只见铺天盖地都是有关地震的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也越来越明朗,渐渐明白是四川的汶川发生了7点8级的地震,这个数字概念后来又被更正为8级。

  后来,从新闻里,不断地看到那些因震灾而致的撕心裂肺的疼痛、绝望暗淡的悲伤、惨不忍睹的情景,曾让我多少回热泪盈眶,心如刀割。我记起十年前曾前往成都华西医科大学学习过,我关心我的带教老师一家人的安危。可是,多年没联系,他留给我的成都的电话早已升级了,找不到他。好不容易打通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她听说我是从湖南打过去的长途,心里很是感动,耐心地向我说明了成都的情况,还安慰我说没事的。一场灾难让陌生的人们拉近了距离。

  那一段时间我天天在看新闻,时时在关注着灾区的情况。有一天,大概是震后三天左右,忽然看到晚间新闻报道本市卫生系统派出了医疗求援队奔赴灾区,那一刻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跃跃欲试特别想随医疗队前往灾区尽我所能为那些待救的人给予帮助。

  那一天晚上,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想自己身为学医之人,在十多年的行医生涯中,在乡下卫生院呆过,进修过内科儿科妇科,从事B超工作也有十余年,虽不是样样精通,但打针拿药清创缝合B超检查都略有所知,也可说是个“万金油”。在震后那工作并不单纯的场面应该可以拿得起,可以用自己所学振救水深火热中的人。虽然也有忠言相告那地方余震不断,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葬身其中有去无还,我却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可否定,我心里还有一点自私的想法就是想去那生生死死大风大浪中的大场面里体会一下感受,让被俗世熏麻木了的心醒过来,那将是人生的一段难得的经历,说不定哪天我会以此为题材写一部感天动地的文章来。我觉得与其活在烦恼不断郁闷的环境中倒不如去做些有意义的事,那样就是死也无憾了。记得那一晚,我还半认真地与老公交待了类似遗嘱之类的话,最核心的一句就是万一我回不来了,希望他将来无论是娶了个什么女人回家都要善待女儿。虽然说那一段时间我们是吵得相敬如兵,但是为了女儿,我还是有所交待,想去灾区的冲动恐怕有一大半的因素是因为他而致。

  那一晚我难以入眠,睁眼盼天亮。天刚蒙蒙亮时,我就拔通了时任市卫生局长张力烈的电话,表达我的心意,向她提出申请去灾区。她当时没有答复我,安排了市卫生局办公室的相关工作人员给了我答复,给予我精神上的嘉奖,却没同意我前往。我感到很遗憾。

  我冒然申请前往灾区的事很快就传到了本单位。紧接着我就收到县卫生局长的电话,让我一惊,心里忐忑不安.局长语调不高不低,不紧不慢,大意是说我在这领导们日理万机的时候不要干扰了领导的工作。而到了本单位,我却听到有些人把我这一番热情当成笑谈在议论,我还听到某领导说:她敢去,到时叫她老老实实地滚回来!这话听得我背脊发凉,如同十二月里被当头泼了一盆冰雪水,将我的热情浇灭。我心里不光是有痛,还有凉。他们以为,我这是为了名利而出风头。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我生活的环境!在这里,是不允许高于37度的热血存在的,你血液必须低于37度,越低越能生存下去。你还必须有钻营的头脑,世俗的眼光。

  我的心在痛,为了受灾的人,也为了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