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西藏游记(一)之重庆印象麻辣烫  

2009-07-23 22:17:22|  分类: 生活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好友梅子早就有约,说我们俩今年一定要结伴去遥远神奇的拉萨旅游,去看看那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神圣的布达拉宫。

        计划一旦决定, 就会付诸行动。找旅行社报名、安排时间、挑选路线、咨询相关注意事项等等,全由她一人担当了,谁让她身在怀化占了天时地利的方便。在联系好了海外旅行社后,梅子也曾向我交待过一些准备事宜与注意事项,特别是高原反应,她一再强调。但我却不以为然,因为总觉得自己还不是很老,体质也不是算差,高原反应什么的对我来说应该不是问题。出发前我们一直是电话联系,随着离出发的日子越近我们的联系也就越多。身未动,心已远,我们在憧憬着西藏美好的之行。而我在单位与朋友、家人中却始终保持着平静与沉默,除了向两个朋友透露过我的此次行动之外,无人知晓。我是担心告诉大家以后万一会有什么突变使我不能如约而行,那我不但会遗憾终生还会有许多麻烦:比如已订的飞机票、已付的团费以及我个人的信誉度等等,不好解决。虽然我曾与梅子开玩笑说到时我会象二十年前的那次约会一样放了她的“鸽子”,让她望眼欲穿傻傻地在火车站“抱着西瓜等我”。但那毕竟是一句玩笑,我们的心不再是二十年前的那颗懵懂单纯青涩之心,已经不起反反复复的变化的考验。所以,为防止节外生枝,我还是不能张扬行事。我在单位上请的都是工休假,与领导同事说是回父母那儿去帮忙打理葡萄园,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家有个规模不小的葡萄园。同时,我的手机仿佛也理解我的心思恰到好处地因欠费而停机了,这样,在我休假期间,无人可联系我,除非我单独留了联系方式给人,比如我的家人。

         提起二十年前那次的约会,我现在一直感到抱歉。那时也正是七月高考之后,说不定还正是现在我们相约在拉萨的时间,世上事可能就有这样的巧。那时,作为好朋友,梅子高考过后说想去我家玩,我满口答应了她,而且还说定了在那一天在马路边接她,因为去我家从马路边还要走一段乡间小路,她不可能找得到。梅子是个地道的城里人,从来不了解农村的情况,她是揣着满怀浪漫想象赴约的。结果,到了那一天,身在农村另一重天的我与家人忙着赶“双抢”的农活,早就把与梅子相约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事后我才知道,那一天她是抱了一个大西瓜在马路边站了好几个小时才失望地离开。我可爱的梅子,从来没见过金黄的稻谷是怎样变成白花花的大米的梅子,也无法想象出生农村的我在从优雅静谧的校园出来后抛开书本绾起裤脚在炎炎烈日下投入的是另一番火热的天地,那是一场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与在校园里相比是决然不同的两重天。每次收假以后我再回到校园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那是一个城里的学生永远不会有的感觉。幸好,后来经过解释,梅子还是理解并原谅了我。

       如今事隔多年,此事仍一直让我刻骨铭心,也让我小心翼翼不敢再在梅子面前食言了。毕竟,我相信再纯洁坚强的友谊也经不起屡屡失信的打击,友谊亦如鲜花需要阳光的照耀,太多的阴影只会阻碍它的成长。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一切风平浪静,我如愿而行。

   公元2009年7月3日,在中国的大部分地区正值汛期,许多南方省市正下着滂沱大雨时,下午二点我拖着行李箱打着雨伞向火车站出发了。我没有惊动任何人,没有人送我无需人理解,我独自踏上旅途。 

   火车准时到达怀化时是下午五点多钟。到怀化后,我去超市采购了一些食品和水果,以及一瓶老干妈。我们出发去重庆的火车是晚上十点十八分的K336,好象是从厦门到重庆北的火车,八个小时后就可到达重庆北。晚上出发时梅子的老公表现得十分绅士,送她到候车室,找到候车的队列,忠心耿耿地与我们一起等候着,还是梅子催他走他才离开。火车站的候车室里人头攒动,大概与学生放暑假有关吧。

   本来是当天的火车,因为晚点109分钟,使我们的行程变成了第二天的凌晨0点后。中国特色的铁路就是那样牛,改你没商量,人在旅途我不知被改过多少次,只差没能随意改变我的命运。

   上了火车,找到铺位,爬上去就睡,睡得出奇地香甜。一觉醒来天大亮。早上8点33分,火车到达此段的目的地,也是中途驿站--重庆,是重庆北站,这应该是个新建不久的车站,因为一看比较新颖大气。

  出了站,当地旅游公司的导游举着写有我们名字的招牌正在出站口等候。见面略微了解知道称呼他为冯导,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年轻人,此冯导非那冯导冯小刚。此人戴着眼镜,话不多,个头不高,也就一米六五左右,皮肤略显黝黑,是个典型的重庆男子,不是那种特别热情开朗的人。跟随他打的来到重庆火车站,就是我们将要启程去拉萨的火车站。冯导安排我们入住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山城饭店”,因我们去拉萨的火车要到晚上七点多,所以在重庆短暂停留时得有个休息处。期间我们问过他火车票的事,他语气十分肯定地说:“火车票肯定会有的!到时候会给你们。”让我们安下了心。

   这个山城饭店一看就是有些年岁了,但还是不失它当年的大气,象个昔日英雄、迟暮的美人。楼房有点旧了,但从那长长的走廊高高的楼层与略显灰旧的外貌可读出它的资历,也可想象出它当年肯定是称雄一方名噪一时的地方。

   重庆在全国来说是个闻名遐迩的城市,自从有了怀渝线我感觉它离我们是那么地近,仿佛就是隔壁邻家,但是却一直未能串串门,今日终于如愿。到宾馆稍稍洗漱之后我们抓紧时间去逛街,我相信这是绝大多数女人的共同爱好。我们最起码的目标是在有限的时间里看看朝天门,逛逛解放碑,吃一碗酸辣粉,如果时间充足就再尝尝重庆火锅。

    走在重庆,第一感觉是它真不虚为“山城”。上哪儿都可见坡,就连我们住的山城饭店里,在一个楼梯走廊间里还有一层楼梯,处处不离上下坡。大街上到处都是坡,有的房子都是建在坡上。在一个叫洪崖洞的地方,有一处拐弯上坡处设了个红绿灯,我看到所有的大车小车特别是公共汽车加足了马力气喘吁吁地爬到这儿时总是碰到绿灯转红灯,又不得不急刹车在这停下来,象个百米冲刺的人突然遇到障碍,一时刹不住还要在惯性作用下往前倾,有点滑稽。

   在重庆的这一天天气不错,是个夏日里难得的阴凉天。可能是周末天气又不错的原因,我们发现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一派热闹繁荣的景象。

   在朝天门广场,我们看到有许多人在那儿休闲着,三三两两的,谈恋爱的年轻人、放风筝的爷孙俩、有可能是刚做完晨练静静地坐在那儿的阿姨,一切都显示一派安详和谐,仿佛时光静止。站在朝天门广场还可俯瞰滔滔的嘉陵江水一去不复返,唯有江上那返港的轮船岿然不动,流水落花两无意。

   在朝天门广场稍作停留,就向解放碑出发。记得上了一个长长的坡,一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美女不少。都说重庆美女多,此话也不假。行至一街中,我们远远地闻到一股浓烈的麻辣香味,只引得我们俩食欲大增唾液分泌格外旺盛,一路跟随那香味寻觅而去,才发现是从一个烧烤铺里飘出来的。当即顾不得斯文买了几串一边走一边品尝,一路遗香。

   行至解放碑,发现这里的商业味比在朝天门要浓厚些,店铺林立。而且这儿的美女更多更漂亮,可以说是三步一个小林青霞,五步一个张柏芝,一个个都是身材婀娜,穿着时尚,象一道流动的风景,看着特别养眼。我若是男人,定要在此讨个重庆美女当老婆天天在家欣赏。

  在一家叫美美百货广场的商场里,荟萃了世界好几大品牌的服装,大多数的服装都能入我的眼,可是那标价却让我对那些服装不敢问津。其中,我看见一条连衣裙的式样与我身上穿的大同小异,最大的区别是那条裙子的面料是桑蚕丝的,标价却是两千多,让我咂舌。想想我这条裙子当初是夏装刚刚上市时在怀化步步高商场买的,买时还略微犹豫过,如今相比之下可谓物美价廉让我心满意足了。呵呵,如此逛来心情更好。

   吃过酸辣粉,感觉与家里吃的那家重庆酸辣粉口味没什么区别,相信了那是一家地道的重庆酸辣粉,回去后一定想吃就吃,不再怀疑那粉是否地道。

   女人的一生什么时候时间过得最快?有人说是童年,有人说是青春,我说那都是文学家的说法,在我看来女人逛街的时候时间过得最快。不知不觉,我们就逛到了下午五点多,还没来得及尝尝重庆火锅就被导游催促着回窝了。在逛街期间曾收到过导游的短信,说要我们看到药店时记得买抗高原反应的药红景天,我把他的话当耳边风。现在我总结出经验有时候导游的话并不全是为了他个人利益的,有些还是必须要听,如果我听从了他的话买了红景天,我就不会有后来在拉萨的一些难受的高原反应了。

   在踏上去拉萨的火车之前,我们先经历了一场关于火车票的不舒服的低原反应。

   当我们言听计从跟随冯导拖着行李去火车站时,导游并没有给我们火车票。而是到了站内才听见他打电话给一个叫什么哥的人,在此暂且称他为票哥,叫他出来接应我们。然后我们跟随票哥走捷径进了站台直接来到了去拉萨的那列火车面前。在这一段时间里,惜字如金的导游跟我们说过几句“现在是拉萨旅游的旺季,去拉萨的火车票很紧张。”哪儿哪儿的火车票是怎么怎么的难买,以至于花在车票外的钱比车票本身的钱还要多几倍。我当时听话没听出音来,不知道他这是为紧接着要发生的事打伏笔作铺垫。

  紧接着是,票哥对我和梅子说,我们只有一张火车票,在三号车箱的十七号中铺,而另一个人必须将就在列车员休息的十五号车箱。他建议我们白天可以坐到一起,晚上再分开来各自回铺睡觉。我们俩扭头望了望那列车,三号车箱在车尾,列车员休息的车箱在车头,这就意味着我们如果在未来的四十多个小时里想一起就餐聊天见面就必须穿梭于整列车箱先在火车上旅游。这还是理想状态下,事实上我后来发现因为拥挤的原因,中间的硬座车箱门都是锁着的,我们想穿都穿不过。

   我和梅子当时都感觉不舒服了,感觉不对劲,,心里象打翻了一锅热辣麻烫的重庆火锅,火气直冒。我们慢慢体味出这是有人倒了我们的票。我们说,我们是很早就与旅行社签约了的,不可能没票给我们,也不可能只有一张票。我们都想到了票被人倒了,至于是谁倒的,是票哥还是导游或者是火车上的人还不能确定。但是,我们都有点气愤。离上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我们僵持着不上车。我们说至少要将我们俩安排在一起。导游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我们,我差点向这帮歪恶分子妥协了,但梅子怒而不言。见此情景我说干脆将我们推迟两天(因为去拉萨的火车是隔天一趟)再去得了,导游一听有点急了,其实我更急,我没时间耗。梅子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她声音不高不低地说:“我不上车”。可以想象,如果我们真的不上车,对他们来说会有多少的麻烦:最起码他们倒我们票的事会立刻暴光,还有我们肯定会索赔,这将会是又一个新闻,说不定是旅游界的倒票门事件。见情况不妙,那票哥和导游来回穿梭于乘务员和我们之间,最终找了个不知是“乘警长”还是“陈警长”的人,把我们都安排在了列车员休息的车箱里。而我们的那张三号车箱十七中铺就让给了一个本来在休息车箱里的旅客。这样,我们俩成了无票的人。临上车的那一刻,看见冯导在票哥的嘱咐下掏出760元钱给了我说如果要补票就用此钱,事情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事多少与票哥、冯导有关系。

   上车后才发现这节车箱里全是关系户,而且严重超员。我感觉情况不妙,明摆着是人多铺少,为了不至于连个铺位都没有,我就抢先占了个中铺,我劝梅子也先占个铺,她说不,如果没人给她安排她就要找他们的麻烦,我说到时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懒得打嘴巴仗,不如先占个铺。几经劝说,她才听了我的话。

   几经波折,公元2009年7月4日下午7点35分,我们乘坐的去拉萨的火车起程了。

   实践证明我的做法是正确的,晚上铺位一直安排不下来,以至于他们起了内讧。

   很晚了还听到车箱里的列车工作人员在吵闹不休,大意是谁照顾了自己的亲戚熟人补了卧票,谁的熟人补不到卧票,看来去拉萨的票确实紧张。我不管,我们占了铺再也不想发扬风格了,我们已经被动做了一次雷锋了。

    我的心随着火车的奔驰而渐渐向拉萨靠近。

    

西游记(一)之重庆印象麻辣烫 - jzlrl - 榕城遗梦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