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西藏游记(六)之醉倒那木措  

2009-08-10 09:45:48|  分类: 生活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拉萨已经有两天两晚了,大部分的人会在这两天里适应了高原的低氧环境,就象梅子,她就完全正常了。而我,却没有一点好转的趋势。头仍然隐隐作痛,睡眠质量也很差,晚上的一阵雨也可让我惊醒难以入眠。

  这一天是7月8日,是我们来西藏的第三天了。旅行社安排我们游览那木措湖。

  纳木措,是藏语“天湖”的意思。它位于西藏拉萨市以北当雄、班戈两县之间。湖南是雄伟壮丽的念青唐古拉山,北侧和西北侧是起伏和缓的藏北高原。湖形狭长,东西长70公里,南北宽30公里,面积为1940平方公里。 湖面海拔4718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也是我国仅次于青海湖的第二大咸水湖。 只要湖面不结冰,湖水永远是湛蓝明净如无云的蓝天,也似一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这高原之上。

  去那木措的途中经过当雄的一个寺,在参观过布达拉宫和大昭寺之后再去看这小寺感觉是小巫见大巫,没一点兴头。而且,这里的商业味太浓,在这里有一个驻寺导游介绍说的喇嘛,你如果身上戴有金银玉器什么的他可以给你开光,费用随意。现如今谁人身上没带个金啊玉的,我们还带了前一天导游导我们去的西藏博物馆买的天珠,都拿到那儿开了光。所有的游客就象待宰的羔羊跟着导游这个领头羊走。几乎所有被导游带到此地的游客都象中了魔法似的一拔一拔地拥到他面前等待他开光赐福,也就是赐你一根大街上随处可买的红丝线。待轮到我时,我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喇嘛,他胖头圆脸,油光满面,虎背熊腰,胸前浓密的胸毛也暴露无遗,根本就看不到一丝佛家的慈眉善目,只有那黄色的衣服是他与一介凡俗武夫唯一的区别。我不禁在心里暗暗嘀咕。出寺庙时,那驻寺导游还会导你去一个地方莫名其妙地叫你写上你家人的姓名,然后才说要给这些家人点上长明灯保佑他们需要每人100元的灯油钱,我们才知道这其实是……是什么不好说,反正心里不舒服了,觉得有点变了味了,就找了个借口说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走嘞。转身想看看周围,马上被喝住:这里不是农贸市场,不是随意可逛的——这是那里的人的原话,我没改动一个字。听到这一句话,我更加感觉自己是被骗到此。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走时想把写有家人姓名的纸片带走都被拒绝了。其实客游此地,有广袤的藏北草原可欣赏,可是,这座寺里的这些事有点影响这里的风景,败坏游客兴致哦。

    去纳木错要经过一个叫那根拉的山口,海拔5190米,可能是我们此行经过的最高海拔。我在这一天的高原反应最严重。嘴唇干裂是小意思不值得一提,最要命的是我头痛欲裂,头脑不清特别难受,让我举步维艰坐立不安。中途我就想打退堂鼓了,我想回拉萨,回到名家大酒店那个让我留念的温馨的临时之家,我想念那张既干净又柔和且躺上去让我感觉特别舒适的床。我一路眉头紧皱,痛苦不堪,游兴全无。我在心里后悔自己那固执的想挑战身体极限的念头了,看来人还是不能与自然作斗争,在大自然面前该服软时就得服软。梅子看着我的痛苦状也只有干着急的份。正在我无助的时候,是与我们同行的来自内蒙古的那一家人中的妈妈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她拿出随身带的抗高原反应的红景天让我服下,是那红色的胶囊,还告诉我,他们一家老小来之前几天就开始服用了。从昨天他们家两位七十多高龄的老人爬布达拉宫的劲头就可看出这药是挺管用的。今天二老没来。一路上,她们母女对我关心倍至。

  人的记忆有时真的很特别,一个微小的细节会勾起你一些尘封久远的往事。就象现在,那红色的胶囊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的这一天,也就是1989年的7月8日,那一天的此刻,我正坐在教室里参加那可以决定人一生命运的高考。而且,很不幸的是,前一天晚上我着凉了,为了不影响考试,我就自己去找那校医要感冒药吃。我记得十分清晰,她给了我两粒速效感冒胶囊,那时候胶囊包装的药还不多。结果,我吃了那速效感冒胶囊后紧接着的那门考试没做完就爬在桌子上睡着了,可想而知,我那门考试是一踏糊涂。后来,我自己从医了,才知道那速效感冒胶囊有致人嗜睡的副作用,驾驶、高空作业、参考人员是不能服用的。如果换作今天,再有这样不负责的校医,我想可能会有人跟她打一场官司。

  当年的两粒胶囊害了我,让我心生遗憾。今天的这两粒胶囊却帮了我,让我感激不尽。

  在那木措湖边,我看到了湛蓝的湖水湛蓝的天,还有洁白的云朵,以及湖面上飞翔着的白色沙鸥(我是后来上网查才知道那鸟可能叫沙鸥)。静静的湖水让我生出就在湖边躺下伴湖长存的欲望。呆在湖边,湖水的宁静感染了我,让我心渐渐安宁。不知是湖水的眩目的蓝让我头晕,还是高原反应的继续,我感觉到了一种醉酒的眩晕。

  也是为了降低我一米五几的海拔,我在湖边或坐或卧,就是不想站起来,以至于我拍到的相片多是只看到湖的地平线和头顶上湛蓝的天空。在湖边躺久了跟不上队,还急得梅子到处找我。

  红景天在那木措湖边没发挥效力。但是,等我回到拉萨时,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它的作用。晚上时我感到精神很快倍儿好,神清气爽,头脑清晰,步伐轻盈,感觉浑身有劲,高原反应一扫而光。这时候我想起明天应该好好感谢那无偿把剩余的红景天都给了我的内蒙游客。梅子却告诉我,他们一家人明早就乘飞机回家了。我急了,我总不能做那种知恩不报的小人吧?那样不光是降低了我个人的人格魅力,也丢湖南人的脸。晚上,我就电话找白天带我们的导游讨到了他们的联系电话,在电话里真诚地感谢他们给我的帮助,并留下了姓名与地址。我说我铭记我生命中给过我帮助的人——她叫王兰英,她将是我西藏行中没齿难忘的回忆,他们是我此行的意外风景。

   人的一生中,这样的意外风景并不是常能遇到,它同样能让我记忆深刻。

     西游记(六)之醉倒那木措 - jzlrl - 榕城遗梦西游记(六)之醉倒那木措 - jzlrl - 榕城遗梦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