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爱过无痕(原创)  

2008-06-07 14:55:24|  分类: 我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people.sina.com.cn 2003年12月22日 15:19 新浪论坛


 
     在我跟第二个男朋友吹了的那段日子里,我百无聊赖,整日里无所事事,心里也空虚得发慌,一心只想找个什么发泄发泄心里的憋闷。我的第一个男朋友是我在读大一时的一个学长。我跟他稀里糊涂好上了,又稀里糊涂地把自己的贞操给了他。然后他听了他母亲的话说我第一次上他家吃饭时打破了碗不吉利,就再也不理我了。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经历了我的初恋,连爱情是什么味都还没尝到。尽管如此,我心里还是感觉有点不舒服。于是我就放肆地在舞厅光怪陆离的灯光下使劲地蹦迪。蹦累了以后就想自己应该正儿八经谈恋爱了。

  于是我就经常穿了一袭白裙,披了一头秀发,一副纯情的模样绕道从师范大学的男生宿舍楼前经过,对那些频繁向我送秋波的男孩我目不斜视。终于,在我第十次经过那里时,在我心里暗想如果今天还没有浪漫的事发生我就要改道了时,一个戴了眼镜楞头楞脑的男生有意无意地撞到了的右手——我的右手捧了几本言情小说。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他忙不迭失地向我道歉,给我捡掉在地上的书,趁机把他的一本写了姓名电话的笔记本夹在了我那几本小说中,而把我的一本小说塞进了他自己的书包。他的伎俩他的目的我都一目了然了,可是我并不点破。等他把那一叠夹了他的笔记本的书还给我时,我象玉女杨钰莹谢幕一样低头含胸向他道谢,并飘然而去。

  后来,我们一如电影所演的一样,开始了我们浪漫的爱情故事。都说大学校园是滋生爱情的沃土,真的名不虚传。再加上我的这位楞头哥哥是一个高我两届的中文系高才生,我的爱情经历充满了五彩缤纷的浪漫。我们经历了一年多的风花雪月的故事,足可以写一部比琼瑶还要琼瑶的小说出来。让我奇怪的是,我的这位中文系高才生的男友在一年多中从未碰过我一个指头,虽然如公主般每天宠着我。

  终于在我们交往以后的第二个情人节里,他有所行动了。那一天,我如约来到他一个前在校外租到的住房里,惊奇地发现他那曾是寒酸的屋内被他布置得耳目一新:正对着门的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心型花环,是由鲜红的玫瑰花编织而成;小方桌上摆了两支红艳艳的蜡烛,那两束跳动的烛光仿佛是我们激动的心;桌上还摆了美酒佳肴,屋内飘荡着动人的音乐。在这样让人动情的环境里,两杯酒下肚我就陶醉了。我望着他深情的双眼等待着下一个情节的发生。我听见他深情款款地在我耳边问:“亲爱的,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我想让今晚成为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你能告诉我你是处女吗?”我心头一惊,那一段差不多已被我忘掉的初恋蹦出了我的脑海。那段稀里糊涂的初恋让我的处女生涯成为了过去,我没想到他会如此在意。我假装醉了,跑到屋外呕吐,然后借口头痛回校了。

  结果那一晚什么也没发生。从第二天起我在学校里总是绕开所有能碰到他的路去上课。虽然他让我留恋,让我依依不舍,我还是残酷地让自己失恋了。

  与他相恋的幸福有多深失恋后的痛苦就有多重,我痛心的是他怎么不是我的初恋,上天为什么不安排他在我生命中该出现的时候出现。经过这一场铭心的恋爱以后,我对爱情彻底失望了,我发誓十年之内不再谈恋爱。

  再一次失恋的我整日失魂落魄,如纸人般飘荡在教室和宿舍之间。几个室友见此情景生怕我有个三长两短让她们脱不了干系,一个个热情开导我。有建议我出去旅游的,也有建议我读圣经的,还有人甚至提出我上麻将馆打麻将肯定会赢钱,因为有道是“情场失意牌场得意”。我最终选择了跟一个闷声不响的室友走来到了一家网吧。

  一进网吧,我才发现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每个人都一心一意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游戏,大家都深深地沉浸在各自的故事中,脸上的表情也是丰富多采喜怒哀乐皆有,仿佛外面的世界不存在了。室友一边让我看她玩游戏《热血传奇》,一边口若悬河地跟我介绍这个游戏是如何如何地吸引人,一反她平日里闷声不响的个性,使我相信这游戏真的有不可言喻的神奇。在她的极力推荐下,我渐渐喜欢上这个游戏了。

  室友手把手地教我如何进入游戏。在她的指导下,我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心如冰雪冷霜”—--我觉得这个名字最能体现我失恋后的心情。我加入了潇湘圣域四十四区,因为我的室友也在这个区,她的网名叫“蓝色妖姬”。在这里我也看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网名,什么“无忌哥哥‘、”赵蓉妹妹“、”爱你爱得我心痛“、”拿什么勾引你,我的爱人“等等,光看这些人的网名就让人好生琢磨。

  刚开始进入游戏时,我看到自己的网上人物形象是近乎裸体地出现,我吓了一跳,连忙向“蓝色妖姬”讨教。她不屑一顾地对我说:“刚开始都是这样的。你想要好的战衣、盔甲、宝剑,你就得在战场上拼搏。象我的这些霓虹羽衣、轻型盔甲都是自己在战斗中拼搏得来的。你就慢慢学吧。”听着“蓝色妖姬”的教导,我无限景仰地望着她,佩服得差点五体投地。没想到我这个平日里看来并不出色的室友在《传奇》游戏中竟表现得如此优秀,我看见她身披羽衣,头戴盔甲,手持宝剑在战场上英姿爽飒奋勇地追杀野兽鬼怪,经验值不断得到增加。

  初入游戏的我站在荒原中茫然不知所措,半晌才知道挥起手中的武器,看起来是那么的笨拙。这时就有一个名叫”天下第一剑“的对我说:”你白痴啊!站在这儿丢人现眼!“竟然有人敢这样羞辱我,我被激怒了,于是回了他(她)一句:”你见过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会的吗?本姑娘初出茅庐,不知之处乃情理之中,三日之后定让你刮目相看!“说罢我狂挥双臂,狠狠地猎杀那些野兽以泄愤。受人奚落的不悦在刀剑挥舞的寒光中消散。慢慢地,我的经验值得以增加,我也有了一定数量的金币,我可以买一些必要的东西了。我买了一些东西改换了自己的行头,把自己打扮得尽量漂亮些。那个叫“天下第一剑”的家伙又走过来对我说:“哇!变得蛮快的嘛!”我不搭理他,扭头离开了。

  为了能够在游戏中尽快地升级,我在网吧里通宵达旦地战斗。我和蓝色妖姬成天泡在网吧里,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学生,忘了还有上课这回事。以至于有一次我走进久违了的课堂,发觉在座的同学都有些陌生,尽管我们已经同学两年多。因为上课太少,学业肯定不精。考试之前,我和蓝色妖姬就自备了软盘在课间十分钟时偷偷地将老师的讲课拷贝下来,然后又在网吧里以最快的速度复习。做着这些事时,我们象个地下工作者一样,感觉神秘又刺激。一旦考试结束,我和蓝色妖姬就象出笼的鸟儿一样欢快地飞向了网吧。

  网吧里有我们魂萦梦绕的《传奇》事业,在游戏中我可以达到忘我的境界,失恋的痛苦在游戏的酣畅淋漓的砍杀中已烟消云散,这是旁人不能体会的。经过两个月的浴血奋战,这时候的我级别已经升到了39级,远非初入游戏时那副笨拙样了。鼠标和键盘在我眼中是那么的亲切,它们在我手中运用自如,我已经可以非常稔熟地在游戏中打斗了。

  当我的级别越升越高时,我想起了一个人,就是那个自称“天下第一剑”的家伙,当初曾奚落过我的人。怀着一种报复的心理,我提着剑,行色匆匆地在那怪石嶙峋的悬崖峭壁间寻找他。遗憾的是我没碰见他。我只好转身委托就坐在我隔壁的蓝色妖姬帮我一起找。我连叫她三声,她都充耳不闻。我把脑袋伸过去一看,见她正跟一个人在热火朝天地聊天。蓝色妖姬没留心我会来窥视她,脸“刷”地一下就通红了,仿佛是天大的秘密被我发现了。她这种不自然的表情更让我怀疑,引发了我的好奇心。我凑上前去一探究竟,在她半遮半掩中,我看到了她和别人的聊天内容。从那些情意绵绵的话语来看,他们是在谈恋爱了。难怪她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每次我们出了网吧,匆匆往寝室赶时总见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别的男孩儿写给她的情书她看都没看就顺手丢进了垃圾桶,原来是心有所属了。

  经不住我的拷问,蓝色妖姬向我吐露了真情。原来她跟她的网上恋人是在《传奇》游戏中认识的,交往了三十多天了,聊过之后感觉都很好。他们已约定了过两天就在网上举行婚礼,到时还要邀请我做她的伴娘。在她告诉我这些消息的时候,她的眼睛晶莹透亮,双颊被激动和幸福鼓胀了,在微凉的秋风中竟然通红滚烫。我惊奇地发现,我那平日里默不作声的室友象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让我另眼相看。我知道这都是爱情的魅力所致:爱情可以让一个懵懂无知的人变得敏捷善感,可以让一个心里没有四季之分的人心中充满阳光,爱情可以让冬天变成春天,让人在零摄氏度仍感觉温暖。这就是爱情的魅力。爱情真好!

  两天后我如约参加了蓝色妖姬的婚礼,做了她的伴娘。蓝色妖姬的网上婚礼很热闹,邀请了那个游戏区的很多网友参加了。有的人在现场放起了电火光以当烟花作庆贺。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蓝色妖姬的网上婚礼中我见到了“天下第一剑”,真是踏破铁靴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查看了他的资料,知道他这么久并无多大长进,竟然还在21级。我准备好好地奚落他一番。我赶紧十指敲动键盘,一阵噼哩啪啦之后,我向他甩过去一句话:“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那边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才发过一句话来:“哦!是冰雪小姐呀!没想到数日不见,真得刮目相看了。以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见他认错还挺快的,是个知趣的人,我也就不再计较了。本来想了好多尖刻的话准备向他抛过去的,结果都没用了。这么久以来我才明白自己那么不分白天黑夜地在《传奇》里打斗其实是心里暗暗地窝着一股气,那就是想超过他,不再让他小看我。那是我在《传奇》中的奋斗目标。一旦发现自己已远远超过了他,而且他又那么快承认了错误,目标已实现,我又觉得没意思透了。

  网上婚礼结束后,我从虚拟的热闹中退了出来。无论是网上的我还是网下的我都显得心里空落落的,郁郁寡欢。我独立荒原踟蹰不前。这时“天下第一剑”就走过来,故意在我身边丢下一些金币,想让我捡拾以博我开心,我无动于衷。我忽然对这无休止的打斗游戏产生了厌倦之情,我想即使我不断努力,级别越升越高,又能得到什么呢?能给我换来什么呢?这个游戏除了能让我忘掉往事、打发时间外,我实在想不出它还有什么好处。“天下第一剑”见我一个人发呆,就给我发过一句话来:”心里不好受吗?接不接受我跟你聊聊?”并给了我一个他的QQ号。

  我默默地记下了他的QQ号,下了网,见蓝色妖姬正与他的白马王子聊得欢,就不再打扰她,一个人回寝室了。在经过校门时,我看到前面走着一对情侣,男孩子的身影让我觉得熟悉。再仔细望一眼才知道那是我曾经的男朋友,他正与身边的那女孩子喃喃私语,看样子他们感情已经很深了。过去的那段感情似乎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后遗症,听到他断断断续续的笑声传过来,我得到这样一个印象。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我们曾经相爱的痕迹,如今,他仍是他,我也仍旧是我,仿佛我们那一年多的感情根本就不曾有过。我心如止水,回到了寝室。

  当我推开寝室门,寝室里六分之四的人员(另六分之二是我和蓝色妖姬),读情书的、电话聊天的、写日记的、看书的都停止了动作,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向我张望,活象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法。我还以为是我身后站了个恐龙,赶紧回头望,却什么也没有。我问了句:“怎么了?”她们中才有一人醒悟过来,说:“我们奇怪你今天怎么回来得那么早。那一位呢?”她们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是我鲜有的一次早归。很多时候当我回来时,大家都已进入梦乡,我和蓝色妖姬总是蹑手蹑脚地进门,又蹑手蹑脚地洗漱上床,唯恐吵醒了她们,象做贼一样。当然,我明白她们所说的那一位是谁,我告诉她们“出嫁了”,把我的室友们又吓了一大跳。我连忙跟她们解释说是在网上出嫁了,她们才松了口气,就好象听到谁被拐骗了又回来了一样。睡在我上铺的室友递给我一个笔记本,叫我抓紧时间看看,说明天要考试。我忙不迭失地刻苦起来。

  第二天考试时,我心里十分感激昨晚给我笔记本看的上铺,因为有她借给我笔记看我才勉强把考题做完。我偷偷瞄了一眼蓝色妖姬,见她咬着笔头愁眉不展,我有心想帮帮她,无奈监考太严,我无从下手。

  考试一结束,我和蓝色妖姬什么也不说就直奔网吧。我泡网吧已经成瘾了,一天不泡就总觉得那一天还有一件事没做,睡觉都不安稳。以前我一进网吧就直进《传奇》去冲杀,可是今天我坐在电脑上半天却不知该干什么。玩《传奇》吧,我心里已厌倦了它。看着蓝色妖姬双手敏捷地打开电脑,飞快地敲击键盘,我就知道她是迫不及待地想跟她的白马王子相会了。环顾四周,我发现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大家都在网上聊得热闹。

  受到感染,我也打开电脑给自己申请了一个QQ号,然后把唯一记得的一个QQ号----“天下第一剑”的QQ号加为好友。马上就收到他的话,他说他等了我好久了,怎么现在才来,还以为我把他忘记了,又关心地问我没事吧。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为我等候,还有人把我关心,我的心里难免不起阵阵涟漪。在QQ行里“天下第一剑”已改名为“冬天里的一把火”,我问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他回答说是为了温暖我如冰雪冷霜的心。他的回答虽然有些肉麻但也让我稍稍感动。我就与他在QQ世界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说些言不由衷的话。

  与“冬天里的一把火”聊着聊着我就发现他是一个风趣幽默的人,我渐渐地被他的话语所吸引。刚开始聊天时我对一些程序不太了解,他就耐心地告诉我如何使用、如何进入一些聊天室。我按照他教我的,去到好多聊天室转了转,发现网上真的好热闹,有拍砖头的、灌水的,还有进包厢私聊的等等,让我看得眼花暸乱,网上的生活真丰富多采啊!

  我与“冬天里的一把火”聊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竟然跟他学会了许多电脑知识,因为他学的就是电脑专业。每当我有什么疑问向他请教,他都会耐心地跟我讲解,我感觉得到他是一个有耐心、有涵养、脾气好的人。我们在一起聊天时绝口不提一个“爱”字,但是我的心已渐渐地被他俘虏了。每次与他聊完天以后,我都久久地沉浸在回味中。我回味着我们说过的每一句话,讨论过的每一件事,还有那不失时机插在对话中的每一个动画表情,是那么的丰富可爱。我在想象着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网络就是奇妙,我们已热烈地交谈了近两个月了,却从未见到过彼此的音容相貌,也没听到过彼此的声音,但是他却象一个磁场一样牢牢地吸引了我。我几乎每天都是在对他的回忆中睡去,然后第二天天一亮又盼望着晚上快点到来,因为晚上我们才能在网上见面聊天。

  在这期间,“蓝色妖姬”与她的网上情人的感情突飞猛进,已到了约会见面的程度了。一天,她悄悄地告诉我,她准备和网上情人见面,还特意邀我相陪。我答应了她。其实我也想看看她的网上情人到底长得咋样,是不是很帅,看他凭什么把“蓝色妖姬”迷住了。“蓝色妖姬”约他在湘江大桥上通往橘子洲头的路口上见面,还约定了暗号,那就是“蓝色妖姬”穿一件红色外衣,而她的网上情人穿一件黄色外衣,手中拿一朵红玫瑰。一个十分俗套的见面方式。

  那天是一个有着阳光的暮春的星期日。上午,蓝色妖姬兴高彩烈地和我走出校门。我见她穿的是一件新买的外衣,可双面穿的那种,就狡黠地对她一笑,劝她将衣服反一面穿,将红色的一面穿在里面,到见面时再换过来也不迟,她听从了我的建议。

  仿佛是为了照顾我们的好心情,我们一路顺利地到达了约会地点。看看时间,足足提前了一刻钟。我俩没事就远远站在路的那头,察看即将出场的男主角是什么模样。大桥上人来车往川流不息,但不见有人在那个路口停留。我和“蓝色妖姬”正在暗暗嘀咕那个人会不会守约时,桥边上走来一个左顾右盼的男人,正是穿着黄色外衣,手持一朵红玫瑰,还不时抬起手腕看时间。我们也跟着他看了一下时间,他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五分钟。

  关键人物出场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我真担心“蓝色妖姬”会昏过去。她那双充满期盼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又看看桥上的那个人。我在等待这个具有重要意义的时刻发生精彩的故事。可是我左看右看却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随着桥上那个男人越走越近,蓝色妖姬的眼睛越来越小,还失去了光芒,最后是一副泄气像。我沿着她的目光所视望过去,才明白她失望的原因。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又矮又胖,象个日本相扑运动员,我估计我和蓝色妖姬两人都没他占的空间大。而且年纪也不小了,怎么看也是三十多奔四十的人了,能叫蓝色妖姬不失望吗?

  那天我和蓝色妖姬可以说是逃回来的。在经过那穿黄衣的男人身边时,她把自己的衣服拉链拉得紧紧的,生怕露出了衣服里面的一丁点红色。一回到寝室我就大笑不止,我觉得今天是最幽默的一天,让我日子过得开心。自那天回来以后,蓝色妖姬再也不上网找她的那位网上情人聊天了,而是捧了书天天恶补她落下了的功课。一段曾经让她感动的感情经不住现实的考验,就这样在阳光下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找不到一丝曾经爱过的痕迹。这一段曾被蓝色妖姬自诩为创造了《传奇》中的爱情传奇,自称有着牢固的感情基础,感情可以经得起千锤百练风吹雨打,而且又共同打过《传奇》天下的网上情人经不住现实的考验,爱情在阳光中夭折了,就如黄叶在秋风中坠落。

  接受了“蓝色妖姬”的教训,我与“冬天里的一把火”聊天时再也没提见面的事,我怕自己到时见到的是一个更让人失望的人物。我们在网上聊了很多,从虚幻网络到现实的世界。有他在网上跟我聊天我就不会感到寂寞,总觉得好安全。我喜欢每次上网时见到他的那种心情,那是和现实生活中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是一种微妙的感觉,我不想见面是因为我喜欢那种应该叫期待吧,酸酸甜甜期待的心情,我不愿去破坏这种美。它是那样的不可思议,同时又是那样的真切,细细一想,却又感觉遥不可及。在现实生活中无法体会的一种感觉,我不愿意马上就去打破这种感觉,这种期待。我在心底祈求这种美好的东西能够长久些。

  每天晚上,我们俩在浩如烟海的QQ世界里天南地北地聊着,感情在你来我往的对话中升华,彼此都感觉到有点离不开对方了,但女孩的矜持使我开不了口对他说“我爱你”。于是我想了个办法:将自己的QQ昵称改了,号码仍是原来的那个号码,昵称却被我改成了“等你说爱我”。

  晚上,等我打开QQ一看,“冬天里的一把火”也改了昵称,成了“爱你一万年”,而且信箱里见他留了一大把火红的玫瑰。那一刻我的心激动不已,心跳绝对加速。血液在我的血管中如黄河之水狂奔。我又一次陷入了情网中,我感觉到了爱情的甜蜜。

  网上脱离柴米油盐的生活让我们俩的感情突飞猛进,往往一个晚上的交谈就胜于别人花前月下一个月的感情酝酿。人间一日,网上已是十年。时钟滴嗒转了两圈二十四小时,我们的爱情已从初识初恋进入了谈婚论嫁时,产生了质的飞跃。我们爱得情深意重,发誓除非是电脑的硬盘被毁、数年停电,乃敢与君绝。

  在我们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外面发生了许多事,但我们充耳不闻。这其中有成都市某位丈夫上法院状告自己的妻子在网上有情人,同时告她的网上情人是第三者插足。还有浙江省电视台开展了一次轰轰烈烈的大讨论,主题就是婚外网恋算不算婚外恋。同时又有许多的网恋成功既成事实的例子出现,有一位女作家就堂而皇之的出了一本书,题目就叫《爱情伊妹儿》,写的就是她网恋成真爱的生活。还有一位广州市的记者就专门到处打听网恋故事,然后编了本书叫《网上有情人》,竟然赚了不少钱。网上的世界热闹非凡,但我觉得那都是离我们很遥远的事。

  我们沉浸在两个人的世界里,相约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全国人民大放假的时候去黄山旅游,体验台湾的痞子蔡所言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同时准备在黄山那举世闻名的天都峰上挂上一把同心锁,以表达我们永恒的爱情。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仿佛世界是为了我们俩而存在。假如不是因为那该死的SARS,我想我们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我们一厢情愿地计划着外出旅游的同时,南方的一座城市里发现了一个让全球人民关注的人物,并不是此人有什么通天本事,仅仅是因为他身上携带了一种微乎其微的、变异了的病毒。看来人要出名也不难,一个小小的病毒就可以了。病毒虽小,须在显微镜下放大千倍才能看清它的结构,可是它的影响力却超过了两伊战争和广岛原子弹爆炸。它不仅让国人上下手足无措,还让全球人民为之注目。

  小小的病毒无可阻挡地影响到了我们伟大的爱情。在我们计划的接头暗号尚未敲定时,有关部门突然下令取缔校园附近的所有网吧,这就害苦了我。到了晚上,我就象热锅上的蚂蚁焦急难耐。网络虽然发达,可是我心中纵有千言万语,离开了网吧也无从表达。再发达的网络也感应不了我的心灵。我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只有把书桌当成了模拟键盘,十指在上面有节奏地敲,敲出一句句只有我心里明白的话。我热切盼望着我们可敬可爱的白衣战士能尽快地将SARS病毒赶尽杀绝,好让我能畅谈我的爱情。

  接下来的几天里,SARS如洪水猛兽,来势汹涌。从不关心时事的我也会在每晚的新闻联播时关心一下确诊病例与疑似病例是否有所下降。一段时间以来,那数字总是一路飚升,让人们微言慎行。大白口罩也比任何东西都抢手,连那酸白醋也卖二十多元一瓶。学校对我们实行了封闭管理,说是为了我们的人身安全。这样一来,我连每周一次跑到远离学校的地方去上网机会也被剥夺了。在此期间,与我一样进行网恋的人们也许从未料到,隔断我们感情的不光有硬盘被毁、数年停电,还有突如其来的SARS。

  数月后,在党的英明领导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与白衣天使一道终于将SARS打败了。我们走出了SARS的阴霾,在灿烂的阳光下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走出校园,我能想起的第一件事是就是上网。

  我寻遍了大街小巷,才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一家网吧。我一头就扎了进去,打开QQ就去寻找我已烂熟于心的QQ号。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QQ号因为数月不用,已经被网络废掉了。我再寻找“爱你一万年”的QQ号,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结果。我知道这一切都是SARS惹的祸。我在心里一边恨恨地诅咒SARS,一边抓紧时间想尽办法在Q海里寻找那个曾经与我山盟海誓的“爱你一万年”。

  我从昵称开始寻找。当我敲入“爱你一万年”这几个字时,神奇的网络马上向我展示了它伟大的功能,把当时所有在线的昵称为“爱你一万年”的Q友全部找出来了。这是一个周末,我想也许是因为周末的原因吧,此时此刻在线的名叫“爱你一万年”的Q友我细细数了一下竟然有四百多人。在这四百多人中,谁能告诉我,哪一个是爱我一万年的人呢?望着那么多的“爱你一万年”,我不禁哑然失笑。兴趣使然,我又键入了“等你说爱我”这一网名,发现竟然也有四百余人之多。真想不到网上会有那么多的“等你说爱我”,也有那么多的“爱你一万年”,又有谁知道,他们谁是谁的“爱你一万年”,谁又是谁的“等你说爱我”呢?真正是Q海浩瀚,深不可测啊。而我的这一段网恋也只不过是这无数个“等你说爱我”和“爱你一万年”之间所发生的故事之一罢了。

  寻找不到那个在网上承诺爱我一万年的人,我怅然若失地步出了网吧。回想自己这一段网上情缘,我竟然连人家的姓名和地址都没问过,这一段曾经感动过我心灵的网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了。在这一场网恋中,无可否认我曾经爱过。可是又有什么能证明我们爱过呢?我们没有留下只字片言,也没有任何传情之物。仰望上空,天际渺茫,一朵白云无心地从我头上飘过;大街上依旧车来车往,人与车都在各自的轨道上生活着;QQ世界里也许此刻又有着类似的故事在发生、、、、、、一切的一切都看不出我们曾经爱过的痕迹。

  回到校园,我发现大家都显得很忙碌,原来都在准备走出校门走向广阔的城市去实习了。长久以来我差点忘了这一不可逃避的事实:大学这一象牙塔并不是我的久留之地,我终将被生活的潮流抛入滚滚的社会大潮中。我象勇敢的海燕飞出了校门,去迎接新的生活。我很快就忘掉了那一场什么也没给我留下的网恋,投身到了如火如荼的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中。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