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弹指一挥间的往事  

2009-04-08 16:59:40|  分类: 随笔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六日是侄女杨惠茜满月,也是迪春三十六岁生日,我回家了一趟。

   之前两天,接到伍矗的电话,说她来安江了。我不禁惊喜阵阵,因为我们从1989年高中毕业后就少见面,特别是参加工作后天各一方,虽有电话联系,却从未见面,很想乘着放清明假这几天回家时见见这位老友--当年我们的老班长,成绩优秀象个神话的她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在家吃过满月酒后第二天,我就紧赶慢赶,先到一中杨秀娟那儿。黔阳一中,这座让我魂萦梦牵的母校,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正是花开的季节,校园里姹紫嫣红,红的杜鹃白的绣球花绿的青松……不胜枚举,象个七彩花园,看到母校美丽静谥的环境,真想人生能够再来一次,再回到这里来读一次书。正心中感叹着,老友杨秀娟从一个栽有一丛青竹的拱门里款款而出,我给了她那件我打了三年零六个月的毛衣,这位老友不嫌弃我的粗糙工艺,还说是“温暖”牌的。我心里窃喜。与她聊到伍矗,又因为一直联系不上伍矗,我又找电话问了芳芳去上海的车是几点,因为去南京必须往上海转车,而她家就有一个南京的妹妹。她告诉我说是中午十二点零几分钟,让我感到时间紧迫。我就与杨秀娟一起赶到汽车站买票。去怀化的车很多,好象是十五分钟就有一趟。刚买好了票,就有一同学打电话说他与夫人也正在安江,让我把票退了坐他的车去怀化,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坐汽车。上车前,再联系了伍矗,终于联系上了。得知她的车是下午两点,我才松了口气,这样我才赶得上。 

   到怀化后,时间只容我买了一些土特产就直奔候车室。在伍矗就要进站的时刻我终于冲了进去,见到了我这位多年未见的老友。掐指算算可能有二十年未见。但是,一见面我还是认出了她,因为她基本未变,除了头发染了淡淡的黄色,耳朵上添了一对秀气的吊耳环,戴一副亮亮的眼镜,再就是衣服洋气了些,穿了一件黑白花色的风衣,搭配了一条大方又不失女人味的丝巾。其它模样熟悉得就象我们昨天才见过面。让我感觉有意思的是她竟然还背了个双肩书包,我开始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又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确实是儿童书包,她也发现了我这个重复的动作,淡淡地解释说:是电脑。我“哦”了一声,恍然大悟。也难怪,人家是MBA(工商管理硕士),随身带了个手提电脑不为奇。上车后,只来得及简单聊聊,她就一直催我下车,担心开车了连我一起跟她走了。我开玩笑说走了我晚上又坐此车回来,因为她是在张家界下车,去那儿坐飞机,而我晚上回家的车也正是张家界到南宁的这趟车。不过玩笑归玩笑,生活是生活,我还是下了车。

    出了站才想起她提到的一个在怀化开针灸推拿店的同学,向她讨要了联系方式,想想自己还有那么几个小时无所事事,就去找那同学了。到了那儿,很容易找到那店,只是面对二十年未见的同学,那种似曾熟悉又觉得陌生的感觉让我不知该如何开口,犹豫再三,我说出第一句话:“你好!你还记得我吗?”因为这二十年我的变化很大,许多同学根本就不认识我了。那男生倒是大方,说“我怎么不认识你呢?我们是老同学啊!”一声老同学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很快又叫了一位高中同学来了,是我们中学的团支部书记,也是我的入团介绍人。聊着聊着,又提到了一位男同学,这位男同学是让我记忆深刻的人。在我记忆中,我只带过两个男生到我家里,就是这两位,也不是我主动带他们去的,而是他们自己要求的。还有一点让我记忆深刻,只是因为,在二十年前,我们的联系方式只有写信,这位男同学曾给我写过两封信,我也回过两封信,只是,在每次的回信中,我都会把他的名字写错一个字,他叫刘涌,但是我每次都会把他的名字写成“刘流”,在信封的收信人一栏也是大言不惭的这样写上。写了两次也浑然不觉,直到这位团支部书记也是刘涌的朋友提醒了我我才知道。结果是我们从此再也没有联系。但是,从此以后我深感歉意。这次我讨到了他的电话,准备向他道歉。

  第二天,我发了个短信给他“也许这是个迟来了二十年的道歉,一个有关涌与流的笔误的道歉,也许你已经忘记,可是我却一直含愧在心,今天,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马上,我就收到回信:“请问你是哪位?”我就知道,人家早已忘了这回事了。我正想发个短信说忘了就算了,他的电话打过来了,半天他还不知我是谁。最后才如梦初醒,知道我是何方人氏。嗨,庸人自扰。

      忆起那些永生难忘的往事,又想起我们高中时的班主任刘老师,当初他是一个刚从大学毕业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青年,教了我们高一高二两年,高三时,学校担心他没带毕业班的经验,就没让他继续当我们的班主任,我可以体会到他当时心里肯定是很难受,可以说是心如刀割。我还记得我们师生要分别时,他是一反常态,在那没有歌声的高二结束时,亲自教我们唱了两首歌:《我多想唱》,这是当时最流行的歌曲,专为高三学生写的一首歌;还有一首是《毕业歌》,一首经典的歌曲,他是以歌言心志,让我们提前在他的教学中毕业。犹记得从我们的同学那深锁了许久的歌喉里飞出的歌声是那么的嘹亮,震动了整栋教学楼,让许多老师同学都对我们刮目相看。

   忆起这些往事,我忍不住在网上找了那首《我多想唱》,一边在歌声中敲下这些文字,一边任回忆似流水再一遍漫过那些青春往事。

    那些青春一瞬弹指一挥间的往事!多么地叩人心扉!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