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瑞莲的博客

人生是一道不能复制的风景.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注明转自本处。

 
 
 

日志

 
 

【人在旅途】沱江人家 游凤凰随笔  

2008-06-01 23:18:16|  分类: 生活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05.15 23:12 发表

 

  我一直认为,所有风景都少不了人的点缀,因为人是万物之灵。读唐诗《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时,我脑海里浮现了一幅万籁俱静的冬景,美是美极了,但我觉得那一“蓑笠翁”起到了画龙点睛之笔。故此以为,人也是风景之一。在地因人传,人杰地也灵的凤凰更是如此。
   凤凰是一座位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如她名字般美丽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在我心目中,这也是一座最富人情味的小城。古城历史悠久,人杰地灵,风景秀美,历代名人辈出。其中,沈丛文当数小城名人中的佼佼者。他的著名小说《边城》和书中纯朴美丽的主人公翠翠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五一”黄金周,我慕名来到了凤凰,来到了一代文学大师沈丛文的故乡,这个中国最美的小城之一。
   踏上凤凰这块美丽的地方时,是五月三日。这一天是凤凰人气最旺的一天,在这块弹丸之地,容纳了将近二万的游客。小城里游人如织,摩肩接踵,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当我们寻找住宿时,才发现小城所有的宾馆皆已爆滿,我们只有投宿于沱江边的一吊脚楼里,这是凤凰最多见的家庭式旅馆。住在这样的人家里,让我有更多的机会了解沱江人家。
   在我去凤凰的前一天,天气还是晴好的,然而,到了凤凰时第一天,天气却骤变。小城沉浸在一片朦朦烟雨中,身着一件薄衣明显感到春寒料峭,难抵风寒。正当我们暗自在心里嘀咕这小城不够贤惠以这样的脸色迎接我们的到来时,第二天天气马上转晴,艳阳高照。小城凤凰如沱江边一个多情可爱的小女子一嗔一喜地欢迎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
  我们住宿的房东老板娘是一个善良大方的女子,她见我们衣着单薄,就热情地拿出已收藏好的衣物来给我们穿。在我们出游时还一再叮嘱要带上雨伞。穿上她的衣服,我暖在身上,更暖在心里,游览凤凰美景时心情更悦愉。
   初来乍到凤凰,那窄窄的湿漉漉的石板街,那有着雕花窗棂的吊脚 楼,那清一色的挂着某某客栈的条幅招牌,那氤氲的沱江,那身着蓝布苗衣头上盘着厚厚头巾的苗家大嫂……一切在我眼中都是那么的新奇,让我目 不暇接。沱江两岸的人家更是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我睁大了好奇的双眼,想将这些独具魅力的风景尽揽眼底。
   走在回龙阁里,左右两侧是清一色的小木楼,窄窄的石板街仅够一人挑担横街而过。小街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让人倍感亲切。然而,在这游人络绎不绝,对面相向而过的人群需侧身相让的日子里,就难免不会有一两个小插曲发生。就在前面几步之远拐弯的地方,人流停止了游动,隐约听到了三二声的争执。我们忍不住 侧耳细听,终于弄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一位不知是来自天南还是地北的游客拖着的行李箱不慎压伤了一位本地大嫂的脚。只见那位大嫂 脚穿草鞋,露在外面的小脚趾被压破了皮,冒出几滴鲜红的血。大嫂倒没有脸红脖子粗地跟那位压了她脚趾的男子吵闹,只是絮絮叨叨地说她的脚这样子将耽误她两天的工夫,让她不能下河捞虾,也不能下地插秧了。那男子想必是见多识广的人,到了这种份上,他只是以他习惯了的眼光和思维来论事,开口只是问“那你说要多少了断?”。那位大嫂被他问了几遍之后,憋红了脸,鼓足了勇气才张嘴说:“你看我这样子,也得上医院敷点药吧,怎么说十块八块的还得花,这不算过份吧?”说罢一脸窘像盯着那男子。周围一片安静,包括那男子在内的所有在场的游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难道这位大嫂站在这小街中央絮叨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这十块钱吗?那男子一本经地问她:“您是说您只要十块钱?!”大嫂点点头,男子长嘘了一口气说:“嗨,您早说明了只要这么点钱多好,让我紧张了那么久!”周围的人一下子开怀大笑起来,那在旁边餐馆里端着饭碗看热闹的人笑得差点喷饭。笑过之余不仅被这位大嫂的憨厚纯朴所感动。那男子一定也是被感动了,爽快地抽出一张大钞递给那大嫂说:“这钱你也不用找了,就把你肩上的那个小背篓卖给我算了吧。”大家这才发现大嫂肩上挎着个很好看的小背篓,小巧精致,编有镂空的花样。这背篓在土家人眼中是极平常的东西,可是在异乡人眼中却是个难见的宝贝。
  这是一桩两厢情愿的交易,很快就成交了。这一场小插曲也让南来北往的游人们更加了解了凤凰,了解了沱江人。这一场小插曲让小街又多了一个背着小背篓极力想扮一回沱江人的外乡人。
  走在小巷中,我们时常可以看到一些来自异乡的游人或头扎一根蜡染的头巾,或脚穿一双草鞋,或着一身刚买的土家服,企图扮一回沱江人。可是,他们的新潮发式,她们小脚丫上涂得鲜红的豆蔻,还有他们外衣里面露出的一看就是从都市来的休闲衣都让他们泄了底。即便有人把自己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包装起来了,乍一看也象极了一个沱江人,可是,沱江人所特有的宁静和悠闲,神定自若走在小巷里的步态是他们无法装扮的。游人那好奇的目光,那看啥都觉新奇的神情,还有那匆匆的步履,都是与沱江人相区别的标签。
  沱江人自有他们的个性,这个性是在沱江日复一日地温婉流淌中熏陶而成。来到凤凰的人肯定都会对沱江—这条凤凰的母亲河留有深刻的印象。这是一条从深山中奔泄而出的河流,来到凤凰时,它用一种舒缓明澈的和宠辱不惊的态度流淌,它的一涨一落都与古城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它赐予了人们才华、精神、魂魄,使凤凰人有着江水一样平和、宁静、从容、淳朴、坚韧的气质和性情。四季轮换,寒暑交替,小小的沱江向生活在两岸的人们敞开了博大的胸怀:小孩子在她的怀中象小鱼儿般嬉戏、游弋,练就了一身泅水的好本事;老人们嘴里衔着烟斗悠闲地站在小木船上撒网,捕捞着一天的希望;姑娘们轻轻巧巧地从横跨江面的跳岩上走过,早已被那外来的摄影家们定格成了一幅幅美丽的风景;妇人们更是离不开她,每日里用槌衣棒在这儿敲出生活的欢歌……沱江以她的从容和大度感染着江边人家,让沱江人更从容、更大度。
行走于凤凰的独特美景中,一天的时光不知不觉过去,我仍流连忘返。
日已西沉,我徜徉于小城街头。无边的夜幕为小城布下了一个宽阔无际的舞台,让凤凰、让沱江人家在这舞台上向世人展示它温情的一面。喧嚣了一天的小城渐渐归于平静,听得到那在吊脚 楼上倚窗而立的情人们的窃窃私语,看得见红灯笼下一家人围桌而坐共进晚餐的温馨画面。沱江上微波粼粼,把江面灯光摇曳成了点点星光,偶有一叶小舟从江面划过,也是轻轻柔柔地,唯恐打破了小城这热闹中的静谧。小城的温情打动了我,触动了我身为异乡人的那颗坚硬的心,溶解了我身在异乡的防备和顾虑,让我敞开心扉与小城作心灵的对话和交流。然而,未待我细细品味这宁静,我已隐隐约约听到了不远处传来阵阵鼓声,这鼓声越来越响,激荡胸膛,吸引着我向鼓声响起之处觅去。
  受阵阵鼓声的召唤,我来到了虹桥—这座凤凰城里最古老的风雨桥。夜晚的虹桥灯火辉煌,人声鼎沸,仿佛小城此刻所有的热闹都集中于此了。这里会聚了凤凰最看好的三大买卖行业:沈丛文书专卖店、相片快洗店和土特产商店。我无暇顾及这些,循声径直来到了鼓声起源处,却原来是一场民风民俗表演。那鼓声就是土家人的迎宾鼓点。在这里,我们领略了土家风俗“哭嫁”,欣赏了木叶情歌,和土家姑娘一起跳起了摆手舞,第一次加入了欢快的竹竿舞队伍中……若不是那节奏起来越快的竹竿舞让我崴伤了脚,我想我会就这么酣畅淋漓地跳下去直至精疲力尽。
  第一天的游览以我的脚受伤而告终。当我瘸着腿走回住处,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房东夫妇见我们回来,马上生起了熊熊炭火给我们取暖。当他们得知我扭伤了脚,两口子立刻分头给我找来了草药三七和他们自制的药酒,告诉我如此这般使用。我们围炉而坐,我一边就着药酒使劲地揉着我的伤脚,一边与他们聊起了家常。男主人是黄龙洞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这凤凰也是黄龙洞旅游公司的景点之一。提到凤凰这块神奇美丽的土地和让凤凰崛起腾飞的黄龙洞旅游公司的总经理叶文智,他如数家珍。他娓娓动听地跟我们说起她的发现、她的崛起、她的声名远扬,憧憬着她的美好将来。也正是从他的口中我们得知这一天的凤凰人气最旺,仅门票收入就七十多万,如果将其它相关的消费统加起来,将是一个让我们咂舌的数目。时间在我们宾主融洽的交谈中悄悄流逝,在那神奇的药酒作用下,我的脚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我站起来在地上蹦了几蹦,感觉运动自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万分感激,打算给房东付医药费。谁知他们一边连声推辞,一边拚命地推回我握着钱的手,仿佛我那手中握着的是一件肮脏的东西,会玷污了他们的双手。男主人一脸忠厚地说,客人在他这儿受伤,自己给他治伤是理所当然的事,收取钱财是违背了土家人做人的原则,况且,那药酒也是自家制备的,除了花过几个工夫外没花什么钱,收取钱财就不应该了。我无言反驳他所说的一切,只有接受他们夫妇俩的这一番好意,同时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们的明天更美好,祝福凤凰的明天更美好。
  沱江人不仅质朴善良,还心灵手巧勤劳能干。那一栋栋吊脚楼飞檐走壁、雕梁画栋,这巧夺天工的杰作是非沱江汉子莫能造就的,它们是沱江人家的特色,也是凤凰的特色,几乎成了凤凰的代名词。而那绝妙伦奂的具有民族特色的绣花和蜡染,则是出自女人们的巧手。凤凰有一样名吃特产,就是甜中带辣的姜糖。走在小巷中,每隔三五步就可以看到一家制作姜糖的人家正在向游人现场表演。走过几家,发现这姜糖是上至八十老人下至八岁小孩,不分男女都可以作。看着他们如扯拉面一般把那姜糖扯了又合,最后把那一团黄灿灿的姜糖固定在门框上,再扯成如拇指般粗细的条,象砍饺子皮的面团一样把它们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就算大功告成了。我观赏了几家的表演,自以为掌握了方法,手痒痒地跃跃欲试。一试才发现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那糖条在我手中一扯,竟然成了如筷子细的条,与人家那糖条相差甚远。才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拉一扯看似简单的动作不是花费了多少工夫才练就所成。顿时不敢小瞧了那乳臭未干的小孩和那耋耄老人了。我扯的那细细糖条混在其它糖条中,严重影响了整体美观。我觉得羞愧,连忙向主人道歉,而那主人只是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微微一笑了之,全不当一回事。想来象我这样的冒昧者一定也不在少数。但必竟是觉得有愧与人,还是在他那儿买了几斤姜糖方觉减轻心中的内疚。
  沱江人以他宽阔的胸怀容纳了我这个异乡人的懵懂无知,让自认为是知书达理的我汗颜,自愧弗如。
  我被凤凰的美折服了。
  凤凰美,美在沈丛文,《边城》,和翠翠;
  凤凰美,美在吊脚楼;
  凤凰美,美在那石板街小巷;
  凤凰美,美在沱江;
  ……
  凤凰美,美在沱江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