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雕花蜜饯  

2008-06-01 23:05:05|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家乡,农历六月的太阳是一年中最干脆和直爽的,既热烈又明朗。六月的阳光照得青石板小巷和行走在小巷里的人们清爽透亮,也照得绕小城而过的小河泛起明镜一样的亮光。六月是个好季节,番茄红黄瓜绿粒粒葡萄透紫亮,而最让家乡人记挂的是那高高的柚子树上已结滿了皮球大小的翠绿柚子了。
  家乡的人们就喜欢在这六月的阳光里翻晒在屋里焐了一个冬天和被氤氲梅雨熏染过的被头枕芯棉服夹袄等东西。随着那微小尘粒在鸡毛掸子的拍打下飞扬散开和无影的湿气在阳光下消失,人们仿佛抖落了积压了一年的心事挥去了梅雨季节的郁闷,心情开朗手脚也灵活起来。于是,在日已西沉天色却未暗酣梦未断东方早已明的日长夜短的日子里,聪慧灵巧勤劳能干的女人们就发明了一种能修身养性打发长日又可享受到劳动成果的手艺__制作雕花蜜饯。这是件在家乡传了一代又一代不知多少代了的传统手艺。
  雕花蜜饯是家乡有名的特产,它有着消腹胀、健脾胃的功效。是招待客人必用的食品之一,家家嫁女娶媳妇办寿宴都必奉上这雕花蜜饯茶。听老人们说,根据原料的不同,雕花蜜饯分许多种。有用冬瓜、南瓜、西红柿做蜜饯的,也有用长豆荚、莲藕、胡萝卜等制作的,凡此种种,现在均已少见。我如今见得最多最普遍的是用刚长出一点果芯的青柚子雕刻的蜜饯。
  当那桔子花柚子花浓郁的花香在人们鼻翼间尚未消散,柚子在春末夏初清丽小雨的滋润下,与春笋比着速度生长,一月左右已由小指尖般大小嫩绿的一点长成皮球大小时,便是采摘的时候了。
  男人们将那憨憨实实翠绿可爱重不过半斤八两的柚子摘下之后,就甩手给了女人不再过问了。在他们眼中,怎样将那憨实的柚子变成如花似玉的蜜饯那是女人们的事,他们无心过问也无力过问。在我的家乡,上至八十岁的老阿婆下至八岁的黄髫女孩,个个都是雕琢蜜饯的能手,却从未见一个男人能雕出哪怕是一片最简单的叶子花样的蜜饯。女孩子从手能提笔的那一年开始,就在她的姐姐或母亲或奶奶或外婆的指点下,开始习刀学雕琢蜜饯了。所以,当她们成年以后,那尖尖细细薄薄如柳叶般的蜜饯刀在她们的手中上下翻飞是那么地运用自如,绝不亚于大画家娴熟地挥舞着画笔。一片精美绝伦的蜜饯往往在她们谈笑风生间就已雕出。
  每逢六月,姑娘大妈阿婆们就会带了自家雕蜜饯的行头:一个筛萝一只木桶一把柳叶刀,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雕蜜饯。那筛萝里装的是切成了约半公分厚的柚子片,木桶里盛的是半桶清水,用来泡雕好了的蜜饯。她们聚在一堆,看似在一边无心地聊着天一边雕蜜饯,实则在暗暗地较着劲比谁的蜜饯雕得最漂亮最快。这时候,若有人发觉自己的手艺实在太差,见不得人,她就会偷偷记了别人的花式,然后悄悄地躲进了自家屋里去狠狠地练习,只至自己感觉拿得出手了才会与大家坐在一起雕。而在这时候,若有谁家的女儿小小年纪就能雕出了人人称赞的蜜饯,那就等于获得了一张无形的证书,证明她是一个心灵手巧贤惠能干的姑娘,邻里乡亲们会常把她挂在口上,成年后追求她的男孩也会更多。为得到这个荣誉,女孩子们往往会屏声敛气地练,谦恭耐心地请教,长了十个心眼地偷学。所以,到后来,个个都成了雕蜜饯的高手。我曾亲眼目睹过一位八十高龄的老阿婆,双眼患了白内障,指头伸在她眼前她已分不出是一个还是两个了,可是,她拿起柳叶刀却仍能雕出漂亮的蜜饯来,不能不叫我佩服之至。
  在我十三岁那年,我的一个同龄伙伴就获此殊荣。我看着她向我数着她雕出的那些蜜饯:双龙戏珠、鸳鸯戏水、喜雀闹梅、凤凰展翅、燕子街春、鲤鱼跃龙门、蟹兵虾将、蜂飞蝶舞、同心结、双喜图……看得我眼花潦乱。她雕的这些蜜饯真是一片片栩栩如生,拿在手上,唯恐那龙那鸳鸯那喜雀那燕子……会腾起来飞起来。那刀工也是精致极了,细腻而流畅,如画家的工笔画。很多人往往只善长雕那么一种或几种花式,而她却集几家的长处能把各种各样的花都雕活,那才叫绝了,让所有见识过她雕琢蜜饯的人对她心服口服。因为雕得好,所以每年就会有要嫁女或娶媳妇的人家来求她为她们雕蜜饯,她也总是慷慨应允,因此她小小年纪就在街坊邻里中有着很好的口碑。我看着眼红,也想尝试一下。可是,那小小的柳叶刀在我手中却远没有笔那么好使,我拿着它根本就把握不住轻重缓急,一片好好的柚子片在我手中会被戳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试过几次,也无长进,最终只有放弃。好在我的父母在这方面对我并没寄予过高的期望,我才松了口气暗自庆幸。
  蜜饯雕成之后,只能算是半成品。要想成为可食用的成品,还得经过几道复杂的工序,一道也省不得。其一是:将雕花蜜饯用清水洗过,然后用明矾和铜加水一起煮沸。这里用明矾是为了让那松软柚片紧固,用黄铜则是为了使那洁白的柚片保持原色。煮过之后的蜜饯表皮鲜绿,表里洁白,对比鲜明,晶莹剔透似美玉,煞是可爱。工序之二:将煮过的雕花蜜饯取出放入凉开水中浸泡,然后将水倒掉,再加水浸泡,再倒掉。如此三番,是为了去除那雕花蜜饯中的明矾味。工序之三:将浸泡过的雕花蜜饯置于盆内,按一比一的比例洒上上好白糖,待那白糖溶化被蜜饯吸收后就连盆一起端出,放在太阳底下尽情地晾晒。这晾晒也是讲功夫的,须得持双箸耐心十足地在太阳底下一片片地翻动那蜜饯,约半小时后又翻晒另一面,如此重复数十遍。一面一面地翻晒,才不会让那蜜饯因溶化了的糖而粘在一起粘得一塌糊涂前功尽弃。待晒到盆里的糖份干了时,再移入筛箩中晾晒。一直到水份晒干,糖全部吸附在蜜饯上了,才算是大功告成。这时就可把那一片片因吸收了糖份而变得沉甸甸的蜜饯放入密封的陶罐内收藏好备用。

        每年的六月,那三五成群的雕蜜饯的人和那一溜儿摆在大街小巷边的晒蜜饯的盆都成了人们眼中的一道亮丽风景。日子在人们的精雕细琢中悠悠地过去,美好的心情如糖溶入蜜饯般沉入他们心底。那凝结了人们许多心思的蜜饯一般是不会轻易拿出来吃的,只有等到家中有贵客来临时,人们才会取出三两片蜜饯放入茶杯,冲上烧滚了的开水,恭恭敬敬地呈给了客人。客人在饮用之前往往会由衷地对那美仑美奂的蜜饯先赞赏几句,主人的脸上就会洋溢着自豪与满足。
  对于家乡的雕花蜜饯,我是万般地钟爱,没有理由。这钟爱表现在我喜欢喝蜜饯茶。
  我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或悠闲自在时,或心情烦闷时,泡上一杯蜜饯茶,用心来细细品味它。取出那为泡蜜饯茶而专备的透明高筒玻璃杯,放入两片雕花蜜饯,冲入开水。然后,我就静静地坐着欣赏那两片如出水清莲般的蜜饯在一清二白的水世界中徐徐升起。那雕花蜜饯在杯中最初是沉在杯底的,因为它含有太多的糖份,正如有知识有涵养的人不会轻浮。随着缕缕糖丝袅袅地释放入清水中,那蜜饯便渐渐轻盈起来,自杯底缓缓升起。当它释放完自身所有的糖份和柚皮的清香,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浮上了水面,一如它最初从柚片被雕成花样时的模样,它的生命也就终结了。
  小啜一口那雕花蜜饯茶,只觉丝丝的甜味直透人心脾,一股淡淡的柚子清香若有若无地潜入心肺。闭上眼睛,任思绪飞扬,就有种置身宽阔繁茂的柚子园的心旷神怡感油然而生。仿佛又亲眼见着了那皮球大小的柚子是如何被人们摘离树梢,一个本应在树上继续吸收阳光雨露成长成熟的柚子从此踏上了另一条生命之旅。由此,我又想到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呱呱坠地时,都只是一懵懂无知的生命,恰如那初成形的青皮柚子。在我们成长中,亲朋好友、老师同学、领导同事,家庭、学校、社会……还有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一些或大或小的事都无可避免地对我们产生了或大或小的影响,是这些影响雕刻、浸泡、煮沸、翻晒了我们,让我们最终成为了今天的自己。那么,我们是不是都成为了一片在清水中为人们默默释放糖份和清香的雕花蜜饯呢?
  杯中的片片蜜饯仍在默默地释放着最后的糖份,与我相对无语。
  

(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参赛作品)雕花蜜饯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参赛作品)雕花蜜饯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参赛作品)雕花蜜饯 - jzlrl - 廖瑞莲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